與日本小鄰居的羽毛球運動

李小嬋

美國的威廉.詹姆斯曾說過:「這一代最偉大的發現是,人類若改變本身的心態,就能使生活本身發生變革。」歲月靜好中如此,更何況新冠攪亂了世界安寧的二○二○年。確實一個健全的心態,將能夠使生活朝著積極的方向變革。

生活在東瀛,我體會著新冠給人們帶來的種種心態的變化。

白領們發現原來每天車馬勞頓,互不相識的西裝革履的人們身體貼著身體尷尬地擠在電車裏,都是沒有必要的。人們可以穿著睡衣,有條件的在書齋或者客廳裏,沒有條件的不要緊,在廚房或者走廊也可以工作,只要有一台電腦。當然新電腦是可以向公司報銷的。

學生們發現,原來可以與爸爸媽媽平起平坐,佔領一台電腦,在家裏最好的「地段」上課。

一些愛美的女孩發現本來對整容手術想入非非,因礙於同學或同事的閒言碎語不敢實行,這次新冠出現讓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這個天然的掩飾,讓她們可以爭先恐後去美容外科醫院整形鼻子和嘴唇。在所有店舖老闆伸長脖子乾巴巴地等著客人的今天,唯整容手術台前排起了長隊。

確實一個健全的心態,將能夠使生活朝著積極的方向變革。

我自己在避疫居家之中,也遇到一個顛覆性的體驗,成全了我的一個變化。地球人都知道跟日本人作鄰居,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雖然日本人在電梯或者街上都比中國人有更多的微笑和禮貌,但是那通常是千篇一律:

「今天天氣真好啊」

「今天又下雨啦」

也就是你只要回答兩個字:「是啊」,就可以了。

左鄰右舍除了在定期的公寓自治會例行會議時互相寒暄之外,幾乎沒有一起集體活動過。一些家庭肥皂劇裏演甚麼輪流去居家做飯開派對,現實生活中真是少之又少。

四月的某一天傍晚,我在電梯門口遇到同樓層的一家鄰居,他們是母子倆,一位身體微胖,細眉大眼的太太,帶著小學生三年級的男孩,剛從外面回來。男孩子一身散發陽光的味道,少年特有的朝氣蓬勃,我馬上知道他們是去散步回來。由於公寓管理組合提醒大家在疫情中盡量避開兩人以上進入電梯,於是我趕緊對那位太太說:「請,你們先上吧」。男孩子本來就是等不住的那種年齡,朝我禮貌地說一聲謝謝,就一步鑽進電梯了。細眉大眼的太太面帶歉意地向我微微一鞠躬,也跟著進去了。

公寓裏有兩部電梯,一般來說很快就可以交替乘坐上去,不料十二樓裏有一位老人家突發心臟病,聽到刺耳的救護車鳴笛逼近,所有人立刻自動離開電梯,在玄關外面等候,以免打擾救急醫務人員。十年前的話,我可以爬樓梯回家,可是今不如昔啊,我不敢挑戰爬十四層樓的強度運動。結果等待了半個鐘頭以後我才一個人坐上了電梯。

沒想到,當電梯升到十四樓時,細眉大眼的太太與她的兒子正站在十四樓層的電梯口,他們是專門來恭候我,就為了說一聲:「您辛苦了,讓您久等了,謝謝您。」

原來救護車緊急的鳴笛聲讓他們很在意我的「足跡」,特地在救護車呼嘯而去後,專門等候在電梯口。

這下子輪到我不好意思了:「您太客氣了」。

我們一起走向家門時,我說:「小傢夥最是好動時,媽媽每天陪他一起散步啊」。

「他最淘氣,就怕他一出門直接跑去找他們的少年棒球隊,平時是完全放飛的,現在不行啊,學校有規定不可聚眾進行密集活動呢」。說著皺起了她的細眉毛。

「太陽底下哪都可以運動啊,公寓樓下那個新年搗麻糬的廣場,打網球場子不夠大,但是打羽毛球那是足夠了。我家有現成的羽毛球拍,小傢夥不嫌棄的話,可以一起運動呀,兩個人距離夠遠,打球時還可免戴口罩」。我試探著說。

從此我和小鄰居的羽毛球運動就「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一直閉嘴跟在後面的男孩子,聞言一個健步跳到我前面說:「奧巴醬,我現在就想去」。

細眉大眼太太忙說:「現在這麼突然可不行,明天下午我們取消散步,你跟奧巴醬一起去打羽毛球吧」。

然後轉向我一鞠躬地說:「真的嗎,那就拜託您了」。

從此我和小鄰居的羽毛球運動就「轟轟烈烈」地展開了,最初都是我以三比零壓勝,現在他是三比一勝過我。唉,也難怪,我們之間相差五十五歲呀,他不贏都不可能。

一場新冠疫情,終於使我們這一對鄰居老少玩到一起了。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李小嬋(元山裡子)簡介: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廈大外文系。八三年赴日本留學,曾任東京文化服裝學院助教。九六年創業至今。二○○二年在日出版了處女作日語長篇小說《XOジャン男と杏仁女》。二○一七年和二○一九年由花城出版社分別出版長篇紀實小說《三代東瀛物語》、《他和我的東瀛物語》。其中《三代東瀛物語》獲有賞家族史大賽一等獎。現為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日本華文女作家協會理事。

芒鞋破缽無人識 踏過櫻花第幾橋 —談情僧詩人蘇曼殊

上一篇

無法送別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