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米亞香港中的「蔡詩人」

波希米亞香港中的「蔡詩人」

廖偉棠 就像說「先生」我們一般都是指魯迅先生一樣,在香港說「蔡詩人」則肯定是指蔡炎培,他以他張狂的詩人形象和不拘 …
隨吳冠中學畫記

隨吳冠中學畫記

張文斌 一九五五年,我由內蒙古大草原考入北京師範大學圖畫製圖系。那時候北師大已全部搬入新街口外的鐵獅子墳,只留下 …
異域三題

異域三題

長安 亞維農少女 漫遊歐陸,坐火車比搭飛機更有滋味。尤喜那種沒裝空調的舊式火車,咣咣當當的,彷彿聽得到歷史的回聲 …
茶農父親

茶農父親

段玉梅 我深知,身為茶農的父親,只是我的另一個父親,其實和我並沒有血緣關係,而是有一種特殊親情。他是我先生的父親 …
踏石逐岸抱團行(外一首)

踏石逐岸抱團行(外一首)

劉書琰 踏石逐岸抱團行   疫情一度黏住了我們出遊的暢想 我們也早想將水泥森林裏的喧囂放倒 只想去一個綠色的藍色 …
月亮湖

月亮湖

潘明珠 詩人說:月亮, 是黑夜裏醒着的眼睛。 在藏地海拔五千五百公尺上, 我們期待著, 等那一百五十年才出現的月亮眼 …
飛天

飛天

東瑞 從歷史書裏知道絲綢路上的敦煌飛天,也欣賞過有關飛天的藝術畫冊和舞台飛天優美演出,也許印象過深,我也寫過小小 …
又見含笑花

又見含笑花

印  象 一如許多閩南婦女,婆母喜歡含笑花,總愛把它們裹在手絹裏,隨身攜帶;再不就串成花環,綴飾於髮髻,或者隨意夾 …
春,正敲響每一扇門扉

春,正敲響每一扇門扉

東瑞 這個春天感覺真好!二○二○年的春天,新冠肺炎病毒爆發,我們開始戴口罩出門和拜年;二○二一年的春天,我們雖然基 …

分页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