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的最後音色(上)

詩的最後音色(上)

張承志 (一) 很早就聽說了他的名字,但聽他的歌卻在很晚以後。 沒必要追問為什麼了。那個時代的我只是坐在學院課桌旁 …
格義「某瓜」,訓詁善惡

格義「某瓜」,訓詁善惡

孫繼成 常走的道路上,因為暖氣維修,開工深挖,於是我就順道拐進了旁邊的小樹林裏,繞道而走,或捷徑而行。走不多遠, …
一九四九年末的那個夜晚

一九四九年末的那個夜晚

舒  非 那真是個電影畫面:一九四九年歲末的一個夜晚,三名年青的中國藝術家在巴黎一家咖啡館作徹夜長談,討論人生一個 …
潘耀明:我們是不會變心的!

潘耀明:我們是不會變心的!

             潘耀明                             香港作家聯會會長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
秋之什

秋之什

 彥火               秋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否感到秋來了的跡象,我自己則是在這幾天的半夜在涼颼的風 …
走出圈外

走出圈外

華 純 進入九月,手機突然跳出了去年同期攝影的內存,當它自動回放時我眼前浮出阿爾卑斯山的日日夜夜,呈現了一個充滿 …
無法送別

無法送別

彌生 今年上半年的網課終於結束了,我開始為學生們打分數。往常每次做學生的成績評定的時候,都會很仔細很小心,除了期 …
黃葉(外二首)

黃葉(外二首)

宣希     黃葉 我在陽光下 看見屬於自己的黃 雙臂緊扣 擁抱著遊走全身的 思念 一片黃葉 是一個荒誕的世界 溜 …
記憶患者

記憶患者

吟光 (一) 他生活在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都市。空間像集裝箱狹小,人如螞蟻眾多,站在城市中央,連喘口氣都困難。這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