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抗疫記

(加拿大) 

冰天雪地。(資料圖片)

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那天,我身在冰天雪地的加拿大。那時,我暗暗思忖,多倫多離荊楚大地一萬公里,八竿子打不著,完全可以高枕無憂,一切照常生活。可是,兩天後,多倫多確診了加拿大的首例病癥。疫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逼家門,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二月底三月初之際,全球疫情告急,已蔓延到加拿大各大城市。三月十一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將疫情定性為全球大流行。翌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夫人蘇菲被確診,再次敲響了警鐘。本地的大中小學紛紛停課,不少公司要求在家上班。自此,「封國、封關、停飛、緊急狀態」等一系列聳人聽聞的字眼,頻繁出現在各大媒體上。正常生產生活驟然「停擺」,人們如五雷轟頂、肝膽俱顫。顯而易見,人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面對疫情和生存危機,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我也響應政府號召,宅在家裏上班。但是,碰到了棘手的問題──頭髮愈來愈長。按平時習慣,我是每個月底去理髮店一次,一月底多倫多出現了加拿大首例新冠患者後,我就不敢問津理髮店了。到了三月初,我已留了兩個多月的長髮,好像頭上戴著鐵帽子,壓得喘不過氣來,嚴重影響了我的生活習慣。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不得不求太太幫忙。

追溯起來,太太曾經擔任我們家的「御用理髮師」近二十載,我和兩個犬子都是她的「常客」,往往是一次剪三個頭,清潔起來也方便。平心而論,她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那時不少親朋好友都稱讚我的髮型好,當我揭開謎底時他們都感到驚訝。記得小兒子上大學的前一個晚上,突然有一個高中好友打來求救電話,要讓我太太幫他剪髮,因為理髮店已關門,翌日要去大學報到,太太馬上答應了。那同學來了之後,她麻利地當起了「髮型師」,三下五除二就完事了。兒子當場到朋友群發了照片,獲得同窗好友的讚揚,一時傳為佳話。

大兒子六年前讀大學,開始追求時尚,很快覓到了心儀的髮型師。小兒子三年前讀大學,也依樣畫葫蘆,找到了自己喜歡的髮型師。那時,兩個兒子都住校,回家後看到他們的髮型都很好看,抱著嘗鮮的心態,我也提出到外面去剪髮,內子說再好不過,趁機可以「榮退」了。

從儲物櫃裏拿出理髮工具,試了試完好無損,它睡了三年也不用加油,馬上跟我理髮了。(資料圖片)

最近三年來,我每個月都去理髮店一次,一切相安無事。沒想到,這次新冠疫情突然襲來,不得不讓內子重操舊業。她從儲物櫃裏拿出理髮工具,試了試完好無損,它睡了三年也不用加油,馬上跟我理髮了。二十分鐘理完髮,我感到渾身舒暢,好好表揚了她一番,儘管三年未用功,但紮實的底子還在,她說千萬別奉承,希望盡快再次「失業」。當然,我也期盼她早一天「下崗」,還我平靜的生活,真可謂「沒有一個黎明不會抵達,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這時,太太想到了在外拚搏的兩個孩子,他們也該到理髮的時候了。老大在洛杉磯一家多媒體娛樂公司工作,老二正在溫哥華的微軟公司實習。那兩個地方都有疫情,他倆都在住處辦公,那頭髮長了怎麼辦呢?她馬上打電話問老大,他說打算三月底回多倫多,在家裏上班,屆時也請媽媽理髮,她高興地說又有「生意」了。

加拿大安大略省發出緊急警報,強制要求旅客留在家中自我隔離十四天。(資料圖片)

沒想到,加美邊境破天荒在三月二十一日關閉,得持續三十天。兒子是加拿大國籍,拿的美國工作簽證,可以回加拿大,但不能馬上回美國,萬一公司有急事那就麻煩了,他只好被困在洛杉磯,繼續在住處上班。她關照兒子,一定要忍受長髮,實在不行,到時視頻上教他「自剪」。

到了三月二十日前後,加拿大的疫情大爆發,老二的經理告訴他可以回多倫多工作。他決定二十七日回家,當天晚上就可以請媽媽理髮了。太太笑著說還是有「生意」的,並再三囑咐他,飛機上一定要戴口罩。萬萬沒想到,二十七日下午,就在他從溫哥華飛往多倫多的半途,我們所在的安大略省發出緊急警報,強制要求旅客留在家中自我隔離十四天。

我們全副武裝去機場接老二,遠遠見他確實戴著口罩,放心不少。上了車,他說離開溫哥華的住處就開始戴口罩,到目前已有七個多小時沒取下,飛機上五個小時也都不敢除下喝水,極其難受。這是他二十一歲人生的第一次戴口罩,真是難為小傢伙了。

半個多小時到家後,他終於將口罩扔進了垃圾桶,上樓洗澡去了,內子將他裏裏外外的衣服都放進了洗衣機。洗完澡,他便躲進自己的房間,大快朵頤起來,也開始隔離的生活,我們將提供他的一日三餐,相互用手機交流。

隔著房門,犬子在二樓大聲喊:「兩週後,請媽媽給我理髮!」

小兒子回家一個月後,在抗疫中出色完成了為期四個月的實習。到了五月初,加、美的疫情依然嚴重,封關延至六月二十一日。大兒子在視頻中顯得非常失落,抱怨這個世界怎麼變得如此可怕,就連有家都回不得。視頻中,他摸摸長長的頭髮說,希望早日回家,還等著媽媽理髮呢。身旁的太太眼睛馬上濕潤了,畢竟有四個月未見到兒子了。

得知洛杉磯的居家防疫令將延長三個月後,兒子徵得公司同意,決定回多倫多遠程辦公,待公司重開後立即返回。這樣的話,他可以起到「一箭三雕」的作用:一解思鄉之愁,二可探望我們,三可解決一日三餐問題。

由於洛杉磯直飛多倫多的航班已取消,他五月十一日一大早全副武裝出發,經芝加哥轉機飛多倫多。晚上,他由朋友送回家,我們見到他時,心中巨石終於落下。多麼想上前與他擁抱,但想想必須保持「社交距離」,衹能遠遠地與他打招呼。他馬上住進地下室,開始隔離的生活……

如今,一家四口在同一個屋簷下抗疫已有數月。目前已進入百花爭艷的仲夏,多倫多地區亦已解封。誠然,也許疫情還會捲土重來,為防患未然,必須嚴加小心。不管怎麼說,疫情再嚴重也壓不垮勇敢無畏的人類。此時此刻,我的耳邊突然響起意大利歌劇《圖蘭朵》的詠歎調,歌詞是:「消失吧,黑夜!黎明時我們將獲勝!」

 

簡介:加拿大華裔作家、編劇。現任加拿大網絡電視台總編輯、加拿大中國筆會會長。出版長篇小說《中國芯傳奇》、《回流》、《小留學生淚灑異國》、《茶花淚》、《男人三十》、散文集等十多部書,部分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法文、韓文、日文。發表電影劇本《中國處方》、二十集電視劇本《中國創造》。擔任三十集電視劇《錯放你的手》編劇、四十集電視劇《鄭觀應》項目顧問。曾獲中國作家鄂爾多斯文學獎、中山杯華僑華人文學獎、北京市廣電局優秀劇本獎、「英雄兒女杯」電影劇本獎、粼國劇本創意大賽獎、大灣區杯網絡文學大賽「最時代獎」、新移民文學突出貢獻獎,以及二十多項微小說、閃小說、散文大賽特等獎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