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吐氣吞幽燕

 彥火

呼喚血和火的,詠歎酒和女人的,賞味幽林和秋月的,都要真的神往的心,否則一樣是空洞。人多是「生命之川」之中的一滴,承着過去,向着未來,倘不是真的特出到異乎尋常的,便都不免並含着向前和反顧。

      ──魯迅:《集外集拾遺.〈十二個〉後記》

提筆寫這篇文章,倏地想起魯迅以上的一段話。

魯迅提出生命的真諦,在於盡心盡力、一往無前,才能克難致勝!這其中也包涵承前啟後,指向未來!。

問題是,遇到挫折,仍一徑地向前,倒是少數。

曾敏之先生就是「少數」之一。

在到曾敏之陵墓拜祭前,收到《曾敏之散文選》,讀到曾琮寫的《代序》,不禁百感交集。

曾琮寫乃父曾敏之先生的文章《您是我心中的一個巨大的存在》(《曾敏之散文選.代序》),真摯動人。

作者在到曾敏之陵墓拜祭前,收到《曾敏之散文選》,讀到曾琮寫的《代序》,不禁百感交集。

其中引用曾老以下的一位朋友贈詩,說是早年與友人百靈等在淺水灣畔臨海抒懷,飲咖啡言志,朋友以詩寄意:

我為君歌歌徹天,天風琅琅吹我弦。萬頃良田變滄海,世事變幻如雲煙。君知得意一年如一日,君知愁來一日抵一年。一年三百六十日,罡風不得摧芳堅。大鵬展翅飛千里,燕雀豈可相拘牽,丈夫所貴在肝膽,斗大虛名值幾錢。青風碧海掣鯨去,泰山吐氣吞幽燕。

當年百靈以此詩贈曾老。

曾老此後一直「受到激勵而堅強撐了下來。」

這首詩抒發當年從事新聞事業的曾老一代人的激昂文字、指點江山的壯志豪情,文采斐然。

這位詩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年香江三大才子之一,其餘二位是金庸與梁羽生。
當年這三大才子曾聯合在《大公報》撰寫《三劍樓隨筆》,一時傳為文壇佳話。

然而,這位百靈才子,自己卻改變了初衷,最終在大時代的狂飆中沉淪了,一躊莫展,以悲劇收場。

反觀曾老,也歷經滄桑,曾經劫難,也萌過短見,運動過後,仍能葆有文人的氣節,並鼓其餘勇,繼續上路,在後來政治大風浪中表現出大無畏氣慨。

曾老對文學事業的一腔熱誠和不倔不撓的執着精神,也是令人為之肅然起敬的!

曾先生對香港作家聯會和世界華文文學聯會的推動,功不可沒。香港作家聯會於一九八八年成立,是在曾先生倡議下發起的,我雖也是發起人之一,但是由籌備、組織、創立,都是由曾先生一力操辦,勞心勞力。

成立了「作聯」後,曾先生一直致力於「世聯」的籌備工作,他於二十多年前已提出成立「世聯」的宏圖大計,並且舉辦了「世聯」的籌備研討會。

由於當時條件不成熟,其間歷經十五年的漫漫歲月,曾先生從未氣餒,經過多方的奔走,終於在二○○六年十二月二日在香港成立。如果不是曾先生百折不撓的精神,「世聯」是決難成事的。由此可知,曾先生對於香港文學和世界華文文學的推動是不遺餘力的。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潘耀明簡介
筆名彥火、艾火等。福建省南安縣人。先後任職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董事兼副總編輯、香港中華版權代理公司董事經理、南粵出版社總編輯、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兼總編輯、明報出版社/明窗出版社/明文出版社總編輯兼總經理、文學雜誌《香港作家》社長。現職《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文學雜誌《香港作家》網絡版社長、《文綜》社長兼總編輯。
現為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工作委員會榮譽委員、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作家聯會會長、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會長、香港世界華文文藝研究學會會長、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執行會長、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成員、馬來西亞「花蹤世界文學獎」評審委員會顧問、中華海外聯誼會榮譽理事、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常務理事、香港期刊傳媒公會創會副主席、中華佛教學院理事、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副秘書長。
已出版評論、散文二十五種,分別在內地、港台及海外出版。近著有《山水挹趣》(香港中華書局,2018年)、《大家風貌:細說當代文壇往事》(人民日報出版社,2015年)、《字遊:大家訪談錄》(人民日報出版社,2014年)等等,其中《當代中國作家風貌》被韓國聖心大學翻譯成韓文,並成為大學參考書。部分作品被收入香港中、小學教科書內。
1994年,憑《竹風.竹笑與血性》文章獲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舉辦之第九屆《海峽情》文學獎,首屆《四海華文筆匯》授予散文和特別獎。2009年,獲日本聖教新聞社頒發「聖教文化獎」。2009年9月,獲香港國際創價學會頒發「香港SGI」獎狀。鑒於潘先生在企業創新領域和對亞洲社會、文化及經濟方面的傑出貢獻與成就,2019年9月8日獲得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頒授2019年度「亞洲華人領袖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