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街、高鐵

蔡炎培

石板街

你在陽台望著我
滿有笑眉風在泣
雲咸的門當與戶對
不像字畫文玩嚤囉街

你滿有會心望著我走下
長街是塊會跣腳的石板
一列書牆矗立街角
扶我唐璜是隻魚眉的夜鶯

中環碼頭在望
午間出廠的貨物報了關
手中書湧的人潮
卷帙浩繁踏正了下班

你的陽台住過風華正茂的真光女
今天我去探望徐娘半老的姨媽

二○一八年十二月二日

註:五十年代的工商署,離中環碼頭不遠;區區在培正畢了業,常常前往申請大英聯邦特惠稅,母親的祥興襪廠的灰棉襪,甚受南洋礦工歡迎。我文學生命第二要人blue coat就在石板街上端的雲咸街,那人是林燕妮的同班同學,在石板街獵書之餘,間或匆匆一敘。金庸說得好:「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一回首,六十多年就過去了。

高鐵

高鐵
高一格嘛
由你必須讀懂的橋托住
幾千公里長又長的路軌
一段一段水魚燉龜地敷設(註)
十字打個圈,雲南走四川
你來給我導讀
金庸小說。無啥希奇
摩登神行百變啫
吾老矣,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二○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註:牌九術語多籮籮,如龍頭鳳尾,如鳯尾龍頭,如賓周一戙戙,如橫床、直竹、担凳仔……水魚燉龜呢,寶子頭,寶子尾,言其塔塔冚。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