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是

張海澎

農曆新年期間,派利是在香港是一個重要的習俗。長輩派給晚輩,已婚人士派給未婚的熟人或熟人的子女,上司派給下屬,老闆派給員工,住客派給樓宇的保安或清潔工人,等等。伴隨着一句「恭喜發財」,派利是行為可說是鋪天蓋地、無處不在。初來港時,對這種全民派利是的習俗非常不以為然。小時候在內地,只有父母或祖父母、外祖父母向自己的子女或孫輩派一些壓歲錢,並沒有像香港這樣大規模的社會性的派利是習俗。

作者小時候在內地,只有父母或祖父母、外祖父母向自己的子女或孫輩派一些壓歲錢,並沒有像香港這樣大規模的社會性的派利是習俗。

在內地,受的教育是社會主義的價值觀,從小被教導說長大後要為人民服務,要大公無私,不要追求個人的利益,而要關心全人類的幸福。但一到香港,見到的是人們赤裸裸、毫不掩飾地追求個人的物質利益。這種價值取向在春節期間更是暴露無遺。在春節期間,人們的各種活動都離不開「錢」這個字:見面時最常聽到的賀詞就是「恭喜發財」,各種場所重複播放的歌曲就是《財神到》,電視上的各種賀歲節目也都圍繞着「錢」這個主題。 相比之下,央視的春晚節目無論是藝術性還是格調都要高出很多。一到春節,就覺得香港人俗不可耐,整個社會瀰漫着銅臭味。

記得有一次讀到一份調查報告,某機構訪問本港及內地的青少年,問他們長大後最想成為什麼,香港許多年輕人的答案是「富豪」或「明星」,而在內地的青少年中,許多人選「科學家」。內地崇尚科技興國,比較重視科學教育,所以內地的青少年也十分崇拜科學家,許多人從小立志當一名科學家,探索宇宙的奧妙。這份報告加深了我的印象:港人的思想境界較低,人們只一味地追求物質上財富。而我相信這是由於教育和不良的社會風氣造成的。

在春節期間,人們的各種活動都離不開「錢」這個字:見面時最常聽到的賀詞就是「恭喜發財」 。

後來,進了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讀書,認識了許多不同學系的同學和老師。我發現許多人並不熱衷於追求物質上的財富,他們有崇高的理想,一心追求知識和真理。有些同學醉心於數學,沉迷在柏拉圖式的抽象世界裏;有些同學立志研究宇宙學,探究宇宙的起源;有些同學專注於哲學研究,獻身於人類的理性事業。反觀中國內地,改革開放後,人們追求物質財富的熱忱,比起香港人來有過之而無不及。許多人為了追求財富甚至不擇手段,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而聽說後來內地也興起了紅包文化(也許受香港影響),而且據說有些地方還會在金錢的數額上進行攀比,而在香港卻不曾出現這樣的情形。

當然,我在大學遇到的都是一些知識分子精英,他們並不代表大多數的香港人。正如內地有極少數人不擇手段地追求物質財富,他們也不代表大多數的中國人一樣。其實,無論在世界上的哪一個地方,都是少數人追求知識和真理,多數人追求個人的物質財富。改革開放前,內地主張「過革命化的春節」、「行革命化的婚禮」等等,倡導勤儉節約。這不是因為人們的精神境界高,而是因為物質匱乏,不得已才這樣。改革開放後,對物慾的長期壓抑一旦解放,就出現反彈,使人們走向另一個極端,導致物慾橫流。

馬斯洛人本主義心理學,人的需要的不同等級。

根據馬斯洛的人本主義心理學,人的需要有不同的等級,最基本的等級是生理需要,即溫飽的需要。然後依次是安全的需要、愛的需要、尊重的需要等。最高等級的需要是自我實現的需要。所謂「自我實現」,指對真善美等的追求。馬斯洛認為,在一般情況下,只有較低等級的需要得到滿足後,人們才能追求較高等級的需要。當溫飽還沒有得到解決,你要求人們追求知識和真理,這種要求是過分的。但當物質財富充裕後,就應該追求更高級的精神上的財富。

俗話說:入鄉隨俗。我一九八○年隨父母移居香港,到今年剛好第四十個年頭。然而,我至今仍無法認同香港的這種全民派利是的習俗,我認為它是香港人(以及內地,可能青出於藍)的其中一個陋習。一來這種習俗非常不環保,每年要耗費大量的利是封。二來對於許多人來說,派利是在經濟上是不輕的負擔。更重要的是,它與我的價值觀有嚴重的衝突。我認為,當基本的物質需要得到滿足後,人應該追求更高的精神上的富足,追求知識和真理。香港是一個非常富裕的社會,對大多數人而言,基本的物質需要早已不成問題,就不應該仍停留在口腹階段。

這種習俗非常不環保,每年要耗費大量的利是封。

或問:這種風氣到底有什麼不好?它並不妨礙少數人追求知識和真理。這種風氣十分低俗!為什麼你認為它是低俗的呢?為什麼追求知識和真理才是高尚的?如何判別?以什麼為標準?除了你個人的價值觀外,你還能提出更好的理由來鄙視這種風俗嗎?不能!如果這樣的話,為什麼要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的頭上呢?為什麼要求別人都跟你一樣追求知識和真理?

然而,我真的需要別的理由來反對這種風俗嗎?馬斯洛不也認為物質上的需要是較低級的需要,而自我實現是最高級的需要嗎?追求知識和真理比追求物質財富更崇高,這不也是大多數人都認同的價值觀嗎?我說派利是的習俗十分低俗,難道不是陳述了一個客觀的事實嗎?如果存在着價值事實的話。
利是利是,利是耶?利非耶?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張海澎簡介:香港哲學學者、詩人。香港作家聯會會員。

回歸大自然的名花

上一篇

我住在沙田碩門邨

下一篇

1 条评论

  1. 海澎先生,謝謝提醒,已修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