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足浴店開張了一段時間,陳珊第一次來視察環境,店長熱情地招待她,一邊為她倒茶一邊匯報營業情況,對於利潤和推廣的工作,一直是阿珊弟弟負責,她很少過問,所以對於店長的匯報,只是禮貌地點點頭,沒有表達任何意見,她最關心的是員工。店長很細心地觀察著阿珊的反應,馬上轉一個話題:「對了,我們這家店的員工全部都是單親媽媽,有些是社工介紹,有些是舊員工的朋友,她們雖然學歷不高,但是很認真學習,現在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有些已經有熟客啦。」聽到這些話,阿珊才滿意地笑了笑,對店長說:「做得很好,辛苦你啦。」「您既然來了,要不要試試我們店的新套餐足部磨砂及香薰按摩,做完腳部不但更光滑還顯白,夏天穿裙子不用穿絲襪⋯⋯」店長本只想讓阿珊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可一開口便停不下來,阿珊被她的說話打動了,最重要是有時間,便答應試一試,店長把阿珊帶到一間獨立的貴賓房,讓她在那裏等按摩師。

阿珊剛坐下,聽到隔離房間傳來低泣聲,兩個女人的對話一前一後穿牆過壁溜進她的耳朵:
「你們已經離婚了,還糾纏什麼?」
「本來我不開門的,他說見見孩子就走,我心軟便開門了,結果他一進門就問我要錢,我說沒有,他就一巴掌打過來。」
「真可憐,一邊臉都腫起來了,有沒有報警?這個壞人一定要捉起來坐牢才行!」
「報了,警察來到他早就走了,孩子嚇得整晚都在哆嗦。」
「孩子也真可憐,從認識你開始,你們家就沒安寧過,哎,我們去跟張社工說說,看能不能搬家,不要讓那個壞人再纏著你。」
「謝謝霞姐,這些年幸虧有你,要不我早就不活了。」
「傻瓜,大家同鄉,應該互相幫助的,其實我以前並不喜歡你,因為你是第三者,不過看到他那樣對你,我又看不過去,哎,都過去了,希望他不要再騷擾你,你和女兒可以平安生活就好了。」
「是呀,霞姐,其實我很內疚,一直覺得自己活該,如果當初不做他的情婦,不破壞他的家庭,不跟他結婚,我今天就不用受這些罪了。」
「小如,以前的事不要再追悔了,現在努力工作,養活自己和孩子,明天會更好的。」
「嗯,嗯⋯⋯」聲音低了下去。

聽著這些話,阿珊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想起他的前夫,那個她曾經深愛過的叫阿飛的男人,他們中學便談戀愛,因為學習成績不好,兩人在中學畢業後便開始工作,然後結婚。婚後雖然算不上富裕,但倆人相親相愛,日子過得美滋滋的,直到後來阿飛跟朋友一起開中港車,兩人才偶有拌嘴。

阿珊忘不了那天,她和父母旅行提前回港,一心想著要給阿飛一個意外驚喜,所以沒有告訴他便直接回家,想不到阿飛給她一個更大的意外,只不過不是驚喜而驚嚇。她看見阿飛抱住一個妙齡女子在床上看電視,她整個人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反而阿飛很鎮定,他沒有任何解釋,大方承認他們的關係,並提出要和阿珊離婚,事情太突然了,阿珊沒反應過來,她瞪著那個女人,兩人四目相對,女人尷尬地低下頭,在靜止的氣氛中悄悄離開⋯⋯

他們大吵了一架,在摔瓶摔罐時,阿飛一腳把阿珊踹開,阿珊沒防備,一個踉蹌跌在地上,阿飛奪門而去。之後他沒再回家,他在律師樓簽了離婚紙,催促阿珊去簽名的事情全委託律師代辦,阿珊找了他很多次,希望能挽回婚姻,但阿飛把電話號碼也更改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瞬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阿珊的世界幾乎崩潰了。她每晚在酒吧裏買醉,放縱在一夜情中,到最後沾上毒癮,她覺得自己已跟愛情一起死去了。

幸好她的父母和弟弟對她不離不棄,幫助她成功戒毒,並鼓勵她在家裏開的足浴店幫忙,在那裏,她認識了很多單親媽媽,雖然她們單親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她們積極樂觀,無怨無悔地工作,通過自力更生,不但改善了生活,也找到人生的價值。阿珊受到她們的感染,人也變得開朗了,不再鑽牛角尖,幾個月後她堅定地把自己的名字簽在離婚紙上。

她全身心投入足浴店,分店逐漸增加,她也和慈善機構合作,希望幫助更多的失婚婦女走出困境,重新振作,遇見更優秀的自己。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店長帶著一位按摩師走了進來,「陳小姐,這是小如,她會為您服務。」「您好,陳小姐」小如恭敬地向阿珊打招呼,「麻煩你啦。」阿珊微笑著回應,兩人四目交投,突然,小如尷尬地低下頭,阿珊的心急促地跳了起來,氣氛突然停止了,一如十年前⋯⋯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宣希簡介:原名周華梅,教師,喜歡旅遊,更喜歡文學及創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