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的午餐

吳燕青

暮晚時分,太陽早已落到山邊,剩一點微弱的餘暉,又薄又輕地浮在南國的黃昏中。

結束一天工作的她,坐上了預約好的的士回家。司機是個五十左右的女子,她莫名地覺得有一種親切感。

手機響起,是母親的電話,問大概幾點到家,她好準備晚餐。

這一問,她才發現肚子咕嚕咕嚕的響聲實在有點尷尬,用飢腸轆轆來形容此刻的她再恰當不過。

她歉意地對司機笑了笑,女司機很理解地回她一笑。

她的手摸著早上出門前,母親給她的保溫盒,裏面有母親為她準備好的熱飯菜。午飯時間,工作太趕,她又抽了點時間擠奶,一整天裏,她居然連打開飯盒,胡亂扒拉幾口的時間都擠不出來。

就這樣,產後第四十九天的第一天工作,她沒有顧得上吃午飯,帶著的飯盒現在正原封不動地提在手裏。

腹中嘰哩咕嚕的聲音不停歇地響起。她覺得有旋轉的暈眩,打開保溫瓶喝了一口水,她緩緩地深呼吸。

「怎麼啦?不舒服?」女司機問。

「沒吃午飯,有點低血糖」。她答。

「嗱,吃顆糖緩緩吧!」女司機遞來一顆糖。

她接過,可是,她真的不想吃糖,她覺得全身軟弱無力,一顆糖的能量,實在不能拯救她。她摸著飯盒,那怕扒拉兩口也好啊!興許還熱著呢!

「嗯,我可以吃我的飯盒嗎?或許會讓您聞到飯菜的味道,這一點我先說抱歉。」

車廂裏的兩個女人都靜默了一會。

「當然,我不介意的,你吃吧!」

道謝後,她打開飯盒,吃起了今天的第一口米飯。

「我也吃點東西吧,今天都沒顧得上吃午飯呢。」女司機似乎整個人都鬆懈下來說。

「好啊,沒問題的,快點吃吧!」她真切地說。

女司機打開白色塑膠袋,拿出一個熟雞蛋,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剝雞蛋。

的士行駛在繁鬧的都市中央,車窗外,太陽最後的餘暉,早已完全墜下去了。

車廂裏,兩個沉默的女人,在暮色深溢裏,克制地,小聲地吃著她們的「午餐」。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吳燕青簡介:1984年3月出生於廣東,香港永久居民,做過醫生,現從事教育工作。作品散發於《大公報》、《香港文學》、《草堂》、《詩刊》、《星星.散文詩》、《台港文學選刊》、《作品》等,著有詩集《吳燕青短詩選》。

上一篇

醇洌似酒,脫俗超凡──讀詩人萍兒的《相信一場雪的天真》

下一篇

編後語:一同沉醉在花海春風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