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洌似酒,脫俗超凡──讀詩人萍兒的《相信一場雪的天真》

陳慧雯

詩人萍兒(左)與陳慧雯於作聯講座。(作者提供)

星期天,沏一壺茶,焚一圈檀香,慢慢細品詩人萍兒的贈書——《相信一場雪的天真》。詩集分為三輯,分別是《等天冷》、《秋的秘密》以及《北方的心事》。詩人萍兒的詩歌字字珠璣,過目入心,讀罷令人情懷激盪。

且讓我們奇詩共賞,首先與您分享以下這首:

綠夏

新枝翩躚

未曾啼雨

數聲蛙鳴就著炊煙

醺醒誰的餘夢

斟滿豪情

沿路未知

狂草幾筆夏荷

留作秋的鎮痛劑

照亮冬野

題天行荷之綠夏

相信參觀過著名藝術家林天行的畫展,不少觀眾都曾對畫作怦然心動過,林天行先生的荷之《綠夏》,同樣給詩人萍兒以心靈的振顫,她觀畫之後激情澎湃,即興創作了這首同名詩歌。此詩融合了古典格律詩之長,以情運筆,將傳統與現代結合,渾然一體。都說藝術是相通的,詩人萍兒用富有文化底蘊的凝練語言,讓繪畫藝術於不經意間鋪敘成詩意的永恒。此詩在聲韻上隨情易聲,一縷最深處的心香縈繞,言已盡而意無窮,於喧囂而去的時尚中建立了某些恒定的品格。夏是詩鏈中的一環,然後到秋,再到冬。朱光潛的《無言之美》引用了英國詩人濟慈的話:「聽得見的聲調固然幽美,聽不見的聲調尤其幽美。」遑論讀者是在詩歌〈綠夏〉,抑或畫作《綠夏》中,皆能以心聆聽,聽見一種無聲的美妙音律在潺潺流淌。

詩人萍兒的詩集《相信一場雪的天真 》。(作者提供)

中國文化潤物細無聲,已經融入到詩人萍兒的詩骨。她將濃郁的鄉戀滲透於字裏行間。故園情思,故鄉給予詩人生命的啟示,為廣大讀者展示了一方精神版圖。具體體現在以下這首,我認為是代表作:

故鄉

似在迎接浩瀚的春天

我婉約的故鄉眉眼低垂

和故事有關的街角咖啡廳

那虛構的煙火

路途短暫  卻用半生完成

最重的都沉澱杯底

借一場冬雨的哀怨

以任性的濃烈

譜寫蜿蜒的思念

讓瞬間的頓悟墮入凡塵

秦牧說過:「美妙的譬喻就像一朵朵色彩瑰麗的花,照耀著文學。」詩歌開首運用了譬喻「似在迎接浩瀚的春天」,並用「眉眼低垂」一詞將故鄉擬人化,以鮮活意象 「浩瀚的春天」,在讀者眼前呈現出一派生機盎然的畫面。胡適認為:「凡是好詩,都能使我們腦子裏發生一種——或許多種——明顯逼人的影像。」此詩正是如此表述的。詩人萍兒將現代人的理念帶入詩體,「街角咖啡廳」是實體乃靜物,「 煙火」是虛體敘動態,可謂虛實相接,動靜結合。 「路途短暫 / 卻用半生完成 / 最重的都沉澱杯底 」,植根於對現實社會和人生的深切感悟與思考,詩的精華鑲嵌在詩句潛在的韻律以及思維跳躍的節奏中。「借一場冬雨的哀怨 / 以任性的濃烈 」——詩人萍兒意在創造一種冷艷的環境情調,銷魂蝕骨。此番豐沛的詩情,包含遊子意緒,賁張與溫柔,脫穎成蝶。「譜寫蜿蜒的思念 / 讓瞬間的頓悟墮入凡塵」,更讓人領會詩人的獨到匠心。

德國的狄爾泰表示,想像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奇跡,一種與人類日常生活中的任何東西截然不同的奇異現象。因為詩歌有別的藝術門類無法達到的想像,一起欣賞以下這首:

隔著一首詩的距離

你喝過五十六度的喧囂後

就開始醉了

那場憂鬱的花火

無意說出一處暗傷

有時

盛放和凋謝一樣燦爛

我已經忘掉它很久

可能有點迷離

一首晚歌輕輕飄送

你唱出了疼痛和一些真相

無怨今夜

雨瀟歇處一池清水

往後

隔著一首詩的距離

我會端一杯溫熱的酒

遙望

你的絕然而去

此詩觸及到現代人的靈魂歸宿問題,詩人萍兒以現代主義式的書寫,啟開了她的情詩小劄,句式長短不拘,轉行靈活。詩人深有所感,沉潛而發,巧妙化用,感同身受。主體「我」與客體「你」在「花火」、「一首晚歌」、「夜」、「雨」和「一池清水」的氛圍中,蘊涵著內在散發的激情,「暗傷」、「迷離」、「疼痛」都揭示出情無所寄,魂無所依。其中不乏令人深思的佳句:「盛放和凋謝一樣燦爛 」、「一首歌輕輕飄送 / 你唱出了疼痛和一些真相 」。詩人喜歡感性的形象,逆向思維,使詩有了更深的開掘,在詩末筆鋒陡轉,把酒吟詩,借溫熱的酒氣羼入對你絕然而去的遙望,引發讀者的無盡遐思,走向簡約,並且留白。

令我頗有感觸的,還有以下這首:

一個音符灼痛萬里浮雲

盡量讓尾聲動聽

如同發出人生的天問時盡量悅耳

那條猛烈的河

執行過清澈與慈悲

並準備接受一場遠行

凋落體諒凋落盛開忘記盛開

聽說花事即將走向凜冽

我頃刻趕到岸邊

收藏你的微笑並把它繡在匿名的星空

不善於頓挫略過形容詞

一個音符灼痛萬里浮雲

同時把山水說破

苦行者用十指抵抗紅塵

走了很遠的地方

才輕輕露出風霜表情

然後被一夜琴聲深讀

本首表達了述說的不急不徐的輕靈之美。它既來自詩人靈感的閃現,更是詩人文化的積累,是厚積薄發。情動於衷,發乎情,而止乎禮,讀來絲毫不晦澀。智性、悟性,相契相融。可見詩人在煉字煉句上都下過苦功。對意象的獨特捕捉,對華美音色的追求,使得每句都經得起咀嚼與回味。

詩人萍兒的現代詩時尚超脫,卻又不失中國傳統的優雅,有股清冷由紙面沁出,直達讀者內心。 「苦行者用十指抵抗紅塵 」,毫無疑問,我們將以最純淨的心靈,去感受、去相信、去接納詩人萍兒「一場雪的天真」,抵達詩人雪的世界,雪的詩心。

註:萍兒,本名羅光萍,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為香港中國通訊社副總編輯,亦為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

陳慧雯簡介:作家、課本教材編輯。香港作家聯會理事、香港文化藝術界聯會副理事長、香港詩人聯盟副主席、香港文化發展研究會會長、中國香港現代文學研究會會長、十四行詩研究會會長等。出版了兩本十四行詩專集。創作小說、詩詞(古詩詞、十四行詩與新詩)、散文及評論等作品發表在《人民日報》網、人民網、香港《紫荊雜誌》網站、香港《大公報》及國際刊物等,並被收入學術論文庫,多次開文學講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