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笑」兮,「美哭」?——觀賞藍花楹後的沉思

胡少璋

花美,看了心情喜悅,笑了,我們姑且稱之為「美笑」;反之應是「美哭」。看了美花會哭或想哭,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但來到澳洲後,聽說了,並且看到了令人「美哭」的花。

這種紫色的小花是長在參天大樹的樹冠上,這種樹是藍花楹(英文Jacaranda

一天,一位英語班的劉學兄帶我到海旁,我們走進麥克杜格爾大街,這裏是悉尼觀賞藍花楹最好的地方。一邁進大街,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街兩旁並排著高大的藍花楹已合攏在一起,大街變成一個深深的洞穴。車輛就像在洞裏行駛,如果能在直升機上觀賞,那就好像是一條流向遠方的藍色長河......

藍花楹是這種樹的名稱,「藍」字當頭,開的卻是紫花,藍與紫是不同的兩種顏色,但在日常生活中,一般是沒有人去嚴格地區分的,反正兩個「兄弟」差不多,所以,說藍說紫都說得過去。

這裏天是藍的,海是藍的,花是藍的,地也是藍的,這裏的行人、車輛......一切的一都變成藍的了,因為,全部都被浸泡、吞沒在藍色的光暉之中了。人們一看見這美花就會唱起澳洲一首讚美藍花楹的歌:「當藍花楹盛開的時候,聖誕節就要到了!」被提醒的人們,請打開心扉去擁抱期盼著的歡樂吧!

微風吹過,樹冠輕輕地搖擺著,藍色的花瓣像天女散花一樣落英遍地,我們就在鋪著藍地毯的行人道上漫步觀賞。這裏簡直是藍色的童話世界,我什麼也沒有去想,什麼也想不起來,我彷彿被藍光所溶解,如醉如癡,如夢如幻。

澳洲的藍花楹盛放。

麥克杜格爾街啊,您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悉尼增添一抹紫色的光暉,使之美上加美。如果有人要尋找「人間天堂」,那就請您到麥街來吧!

走出麥街,我問同窗:我們並沒有「美哭」,哪到底「美哭」從何而來呢?要追根就要追到悉尼大學的校園裏去了。在最古老的教學樓即四方樓的拐角有一棵古老的藍花楹,每到開花季節,紫色的花開滿整個樹冠。

可惜,它開花的季節卻在十一月,這很接近學校的考試,所以,學生們就稱之為「考試樹」。悉尼大學外國留學生多,對「考試樹」特別敏感。當然,學生的想法各不相同,有的學生平時不讀書,考試到了就「臨時抱佛腳」,他們開玩笑說,見到美花就「美哭」了,於是「美哭」一詞就傳開了。

靜夜,我在窗前正要提筆撰文時,突然,想起了「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佳句,而去重讀唐王勃的〈藤王閣序〉。於是三十年前拜訪藤王閣的情景又歷歷在目了,其景緻與麥街完全不同。此刻,我的腦子裏顯現出了:珍貴、稀少、短暫、浪漫、童話、夢幻......那麼,我觀賞之後被觸動的到底是什麼呢?

它或許是:當今,高分選才風靡世界,就說澳洲吧,高考平均分要達九十七以上,才有資格報考醫科和法律。高分選才的好處雖然很多,但世事不絕對,其不是唯一的,那些沒有被高分選才的人中,也有很多創出業績,作出貢獻的。我祈望那些貪玩懶散的,不要再「美哭」了,要盡早覺悟、勤奮努力,將來為社會多作貢獻!

胡少璋簡介:一九四一年生,福建省福州市人,六十年代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中文系,一九八九年定居香港,曾任《香港文學》雜誌編輯、《大公報》編輯、《統一報》總編輯及港英政府、香港特區政府藝術發展局審批員。歷任香港書評家協會創會會長。後移居澳洲。著有《胡也頻的生活與創作》、《胡也頻的少年時代》、《胡少璋雜文選》、《香港的風》、《香港的腦和手》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