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花燈夜

林馥

十月初適逢中秋佳節再加國慶假期,因連續假期加四人限聚令下,與三位朋友在酒店西餐廳吃個豐富的午餐,在COVID 19的陰霾之下,外出用餐有感染病毒風險,但留在家中太久又感覺疲勞,在全城COVID-19 的抗疫中也要出來透透氣舒展身心!

吃過午餐後,友人提議去大澳看花燈,因從網上得知,一連多天大澳有花燈展,今次花燈的特色是由人手繪畫出不同圖案,很有本土特色。

從尖沙咀坐地鐵去荔景站轉東涌線,在東涌地鐵站外轉乘十一號巴士去大澳。我向站務員說是去大澳看花燈,站務員說大澳的花燈並不多,站務員可能是大澳居民,否則怎會知道大澳的花燈情況,無論如何,我們有了心理準備,沒有太大期望,就不會有太大失望!

我們來到大澳,天朗氣清真是郊遊時刻,在大澳市集已經聚集很多人,在限聚令下已分不清是幾多人一組,疫情下人群個個戴上口罩,在大澳的街中小巷行走。店舖門前掛上幾盞花燈。我們來到街尾,發現有些人從一個鐵絲網缺口走出外灘,我們也跟隨走出去看,外灘的堤道沒有人工修飾,走上去有很多凹凸不平的石頭,所以要步步為營免得被石頭絆倒,來到前灘發現大澳原來有如此美麗的景色,橘紅色的落日餘暉美景真是如詩如畫!大家趕快舉起手機在太陽西下前捕捉美麗的一刻。

來到一間門口有幾個人排隊的豆漿店,這間可能是江湖傳聞好味的豆漿店。店舖老闆很快安排我們入坐,我們全選擇這裏招牌豆腐花及三色糕,吃完豆腐花天色已暗,也是花燈展的開始吧!正想找路人問花燈展在那裏,就被我們發現原來在我們吃豆腐花店舖後方一條街,這條街叫吉慶街,聽起來有喜洋洋的氣氛。

進入吉慶街已經看到各式各類的燈籠高高掛而且已聚集着一大群賞燈人,眾人似乎熱切期待亮燈儀式,而坐在店舖門口的原居民就戲謔說:「今晚不開燈了!」

花燈霎時亮起,一條長長燈海在眼前,眾人一齊歡呼喝采。

我們知道他是講笑,所以向他一笑置之。若然是真的恐怕令一眾呆等多時的賞燈客立刻失望而鼓躁!原本說是六點半亮燈,但未到預期時間,花燈霎時亮起,一條長長燈海在眼前,眾人一齊歡呼喝采。在限聚令下,各人互不相識,但似乎有共同動作,就是立刻舉起手機拍攝。有在場的原居民說這些花燈是民間自發掛上去的,而且每盞花燈也是人手親自繪畫出來,每個花燈都是獨一無二圖案,每年中秋大澳花燈展,但今次特別多人,可能今年疫情令很多香港人無法出外旅遊,香港人的活動只局限於在香港九龍新界離島,大澳的一年一度的花燈節,吸引四方八面市民前往,不是沒有道理。我們沿着掛滿花燈的吉慶街拍攝,燈籠由人手繪畫的圖案有節日字句,有狗有貓有人像圖案,可能是人手繪畫,觀賞起來有種暖意!幸好這幾天沒有下雨,否則浪費了一班為節日增添氣氛的有心人士。

因只有一條巴士線出入東涌,在回程時發現巴士站已有一條長長人龍,當天晚上風和月麗,天朗氣清等巴士並不辛苦。一邊排隊一邊觀賞中秋的月亮,當晚的月亮特別圓,想用手機拍攝這一刻的月光,但拍攝出來的月亮總是不清晰,總沒有用肉眼睇般真實,所以放棄拍攝。最後我們用了一個多小時才上到巴士,總括來說在月亮的陪伴下再加上清風送爽,雖然候車時間長,在眾人守秩序下,一邊行一邊觀星望月談笑風生,感覺排隊也是一種樂事!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林馥簡介:香港女作家,香港作家聯會會員、鑪峰文藝社會員、華文微型小說學會會員及香港小說學會會長。作品有長篇小說《偷心野丫頭》、《宇宙傳說》、《網路巡邏隊長》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