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燈下(外五首)

張伯偉

編按:福建詩人張伯偉,對詩歌創作充滿熱情,作品韻味深長,可惜罹患惡疾,五十五歲英年早逝。據言,張伯偉為人善良正直,深受友朋後學所愛戴,雖經歷不同變故,仍堅強生活。生前心願盼能完成詩集出版,與更多讀者分享,故本刊特選登張伯偉詩作六首,以茲共賞並作懷念。

夜的濃度 如掉進墨水的誓言

路燈下

那光線像雨水

落在身上的卻是冰冷的碎片

 

夜的濃度

如掉進墨水的誓言

躺著的影子

更顯沉重

 

一顆浸染思愁的心

貼著燈架喘息

就像床前那發黃的照片

對著台燈,低吟

 

牆角的藤蔓

一陣風言風語,把你

逼進了牆角

從此

「高攀」成了你的枷鎖

委屈的眼淚

長伴無言的黑夜

 

你如同落單的螞蟻

沿著微弱的星光默默爬行

站到最高處

沐浴星野的光芒

 

原來

晝夜瘋長的你

正洗去那份不屑和惡語

 

走過的,都有痕跡

走過的,都有痕跡

人在路上

深一腳,淺一腳

意念卻與大鵬同向

長在石頭上的讖語

砸在心上

痛,只在一杯酒裏稀釋

看透隔夜的人,不與悲傷同道

遠方成了唯一的設置

歲月的隱形筆

用沉默寫岀無形的文字

等待一起痛過的人看懂

蹉跎歲月,擦去

肩上的疤紋

卻留下了飛過的痕跡

 

生命詠歎

假如你不路過黃昏

你不會對夕陽如此留戀

假如你不經歷黑夜

你不會對星火如此渴望

 

過往的青春

帶著浪漫和歎息

躲到相冊的泛黃裏

如那朵將淒美熬成湯的曇花

短暫而無返

 

一隻螞蟻奮力於把夕陽托起

呐喊著生命的頑強

夜鶯幻想把黑夜洗白

讓天永不發黑

可天上之河依然流血

魔法如期猖獗

也許,生命就像

一尊埋了一半身軀的石像

任寒風,沒過高傲的頭顱

 

等待黎明,與太陽交接

等待黎明

沉重的黑幕,乘

太陽轉場的時候

蓄意吞噬夜的詩意

水中月亮望著天上流雲

呢喃著

千年不變的詩篇

萬物染月,晚風浪漫

披上銀裝的古橋、大樹、水草

與月作伴

等待黎明,與太陽交接

 

想你的時候

打開相冊

窗外的黃葉就落滿地

 

風中的樹丫

鈎不住行走的月亮

想起北方的雪

汽笛聲便是嚮往和思戀

 

月落烏啼,雪花飄去

思緒,藏在夢裏

融在雪裏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張伯偉簡介:筆名張東紅,福建晉江市人,中國詩歌報抒情詩創作室榮譽主編,中華文藝詩歌學院高研班學習。作品見於《中國詩歌報》、《中國詩歌文學精品》及《中華文藝》、《參花》、《北極光》、《四川人文》、《廣州詩詞》、《齊魯文學》、《長江詩歌》、《鳳凰詩刊》、《嶺南作家》、《大西北詩人》、現代散文網、《福建海峽都市報》等。有作品編入團結出版社出版的《新詩百年.中國當代詩人佳作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