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緣西子湖

杜若鴻

於我心中,西湖恍若盛載著數千年中國文化的記憶。(資料圖片)

詩  我懂

就是一場

        情的燃燒

當我  再怎樣按捺

也按抑不住的時候

我知 

        我得借詩之名……

                                         ——<因詩之故>

 

人生最富浪漫詩意和激情燃燒的歲月,庶幾見於這部專詠的一字一句之中。

於我心中,西湖恍若盛載著數千年中國文化的記憶。盛唐以後,中國出色的文人幾乎無不詠寫西湖,白樂天、蘇東坡,兩位古代知名度最廣的大文豪,和白堤蘇堤的結緣就似有天作之合的意味;明人張岱的《西湖夢尋》更以小品文式的專著首為西湖留下完整的印記,文心可嘉;以至現代的金庸、瓊瑤,著墨濃厚的小說式描寫,都在訴說著西子湖固有的深厚底蘊和審美特質。

於我心中,西湖是世間上至可愛的風物。原先,並沒有預設要通過專集形式以詩作呈現。也就是因愛而起,興來而寫,斷斷續續,一直塗塗寫寫了近二十年,詩篇本散見於《港大詩影》、《若鴻的詩》、《狂情實錄》、《詩行者》及十幾部手抄稿之中,然則如今因西湖博物館之故,竟一首首爬梳來集,輯成六卷。不由得不信,時間是幽靈,詩筆是天使。

杜若鴻新著《詩緣西子湖》,由杭州出版社出版。(作者提供)

說起詩筆,西子湖的承載力也真是廣闊無邊。「淡妝濃抺總相宜」,一湖碧水牽扯出天地情愁,千古幽思。我看西湖,「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一旦相遇,彷彿時而化身飛鴻俯瞰,時而潛龍可用。新詩之關捩,如語言之跳躍、倒裝、反智;語義之虛實、多義與歧義;語境之形象、多維與立體;抑或詩技之古典、現代、後現代,詩意之或儒或道或釋……一切是那麼天然地應運而生。

尋尋覓覓,也為力建這新詩之尊嚴。力避散文化,詩才是西湖的寵兒。我深諳可以大膽破體,但又不能失卻文體本位。助詞、副詞有時也嫌多餘。而感覺,不費多贅,何況感悟?中國詩自古貴短小精悍,意在言外,何勞長篇累牘?創新是我們的口頭禪和利器,但切忌為新而新,遠離詩之道。新詩有道,非唯古人有之,我要後現代,更愛超現代,但我更時刻撫心自問,我是在寫詩嗎?因詩之故,但不能只具詩之名。值得詩家青睞的,不是直接在論思想、哲學的偉大,而必需是以詩的語言而入而出。

西湖天下美——美在深度,美在廣度,美在維度,美在永遠的書寫不盡……

湖水  是主旋律

四岸的青山  是協奏

西子浣紗  是舞語

    月輕籠  是小夜曲

    雪紛飛  是狂想曲

風雨來時

    合奏成

    世紀交響樂……

                          ——<詩緣西子湖>

以繪畫的眼睛看西湖,詩中有畫,而終極之道在以大潑墨、大潑彩為詩。故西湖的至美,首先是朦朧的,是綽約的,是幽逸的,意境飄渺玄遠。

以音樂來看,西湖柔波恰如一首輕音樂,風雨月雪恰似變奏,四岸青山與天籟環繞成交響,想像空間無限。

西湖是可以親炙的朋友、佳人、知己,我是詩的信徒,詩乃我之信仰,許以詩修道,佳友曾謂以「詩行者」,深契吾心。正是因癡成狂,才譜出這一段詩緣,冀能「七十二變」,以彩筆拾掇記下。無論是具象西湖、印象西湖、抽象西湖,抑或幻像西湖、想象西湖,力拓漢字的無極詩維空間。

深信西子湖乃所有藝文者的夢工場,不只屬於中國,也定必是世界的。

 

 


附錄:《詩緣西子湖》書介

「西湖天下景,遊者無愚賢。淺深隨所得,誰能識其全……三百六十寺,幽尋遂窮年。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難傳。」西子湖,不只屬於中國,也是世界的。由西湖資深導遊馬雲等人任編委、杜若鴻創作的《詩緣西子湖》,由杭州出版社出版。這是首部以新詩形式詠寫西湖的個人專著,「詩行者」杜若鴻,因癡成狂,以逾二十年時間,譜出一段西湖世紀詩緣,彩筆下,以具象西湖,印象西湖、抽象西湖,幻像西湖、想象西湖,為所有藝文者展現出一個空間無極的夢工場。

詩人香江踏來,從西湖中看到情、理、境、趣,以精湛的詩藝融匯貫通,發掘西子湖千百年來豐富的歷史積澱和人文內涵,進行全方位的審美、點撥、抒發。詩作具意境美,音韻美,善於捕捉飄忽不定的意象,如風似雨,如西湖的輕嵐,如西湖的柳浪桃煙。其詩美、情真,作品有一種讓人放不下,卻還不能忘懷的憶念。全書精選作者一百八十二首作品,分為「江南之戀」、「西湖之夢」、「水鄉迷情」、「詩狂」、「漁樵話」、「憶湖」等六個專輯,配以詩人所攝彩色圖片五十餘幀,圖文並茂,入選為《西湖叢書》的一種,於西湖學有其重要價值。

 

杜若鴻簡介:香港學者詩人、作家。香港大學法律學士、浙江大學文學碩士、香港大學哲學博士。現職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講師。歷任香港大學漢語中心副研究總監、香港國際漢詩總會會長、香港新詩學會會長、香港音樂文學學會副會長、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副秘書長及香港作家聯會學術部副主任。作品逾二十種,代表作有雙語集《詩行者──若鴻名作選集》及「西湖三部曲」《西湖之夢》(攝影)、《夢斷西湖》(小說)、《詩緣西子湖》(詩歌)。

疫之歐洲,在信仰和反思中復活

上一篇

口罩下的面容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