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詩人

萍兒

潰堤成一朵無香的艷麗的花  接受世人錯誤的膜拜(資料圖片)

還是那把玄琴奏出今古的小令

一次次接受蒼鷹的貶低和誤傷

他們熱衷於說著往事互相讚美

雨季未臨 世事枯朽如幻

人人都故意不擅辭令

甚至嘲笑勇敢活下來的詩人

騎著黑駿馬的勇士早已庸俗地老去

國色天香的形容詞使人心慌

潰堤成一朵無香的艷麗的花

接受世人錯誤的膜拜

只是一個表達的困惑

母語的深重由一句話定義

熱烈的黃昏

在刀鋒上失血一次也就夠了

 

萍兒簡介:原名羅光萍,筆名萍兒、曉萍,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詩人。現為香港中通社副總編輯、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香港作家》網絡版總編輯。祖籍福建省福州市,少時隨父母赴港定居。一九九六年畢業於香港樹仁大學中文系。目前還擔任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理事。多年來筆耕不輟,文學作品見於《人民日報》海外版、《香港文學》,香港《明報》、《文匯報》、《大公報》、《福建台港文學選刊》等海內外重要文學刊物及報紙副刊。出版詩集《萍兒短詩選》、《相信一場雪的天真》、多次獲邀參加兩岸三地大型詩會。二○一七年十一月代表香港詩人獲邀參加廣東省中山市政協主辦的「二○一七粵港澳大灣區新詩百年」海洋詩會,作品被選為誦材在大會上由知名朗誦家朗誦。曾發起創辦香港《當代文學》並出任創刊總編輯。

雞足山,徐霞客萬里遐征的最後身影

上一篇

第十三屆澳門文學獎(本地組及公開組8月至12月接受投稿)

下一篇

2 条评论

  1. 《關於詩》

    一首詩刺穿我的思想
    像怕痛的銀針挑破意義的膿包

    句子的死牢裡
    語法正密謀暴動
    被鐵窗封上烙印的天空
    炎症的癲癇發得正酣
    文字的火山口嘟嘟喃喃着
    從潛意識逃脫的夢遺

    一首詩吞噬我的思想
    像縱情的雌蛛咬掉性伴的頭顱

    晦澀的屋檐下
    晃盪着等待平反的懸案
    而在理性的死角
    潛伏着一顆懷有偏見的準星
    正為它所誤中的世界
    編織靶心

    一首詩擰斷我的思想
    像失貞的鑰匙插入石封的午夜

    流星的暗娼
    熟練地解開黑夜的紐扣
    在眾星睽睽的驚詫中
    展露事物的乳頭
    長庚星撒下一把哈欠
    萬籟漸漸沈澱為寒

    1. @張海澎 讚,精彩的和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