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的武漢

巴桐

陽光燦爛的未來。(資料圖片)

雲是花的口罩

花是亭的口罩

門是家的口罩

家是衆生的口罩

只有風沒有口罩

披著蝙蝠拋來的黑氅

在空蕩蕩的大街上舞蹈

陽光一下子老了

趴在窗臺上喘息

冬眠的雷聲在二月醒來

風炒著雪,雪燃燒著雨

唯有彼此茫然的眼神

溫暖著二○二○的春天

商店回憶著腳步

杯子忘記了酒香

歡笑告別了臉脥

而墓碑瘋狂生長

何時脫去口罩

何時山花爛漫

即使風雨過後還有風雨

悲傷過後延續悲傷

希望始終走在路上

就像穿透大氣層抵達地球的星光

照亮遠方的武漢和武漢的遠方

口罩風景

上一篇

伊斯坦堡與特洛伊、巴格門古城──土耳其深度遊(第一章)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