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與特洛伊、巴格門古城──土耳其深度遊(第一章)

林馥

三月由香港坐阿聯酋航空飛杜拜要大約八個多小時,再由杜拜轉機去土耳其伊斯坦堡要四個多小時。坐飛機有人喜歡坐走近廊位,好處就是有出入口自主權,坐中間位就每次請求人家起身讓路,又或坐窗口位可以全程睡覺不受干擾!

入境土耳其我們要填寫一份健康申報表,由於土耳其機場關員也是首次使用,所以土耳其關員都有些手忙腳亂。

伊斯坦堡。(作者提供)

第一晚入住伊斯坦堡,在法蒂赫一間酒店Crowne Plaze Istanbul-Old City,這間酒店特色就是有四座樓層,分一至四座,每座四層樓內設兩部升降機,而酒店入口有數級樓梯級,若有大件行李要依靠酒店服務生代勞搬上。

在疫情嚴重的亞洲地區,我們一行人全帶備重裝備入境,口罩、消毒酒精、防飛沫帽子、雨衣、膠手套及消毒紙巾出行,由於出發時在土耳其未有確診個案,在伊斯坦堡街上未見人戴口罩,我們一群人全戴上口罩時,反而引來其他人奇怪目光。

當我們在伊斯坦堡近博斯普魯斯海峽旁的一個香料市集遊覽時,市集內售賣香水的店員向我們噴灑香水。這個我可以理解,當地人還未有意識疫症嚴重時,反而會認為我們戴口罩是嫌棄人家有病毒而不高興。但向當地人解釋戴口罩是保護自己又可以保護別人免被感染病毒後,她們點頭表示理解,有時候人與人之間溝通是很重要,一句無心的說話可以令人誤解。

土耳其伊斯坦堡市集。(作者提供)

在出發土耳其前,土耳其未有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當地人似乎並不擔心疫情,雖然當地有新聞不斷報導。伊斯坦堡人口比較多,須戴上口罩。但進入土耳其中部人煙稀少,大家都放心除下口罩來呼吸新鮮空氣。

因為長途機,到達酒店已筋疲力倦,所以在土耳其時間八點半已睡覺,因伊斯坦堡比香港慢四小時,香港時間就是晚上十二點半。

由伊斯坦堡法蒂赫去特洛伊古城,車程要三個多小時,其間還要坐人車渡輪過屬土耳其內海,也是亞洲和歐洲的分界線的達達尼爾海峽才到達加歷奇(Canakkale)。

特洛伊古城(Troy)是希臘神話中的木馬屠城記,這裏遺留大堆歷史遺跡。

要認識特洛伊古城的歷史可以上網搜尋,遊客只是重點拍照,都是圍繞一隻巨型木馬,這木馬變成在特洛伊到此一遊的標記,所以每個遊客必會在木馬前拍照留念。

特洛伊考古遺址。(作者提供)

特洛伊古城的巨型木馬。(作者提供)

巴格門古城,位於土耳其西部近愛琴海一個山丘上,因道路狹窄不適合大型旅遊巴士前往,上巴格門古城必要轉乘四驅車或乘坐觀光纜車前往。但當天纜車停開,所以一眾旅客必要坐四驅車上山,有經驗的導遊說,山上風會很大,故以為在巴格門古城上風會很大,但到達後反而感覺風並不大,而且天朗氣清十分舒服。經過風雨侵蝕古城遺留很多破落的石頭。這古城雖然不及以弗所古城規模大,但它位於高位,看古蹟之餘還可以俯瞰山下景色。

巴格門古城。(作者提供)

看古城就是看古城歷史遺跡,越古舊越破落反而更顯得其具價值!

 

林馥簡介:

原名林麗香,香港女作家,香港作家聯會會員、鑪峰文藝社會員、華文微型小說學會會員及香港小說學會會長。著有長篇小說《偷心野丫頭》、《宇宙傳說》、《夏日狂風》、《網路巡邏隊長》。

另有作品發表於《香港作家》雙月刊、青少年刊物《青果》季刊,以及被收錄於二○○四年《香港微型小說選》、《二○○三年香港最佳推理小說選》和《二○○四至二○○五年香港最佳推理小說選》等。曾獲二○○四年度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兒童故事組」等獎項。

下一篇

肺炎肆虐、悼湖人球將高比拜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