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風景

張燕珠

疫情下人人要口罩。(資料圖片)

 

「預留兩盒!什麼時候有貨?」我擔憂地問。

「不晚於年初十,留下電話號碼吧!」店員機械化地回應,「一盒五十片,六十元,兩盒嘛!一百二十元!」他瞅了我一眼,「沒貨,退你錢,放心!」

匆匆取回收據,托起兩盆賀年花,我擦過長長人龍的肩膀。年三十啊!走遍藥房,逛遊便利店,踫踫運氣。購買口罩,成了今年新增的節目,每區都出現一道不見龍尾的抗疫風景。

「叮叮!」電話群組傳來熱烈的討論。「年初二,取消團年飯嗎?」「你家有多少個口罩存貨?」「什麼網購站,靠譜嗎?」「好像比沙士嚴重!」……

好像比沙士嚴重!十七年前的野生動物復活了嗎?蝙蝠、蛇、穿山甲等,重訪人間?說不準!大家關心的是自己小區有沒有疑似個案,什麼是緊密接觸者?什麼是檢疫措施?什是麼快速測試?啊!家裏二人,只有二十片口罩,一人十片!嚴冬真正來了!

「叮叮!」弟婦傳來訊息,「我已買了,轉發了連結給你,你自己買吧!」哦!

刷新社交平台網購站,日本製的,「兩盒!謝謝!」那邊說是韓國醫療專用,「五盒!謝謝!」還有……

「你瘋了嗎?年初一,整個上午,都在張羅口罩,不吉利啊!」丈夫吐出怒氣。

「我們只有二十片呢!」我振振有詞。

「那些網站都是騙人的!」他向我還擊,「給了錢嗎?被騙了,別哭!」

「人按兩盒,我又按,試試吧!」我無助的。

「叮叮!」大姐傳來訊息,「明天吃飯,給你二十片口罩。」嘩!

年初二,返回娘家的小區,剛到埗,美容藥妝連鎖店,居然有口罩,「三十五元五片!」買!便利店,「小童!二十元五片!」買!

「小童?你合用嗎?」二姐滿臉疑問。

「她前兩天不是說了沒有嗎?」大姐插嘴。

「不早說,我家裏有四盒,給你一點。」二姐白了我一眼。

我什麼也不想聽,細數著,二十五片,對丈夫說:「今趟有收穫了,加起來有五十片。」我放下半塊石頭,「你省點用啊!兩天用一片。」

「你聰明!那個給了錢的網購站,覆了你沒有?」他沒好氣地道,一手搶了我的手機,瀏覽口罩的規格,通過VFE測試,可過濾百分之九十九病毒……又在這個、那個網購平台註冊……

「凌晨一時起,已經有市民在這裏排隊,放了膠椅子……」「人龍來到天橋末端,可以圍繞五個籃球場……」「年滿六十五歲長者,可以免費獲贈五片口罩……」「什麼店限購一盒……」「什麼團體免費派發十片口罩……」「醫護人員優先購買……」「本店改為網上派發號碼籌……

疫情不斷,購買口罩訊息也持續發酵。「叮叮!」媽傳來訊息,「終於買到口罩,二十片四十元,藥房老闆是數十年街坊,他准我買兩包!」不久,又補上了一句:「你二姐給我的五片口罩,剛才還了給她!」很神氣!

「醫護人員結束罷工,返回工作崗位……

「市民開始到超級市搶購糧食……」「白米貨架空空如也……」「今晨三名持刀賊人搶劫廁紙……

搶累了?兩天一次外出購買生活物資,大包小包,壓彎了手臂。剛巧踫見清潔婆婆彎腰撿起那個被棄的口罩,怎麼了?沒有佩戴口罩?我喝止。「家裏沒有口罩,又不懂得在哪裏排隊。」我掏出年初二大姐給我的那包口罩,遞給了她。

「叮叮!」大姐傳來訊息,「傭人的印尼口罩已到了,給你一盒……

「叮叮!」遠方友人傳來訊息,「替你買了四盒口罩,加上運費,七百八十元,……

藥房出售的口罩漲價至二百八十元一盒,店員來電,叫我取回一百二十元。

「政府資助中小企業生產本地口罩……

「專門生產小童口罩廠,已經投產……

 

張燕珠簡介:

曾獲城大文學創作獎、中文文學創作獎等。新近作品見於《香港作家》、《聲韻詩刊》、《香港文學》、《城市文藝》、《文學評論》(香港)等刊物。  

哀歌兩首

上一篇

二○二○的武漢

下一篇

2 条评论

  1. 張老師,學生看了身同感受!全篇充滿了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生活氣息,還是一位有愛心的大學老師!謝謝老師為香港市民記錄了歷史的一瞬間。

    1. @Icey TSUI 謝謝欣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