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紛飛遍路時

徐楓

 

四國。(資料圖片)

 

一千二百年以前,中國偉大的唐宋時期,日本優雅的平安時代。

日本佛教高僧空海,就誕生在平安時代的贊岐國(今香川縣)。空海於公元八○四年(三十二歲)作為遣唐使到達中國,並在長安學習密教,回日本後創立密教真言宗。法號「遍照金剛」。謚號「弘法大師」。

空海,從中國回到日本後,在高野山建金剛峰寺弘揚密教,亦在四國各邊地山林修行建寺,在四國民眾中傳揚佛法拯救蒼生。當時的「四國」和日本文化發展的先進地區相比,被認為是邊陲的結界之地。四國被尊為空海大師的靈場,當地的八十八個寺廟在江戶時代即被確定為八十八札所至今。修行僧走遍四國大師曾經的修行之路為「修行」,普通庶民走遍路為「巡禮」。

一代又一代的修行者踏上這一條與世隔絕的朝拜之路,他們身著白衣、頭戴菅笠、手持鈴鐺,在山海間輾轉巡禮八十八處寺院。巡禮者遍訪大師修行過的道路,體驗死和再生的意味。它是信仰與修行之旅,也是尋找自我、洗滌心靈之旅。

這就是延續了一千多年的「四國遍路」。

 

巡禮者遍訪大師修行過的道路,體驗死和再生的意味。(華純提供)

 

十多年前,從大阪要搬往高松,相識的日本阿姨就告訴我有名的四國八十八寺廟遍路。十幾年來,在四國隨處可見著白衣的遍路者,卻總感覺和自己生活遙遠。從未想過自己也會去遍路。

但偶然的突發事情,很會改變一個人的計劃,甚至能改變很多人的一生。人生充滿不確定性,又彷彿存在著冥冥之中必然的因緣。那時只是還未可知。

二○二○伊始,新冠病毒攪亂了所有人的新年計劃,Fanny忽然從繁忙的民宿工作中「失業」,得到了一直奢望的「大休」。但內心根本無法平靜,新冠讓眾多無辜者失去生命、親人,網絡天天各種壞消息更迭,讓遠在日本的我拋淚神傷。努力盡自己力量幫助國內朋友度過難關,可不久後新冠開始日本橫行,全球肆虐,沒多久日本和全世界陷入危機,許多國家病例爆發醫療崩壞,全世界為此恐慌。生命如此倉促,人類如此不堪一擊,多少人無念痛苦死去,活著的人悲傷、生氣、無助、還互相攻擊……

沒有工作後經濟的損失和失去健康和親人相比,哪值一提。第一次發現,對眾生的關切可以超過自身,對眾生的哀嘆也可以超過自身。當你發現有時努力沒有用,所有的傷痛那麼真實,而這真實終是虛幻時。也許只有求得自身心靈的寧靜和成長,為眾生的安寧祈禱才是正經事。

即使買不到口罩和消毒水,日本鄉村的生活依然平靜。我獲得了大量從前想都不敢想的時間。可以好好休息,好好和孩子相處,好好反思自己。我不喜歡世界那麼多悲傷,也不喜歡忙忙碌碌,沒空顧及自己和孩子心底的聲音。

沒有做很多醞釀和前期的準備,連續兩天都是好天氣,於是决定帶著孩子汽車遍路兩天,自駕避開公共交通,更加安全。孩子需要透透氣,我也需要靜靜心。

遍路八十八寺的道場分為四個階段,發心、修行、菩提、涅槃。

這四個階段分別代表了四國四個縣。德島是遍路的初始是「發心的道場」,高知路途漫長,山高水遠,是「修行的道場」,愛媛正是遍路的深入,慢慢開悟的時機,因此是「菩提的道場」,而來到最後香川境內,路途開始平坦,慢慢開始接近圓滿終點。因此稱「涅槃的道場」。

遍路的這四個階段,從發心到修行、菩提、涅槃,不正是我們從煩惱走向快樂無憂的一個過程麼?

 

一代又一代的修行者踏上這一條與世隔絕的朝拜之路,他們身著白衣、頭戴菅笠、手持鈴鐺,在山海間輾轉巡禮八十八處寺院。(資料圖片)

 

我們不知第一天會走幾個寺廟,所以住宿也沒有預定就出發啦。

第一番靈山寺在德島境內。從高松到德島靈山寺的距離大概一個半小時車程,有三十分鐘沿海公路,路況很好,海天一色。一路可以隨時停車飽覽瀨戶內海的蔚藍色風情。

路經最大的大麻比古神社,大麻比古神社創建於一千一百年之前,祝祭神是大麻比古神。是阿波國和淡路國的兩國鎮守。我們在神社對面的道の駅休息了一下。路邊是桔園和草莓園。看到猴群三三兩兩嫻熟地過馬路摘桔子再回來,坐在草坪上邊吃邊悠閑玩耍。發覺人跳出生活常態的桎梏,看到動物和自然和諧共生,內心一片安祥。

到了靈山寺。寺廟右邊靠近停車場有巡禮用品店,像是寺廟的小賣部,內有兩個阿姨和一位寫納經的老人,我的遍路用品在這裏購買。第一次巡禮不懂,店裏阿姨非常親切的教我。其實在第一番不要著急趕往第二番,而是應該在那裏先好好看看得到的資料,而不是拿來資料就塞進包裏趕緊進寺。中文地圖有很好遍路作法的介紹。

阿姨給我地圖是免費的,還順便給了我和孩子每人一串菩提手串。說是「接待」。啊,還沒進第一番就接受了傳說中的接待,真是溫暖人心之旅啊。

「接待」,是四國當地人對遍路者提供無償幫助的一種古風。給予巡禮者食物、金錢、搭便車,或提供住宿。對步行方式朝聖的巡禮者們,在辛苦犯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給予鼓勵的一種當地文化。

八十八個寺廟,每個寺廟都各有特色。寺廟有空海的雕像,最主要的建築物是本堂和大師堂。本堂供奉的是寺廟的本尊菩薩,大師堂供奉的是弘法大師(即空海)。洗手後,點蠟燭香納札賽錢誦經在本堂和大師堂都要各來一遍,最後去納經寫朱印。確實比較花時間。看您自己的禮佛程度了,經是免費贈送的小册子。有五十音圖標注讀音的,讀不來的話用中文讀一下也無妨。經也是梵文音譯來的嘛,心誠則靈。如果只是觀光目的,參觀一拜也是誠意的。我是這麼認為。

 

遍路即人生。走在這條路上,不僅走訪千年歷史,也能對人生有另一番領悟。(資料圖片)

 

兩天都是汽車遍路,沒有受路途之苦,一路和當地人的接觸較少,感受接待文化的機會就很少,算是一種遺憾。但一路上,在迷路的時候,總是接受到熱情正確的指路。寺廟經常空蕩無人,但納經處的主持總是溫柔相待,有問必答,掏出地圖指路,幫我打電話找住宿等。所以只要出發,困難的時候總能在最後得到幫助。「二人同行」空海大師無處不在。

開始的誦經並不流暢,從一點不會到慢慢開竅,這個過程是一個很重要的自省,慢慢悟的過程。程序搞烏龍,忘記了哪個環節,念錯,這又有什麼關係。佛祖慈悲。

日本有句古話:遍路即人生。走在這條路上,不僅走訪千年歷史,也能對人生有另一番領悟。遍路對現代人來說已經成為一種療癒的旅行。

這條全程約一千一百四十二公里的遍路道上,充滿著豐富的自然風土、溫潤人情、歷史文化和佛像文物。它會讓你見識脆弱、體驗虛無、而它也會肯定你的信心,教你看清能耐。然後它陪伴你,成為你的一部分,伴你步上真正的人生路。

 

徐楓簡介:

一九七六年生,江蘇常州人,美術教育專業。二○○三年移居日本,目前生活在香川縣高松市,二○一六年開始民宿和寫作。二○一九年在香港出版《烏冬面之國》。日本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