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搶我搶買廁紙

黃秀蓮

 

「口罩夠不夠?廁紙夠不夠?」家務助理這樣問,她是精明師奶,我漫應一句:「夠」,懶得去點數實際數量。正是庚子年春節,縱然工廠仍休息,新型肺炎的消息亦已春雷驚響,可是廁紙供應料不受影響,何必你搶我搶?翌夜,她再傳來相片,赫然見連鎖店外一車車廁紙給顧客搶購。

呀,一葉知秋,那麼其他超市的廁紙也成為搶手貨了。忙忙檢查存貨,櫃内只剩下兩卷,連紙巾也快用完,糟糕!心裏暗暗覺得不妙。次日大清早,趕去兩大超市之一,那兒離家一箭之地,但見平日擱廁紙的層架空空如也,只有手寫的通告,說廁紙、盒裝紙巾限買兩份,反映了超市提防瘋搶,採取防範了。

不敢怠慢,疾步往這屋邨的日式百貨超市去。那兒地方寬敞,平日相當喜歡那種悠閒購物的情調,此刻卻微微有點焦躁了。付款處的購物車上,未有廁紙影蹤,已經打了輸數,但始終要看個究竟──果然那如垛如垣的廁紙消失,教人聯想起融化了的雪人。

我不熟地形,找不到放廁紙的貨架,一問,答案竟然是賣光了。(資料圖片)

失落茫然的神情大概形之於色,旁邊女士一番好意,提醒說另一家此刻有賣呢。連忙謝過,幾乎以小跑的速度奔去。那兒在地鐵站另一出口,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平日不慣跑步,我有點氣喘吁吁了,終於抵達。超市在二樓,抬頭一望,喜見自動電梯有廁紙成捆徐徐下降,顧客把寶貝捧著、拉著、曳著,喜從天降似的,倒不嫌負荷太多,搬運吃力。既然有貨,我以為這回馬到功成了吧。

那超市位於鑽石型的屋邨商場,鑽石型的設計弄得空間窄長而多角,得深入腹地才看清情況。大批菲傭、印傭、嬸嬸等已推著車,一車,甚至兩車,車上全堆滿廁紙。每人買十包八包,即是約一百卷,以香港居住面積而言,怎能容納?她們儼如勇者,一臉勝利,游過彼岸,等候結賬。我不熟地形,找不到放廁紙的貨架,一問,答案竟然是賣光了。天啊!怎可以如此呢?此時仍早,超市開門不久而已。這是香港兩大超市集團之一,經驗豐富,既然昨天市面已呈搶購局面,焉能不限購?竟任由過量購入,不考慮公眾所需。

我立在擠迫的立錐之地,眼看人與購物車爭路,耳聽多角落傳來像回音的雜聲。希望頓失,且驚且怒,一切一切,都戰鼓般敲打神經,這兒充塞著爭先奪後的硝煙氣味,不復平日你買你的,我買我的。奪得十包的,面有得色,眼看別人一面彷徨,兩手空空,絕不會讓一包給人。此地也無謂逗留,我有點不適了。

到了下午,多跑一趟,在三家超市為穿的門限,再次逡巡,依舊無功而還。日間奔波,體力消耗,更兼燃眉之困未解,手頭上的廁紙僅夠幾天之用,心身交困,難道為了廁紙而病倒?唉,我叫自己安定下來。

奪得十包的,面有得色,眼看別人一面彷徨,兩手空空,絕不會讓一包給人。(資料圖片)

躺在床上,靜中思量,那一刻頓悟到梁啓超先生所說的:「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我後悔自己過份相信理性分析,忽略客觀形勢;處變不驚,變成處驚不變。

恐慌往往出自謠言,群眾若不盲隨,社會自然波瀾不驚。不憂不懼,不加入搶購行列,更不屑成為增添恐慌的份子,這種公民意識,當然正確。不過,背後一定要有儲備,儲備豐富,足以撐一段瘋狂且荒謬的日子;否則,別那麼高調了。當購物速度快於上架速度,貨架轉瞬空虛,人心一定虛怯,搶購只會越演越烈,直至民間儲備達致過飽和,上架速度追上了,搶購才會停頓,人心方能安定。

當廁紙成為稀缺物資時。(作者提供)

兩天後的早上,日式超市尚未開門,門外已經排了五十人,那行列裏頭有可憐的我。超市拉閘,職員引領,顧客魚貫而入,每人獲配給一包廁紙、五盒紙巾、兩瓶消毒濕紙巾。吃過苦頭,受了教訓,慶幸滿載而歸,原來買到廁紙不是必然,而是幸運、幸福。我安心了,哪怕身段卑微呢。

在工廠趕工,運輸無礙下,這輪廁紙狂潮,也接近二十天始回復正常。當冷靜遇上衝動,當理性遇上非理性,後果誰知?

 

黃秀蓮簡介:

香港作家,中文大學圖書館「九十風華帝女花-任白珍藏展」策展人。曾獲中文文學獎及雙年獎散文組獎項。作品有《灑淚暗牽袍》、《歲月如煙》、《此生或不虛度》、《風雨蕭瑟上學路》。其中數篇散文獲選為中學教科書教材。

下一篇

春天到了,我等著平安的妳(外一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