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敏之先生追思會——哀悼世界華文文學界的泰斗

張閱

香港作家聯會創會會長曾敏之先生於二○一五年一月三日上午,在廣州寓所溘然長逝,享年九十八歲。一月十六日晚,香港作家聯會與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在柴灣會所為曾先生舉行追思會,曾老文友聚集一堂,以表哀悼。出席者包括:中聯辦宣傳文體部周愛國副部長,香港作家聯會會長、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執行會長潘耀明先生,香港作家聯會副監事長黃維樑先生,永遠名譽會長貝鈞奇先生,副會長周蜜蜜女士及蔡益懷先生等。會場佈置素樸,白菊清供,曾老遺像慈藹祥和,旁立黃向明先生輓贈之花籃,輓聯:「音容不隨形影去,思聽教誨夢三更。」

追思儀式開始,眾人先為曾老默哀,再三躬鞠,送別曾老,氣氛肅穆。

「曾敏之先生是著名作家、資深新聞工作者,在新聞與文學兩大領域成就斐然。」潘耀明在悼詞中,概括出曾老風雲的一生,並讚頌曾老,致力促進香港文學的發展,親手創建香港作家聯會與世界華文文學聯會,並獲推舉為首屆香港作家聯會會長;又先後創立《香港作家》雙月刊、《文綜》季刊,為海內外華文作家提供交流的平台,成果極大。新聞工作方面,曾敏之先生於抗戰勝利後,發表紀實文學《談判生涯老了周恩來》,「洋洋七千字,轟動海內外」。潘耀明回憶曾老的教誨,「有所為、有所不為,是保持自我人格與自由的表現」,指此番說話「對今天文化人很有啟迪的意義。」

二○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晚,香港作家聯會與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在柴灣會所為曾先生舉行追思會,曾老文友聚集一堂,以表哀悼。(張閱攝)

接着,由貝鈞奇先生向這位「最尊敬的前輩」致敬。貝鈞奇頌揚曾老直到生命最後的一刻,仍孜孜不倦推動華文文學,晚年多番致電,囑咐貝先生繼續支持香港作家聯會與世界華文文學聯會的工作。「曾老一生艱苦,但堅持拚搏,這份精神將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貝先生感懷。

黃維樑先生與「曾老總」相識三十多年,亦師亦友。黃維樑感念,不管自己在香港、台灣或澳門任教,曾老總總是不忘關顧,愛護後輩,情義深重。一九七九年,曾敏之先生發表《港澳與東南亞文學一瞥》,作為學者的黃維樑指,該文對推進三地的華文文學研究,起着顯著的作用,成果豐碩。去年歲末,黃維樑曾到廣州華僑醫院探望曾老,想不到再見,已是天人永隔。黃維樑吟詩遙寄,敬別賢師:

絕玉聯珠廿五年,
作家香港喜相連。
詩歌小說散文庫,
講演座談參訪全。
揮筆修辭呈異彩,
抒情言志鑄新篇。
紫荊南卉梅花筆,
同在神州多禮賢。

再由周蜜蜜女士代表香港作家聯會理事會發言。同一位置,周蜜蜜猶記,香港作家聯會創會當日,曾敏之先生在台上談笑風生,音容宛在。曾先生與周家關係密切,是周蜜蜜唯一的表叔。周蜜蜜父親周鋼鳴參加左翼作家聯盟的翌年,便把曾敏之先生從家鄉接出來,介紹進入報界。曾敏之先生其後成了採訪中共抗戰問題的第一人。周蜜蜜主編《香港作家》八年,社長曾敏之先生對其要求嚴格,要她多刊別人的作品,少登自己的。「曾老一生英勇,永不放棄寫作」,周蜜蜜並感謝所有出席追思會的朋友。

潘耀明在悼詞中形容:「曾敏之先生(圖)是著名作家、資深新聞工作者,在新聞與文學兩大領域成就斐然。」(資料圖片)

追思會末段,由理事金虹女士誦讀各界所發之唁電:

「世界華文文學界的泰斗。長期以來,積極推進海內外中華文化交流,譜寫了華文文學走向世界的壯麗詩篇。」──國務院僑務辦室宣傳司。

「曾敏之先生的逝世是我國文學界的一大損失,他高尚的人品文品將永遠激勵着我們,我們永遠懷念他。」──中國作家協會。

「二○一三年,曾敏之先生為我會所屬巴金故居捐贈一批極為珍貴的作家書信,極大豐富了巴金故居的館藏。我們感謝曾先生的義舉,深深地敬佩曾先生的道德、文章。」──上海市作家協會。

追思儀式結束之際,作聯推廣部副主任張繼征先生朗誦悼詩《難忘握着曾老的手》:「……勉勵晚輩勤學苦練勤加油,吩咐大家再接再厲更上一層樓!」

眾人再三鞠躬,曾老千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