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皇宮欣賞藝術展

文浩

去年十一月中旬,我隻身前往澳門看藝術展。

二○一九年藝文薈澳有多場藝術活動,但在香港營營役役的生活令我錯過了大半。秋涼時節,我趕上藝文薈澳尾班車,到氹仔永利皇宮觀賞《永利藝賞──人間樂園》展覽。

藝術我所知有限,但能遠離煩囂,在如此有氣派的五星酒店下欣賞藝術展覽,倒是新奇又獨特。展覽場地大,人極少,由下車處徒步來到展覽處入口,需要轉幾個彎,略具神秘感。

場區大門口各藝術家簡介。(作者攝)

藝術作品曲高和寡,沒關係,看看入口處拉菲克.安納度(Refik Anadol)的《融化的記憶》(Melting Memories),以數據油畫、數據雕塑和光線投影呈現一個人正在流動的回憶。作品的外形會像腦電波一樣不斷變化,奇幻有趣。

展覽口處拉菲克.安納度(Refik Anadol)的《融化的記憶》(Melting Memories)。(作者攝)

走進展覽廳深處幾乎空無一人。《光環》、《方陣》……一幅幅畫作在發呆等待知音時,我想起陳之藩〈寂寞的畫廊〉內一句:「一位哲人說的好,人類的聲音是死板的鈴聲,而人間的面孔是畫廊的肖像。每一個人,無例外的,在鈴聲中飄來,又在畫廊中飄去。」他將「畫廊」比喻為人類的歷史,每個人都只是畫廊裏的過客,來去匆匆。是的,其實除了要採訪交稿或者需要靈感的藝術創作者,多少人會駐足這個畫廊長時間呢?

展覽現場。(作者攝)

但走往一樓另一個小展覽的途中我又想,很多偶然走進畫廊的人或許寂寞,但更多的是一心走進畫廊而接納寂寞的人。梵高說:「沒有什麼不朽的,包括藝術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藝術所傳遞出來的對人和世界的理解。」藝術創作的道路孤寂,知音者寡,但依然有這樣多人願意創作,足證明藝術本身自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令藝術家用創作呈現世界。

參觀《永利藝賞──後樂園紀》這個展覽令我感覺置身皇宮:門口有職員親手呈上關於展覽的簡介小冊子,踏上繡上龍凰的華麗紅絨地毯,沿路經過不少中式古雅花瓶,再加上酒店斥資四十一億美元堆砌出來的金碧輝煌,整個體驗與去一般藝術展很不同。這個展覽融合三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澳門著名油畫家蔡樹榮展出近作《無題》系列,藝術家胡松偉的概念雕塑作品《思》系列,和Rusty Fox從未曝光的《黑色標本》系列。展覽以一系列當代藝術作品,探討現今社會生活中的變遷與景況。

展覽沿路設置不少中式古雅花瓶。(作者攝)

離開展覽廳去吃自助餐,餐廳有落地玻璃,可以欣賞皇宮外的湖景音樂噴泉表演。一邊看躍動的噴泉一邊吃著美點,這種偶然的奢侈,就是生活的動力。

文浩簡介:香港人,愛吃也愛寫作,紮根香港,熱愛濠江。

上一篇

懷念住在太子站附近的好

下一篇

暢談好書迎鼠年 新春開卷萬事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