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談好書迎鼠年 新春開卷萬事通

潘金英

鼠年新氣象,好讀書的我,想趁此如意春光,向大家推薦兩本適合大小讀者的好書,邀你共暢讀!

好書其一:文學自娛  消遣繁華   

欣聞李浩榮新書《消遣繁華》出版了,我們熱烈祝賀他!

閱讀,是作者的分享,也是讀者的美好體驗。《消遣繁華》二百五十頁,內收人物專題八十篇,書中所誌,人物專題涉獵深廣,誌人寫事以文學為主,兼顧中化藝術,實在不簡單!例如:「朱少璋其人其文」、「陳國球感傷之旅」、「陳永明以沫相濡」、「身世飄零的陶然」、「劉再復的漂泊傳」、「黃春明的人生辯證」、「葛亮的民國情懷」、「王蒙講話錄兩則」、「訪馬悅然教授」等,談文說詩,讀此書內專訪,可想像這位文青敏而好學,聽作家就創作侃侃而談,問答題實在是有備而來──李浩榮筆墨及專業之緣,讓他這位年青特約記者,常常有機會貼近名家學者,針對人物、作品展開問答,向大師請教借鏡,也就是說,他關心和體會到文學家的人情物理,故提取揮放光芒,寫出不少反映出受訪者他們的文學特色和生活情味濃鬱的觀察。李浩榮的文字活潑、生動,善於藉由人物時事、景地和各種情愫融合起來,將人物集中其人格情勢之特別落墨,下筆有力,感其文情,細節動人,技法誌要,文章寫得真實而予人驚喜。

李浩榮著《消遣繁華》,二○一九年四月初文出版社出版。

日子正當繁華,緣何消遣?我雖無法確切知作者命名旨意,但《消遣繁華》含文學自娛概念,有「消遣」、「消閑」娛樂功能,文學活動可給人們帶來感官愉悅和精神享受。文學消遣自娛,又稱自樂、自適,意謂文學活動、創作和閱讀,是個人的消遣自樂,滿足個人感官和精神。其實,文學消遣自娛意識和觀念,可說與生俱來,詩歌起源時,即是自娛之具。魯迅〈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魯迅全集》卷八頁三一五):「人在勞動時既用歌吟以自娛,借它忘卻勞苦了。」

所謂勤奮出智慧,勤奮出天才;浩榮謙虛,實際是在寫作上兩者皆有,他很有天分,寫詩也寫散文、小說,曾在多屆青年文學獎屢屢獲獎;寫作有人間氣味接地氣;而其中所寫訪問稿更出色!文學功能可給作者讀者都帶來感官和精神上的愉悅,我感到當然不但是作者非獨樂而消遣自娛,因閱文章而書內人物自然走進讀者心目中了,可以肯定的是,文學就產生了互動互勵,《消遣繁華》已和大眾同樂了!文學流轉越來越似滾雪球兒,也成了我們生活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盼浩榮精益求精,接續寫出更多好作品來,與眾同樂。

好書其二:愛讀文言  語文提升 

常有人問我如何學好中文,老生常談:愛讀文言,語文提升。近喜獲黃維樑贈書《愛讀文言經典十二篇》,我細讀此書,內心欣喜,濃濃書香的冊頁,編排別具一格,選材精到益達,內蘊深厚,令人愛不釋卷。

談到學習中文最基本目的是傳情達意,語文中書面語就是「雅言」,「信、達、雅」之中的「雅」,著重詞語是否運用得精妙,我們一般透過讀書認識,可以學會雅言。以「楚」字舉例,除了楚國,楚字有痛苦的意思;詞語「施以夏楚」,是用杖捧打痛的意思。不讀書便不會用「悽楚」這形容詞;我認為書面語的表達能力博大精深,需要一定的修養和浸淫;中文絕不難學,試看歷代的好文章好詩詞,以文字表達人類心靈深處的感受和思考,比口頭說話來得深刻。

黃維樑、黃玉麟著《愛讀文言經典十二篇》,二○一九年三月文思出版社出版。

書面語又分為白話文(語體文)和文言文,其間遣詞和語句的結構又有分別,容易使人感到中文難學。但學中文應該重視書面語,讀通簡單文言文,看到好文章、好文句,懂得欣賞,語體文自然通順。熟讀歷代文言文精簡的文字,古文根基好,使人有中文基礎根底,一生受益。  

書中十二則文言經典,具有恆久的思想和藝術價值,精擷中國文化經典佳作,涵蓋春秋四子名作的精闢選段,如孔子〈論仁、論孝、論君子〉、孟子〈魚我所欲也〉、莊子〈逍遙遊〉、荀子〈勸學〉;和漢代司馬遷的〈廉頗藺相如列傳〉;三國時諸葛亮的〈出師表〉;唐代韓、柳的〈師說〉和〈始得西山宴遊記〉;宋代范仲淹〈嶽陽樓記〉、蘇洵〈六國論〉,以及王維、李白、杜甫的三首唐詩,和蘇軾、李清照、辛棄疾三首宋詞。

書的編排為黃維樑獨創的「愛讀式」(A-Reader Format,簡稱Arf):兩個緊緊相連的頁碼形成一個平面,平面上同時呈現原文、現代漢語譯文、題解、註釋、段落大意、點評;讀者無須翻動書頁,便能整體把握內容,特點是一目了然。

中文最重要是精要運用,可以用少一個字,就少一個字。古文根基好,使人一生受益。我認為古文教材不需多,但要好,教得深入。讀古文,不是計看了多與少,而是要深刻印在腦海中。學好中文,首要選取好教材,學習時要背誦優秀作品,例如背《論語》:「非禮勿言,非禮勿聽,非禮勿視。」其實很易唸;我中學時背誦了范仲淹之〈嶽陽樓記〉、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遊記〉、諸葛亮的〈出師表〉;到現在我還記得。古文文詞除了暢所欲言之外,清晰簡潔有力。相信只要學生能把所學深刻印在腦海中,就能掌握知識,就能把知識帶進生活中,就能提升語文,並活出好品格。我們不是刻意尚古,但中國的文學家實在是數不勝數,中華文化遺產實在是源遠流長,值得中國炎黃子孫誠懇用心來學;相信只要將此書反覆吟誦,爛熟於心,便是個好開始,可期與胸藏萬卷的學者們相互神交了。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潘金英簡介:香港公開大學兼任講師,香港作家聯會委任理事,香港藝發局文學評審。曾獲香港不同的文學獎:如童詩、故事、散文、小說及劇本寫作獎,近著有《心窗常開》、《兩個噴泉》等,現為文匯報寫專欄,客串主持香港電台文化節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