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麻雀的周末生活(組詩)

張培亮

 

陽光記

幾乎看不到星辰的天空下
暗自慶幸,陽光刺破厚重的窗簾
在我尚未睜開眼睛時
已從地板,天花板的折射中
進入我的身體
我把透明的魚缸端到陽
水與陽光的組合,讓我感到無端快樂
一定不能閉眼
我不能讓到達身體的陽光
在十二月,感到孤獨

 

作業記

兒子的快樂總隨著壓力來臨
比如周末來了,作業也就跟隨而來

眼痛,丟橡皮,作業找不到
兒子總能找到理由,延遲寫作業的進程

我的脾氣尚好
只有面對寫作業的兒子,才會無法控制

 

冬遊記

從這裏向西,就是陶沖湖公園
裏面的荷花很美,落葉正在歸根

從這裏向南,是很具特色的鐵路公園
火車頭與鐵軌是多少孩童的夢幻

從這裏向東,少荃湖風景正美
剛平整的湖畔小草忍著寒氣生長

從這裏向北,是地鐵的出入口
能把我們帶到這個城市繁華的地方

冬天的周末,去哪裏遊玩?
東西南北,兒子卻選擇了樓下的超市

 

砂礫記

大腦裏經常會出現關於砂礫的畫面
不是把玩的玩意,或是建築材料
沒有高貴的皮囊和內芯
只是意外出現又突然離去
碩大的場面裏,一次又一次
讓自己漸次迷失,或者失去思維
有風,帶著摧枯拉朽的姿勢
彷彿眼前的混沌世界裏,有一把大斧
小小的土丘毫無力量
隨著風的方向或南或北的移動著
沒有與繁華有關的一切
直到睜開雙眼,大腦清醒
我仍覺深處異地,一片砂礫

微笑記

想過很多次微笑,與純真有關
開心的,歡快的,老人的,孩子的

想到微笑,總能聯想到夢
在自己製造的世界裏,盡情地笑
瘋狂的,甜蜜的,溫柔的
黑夜隔斷了白天裏所有的不好
在自己的世界,我們築巢,飲酒
從一個天亮,睡到另一個天亮

 

細雨記

以溫柔的姿態來臨,哪怕是在冬季
如絲如酥,如月亮上掉下的桂香
將十一月的杏葉染的更黃,將
四季鐵青的劍麻,逗笑
還給這個世界一串白色的笑容

細雨裏的寒意,通過鼻腔進入身體
抖擻了精神,暢快了呼吸
眼前的一切都清新如初,讓人
忍不住閉目深思,恍如新生

 

透明記

給透明的玻璃,裝上透明的窗簾
從三月的綠開始,到十月的黃結束
其他的日子都是透明的,猶如
隔著透明窗戶的陽光
那灑在一地的,是風的憂傷
是鈴的聲響,是南風起時
落在地上的花瓣,是孩童走過的腳印
將地面,踩成一個透明的窟窿

期待能有一場來自北方的風起
用寒氣把孩童送進屋子裏
將花瓣吹入泥土,幻化成風
沒有陽光,也沒有憂傷
只有透明的玻璃,在期待著一場南風
將枯枝變綠,將綠枝變黃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張培亮簡介:安徽省合肥市作家協會、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見於《詩歌月刊》、《中國漢詩》、《河南日報》、《新安晚報》等報刊,獲第四屆駱賓王青年文藝獎,出版詩集《青春的圓點》、《逍遙五虎》,現主編《青年詩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