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木子

書法:唐至量。插圖:德文。(作者提供)

此時,如果你和我一樣,穿著一身緊身黑色夜行服,站在中銀大厦那座匕首般的大樓尖頂上。看著眼前的維多利亞海港猶如迷人、鬼魅般的妖。城市中數以萬計的摩天大樓是她的長髮,燈光在她的髮間閃爍,懾人心魄。那緩緩轉動的摩天輪,眼睛般的。是的,含情脈脈的香港,是她現在嫵媚的模樣。那麽就讓我們像電影中的蜘蛛人那樣,從大樓上一躍而下,飛快地越過街道兩旁熟悉的霓虹招牌,穿過德輔道汽車與電車交錯的街頭,在燈紅酒綠的蘭桂坊隱形,然後拐個彎走上石板街,站在大館的荔枝樹下,搖身變成身穿旗袍的溫婉女子吧。吸一口氣,習慣一下這種熟悉又陌生、日常與科幻交錯的感覺。我們居住的城市,這個魅力無窮、魔力四射的城市,神奇、詭異、不中不西、不洋不土的香港,怎能讓人不著迷呢?而此時我們要去見證一場早已不存在的優雅,那些曾經長久以來備受世人珍視的特質。 

我們從中銀大廈的頂尖,穿越半個城市來到此處時,陽光正略微移過高樓稍稍西斜。茶席一角的席花枝條斜斜伸了出去,在白宣紙做的席布上畫上了幾條花枝,淡淡如水墨般的空靈。花枝間的藍色繡球也因角度的關係,隨即在白宣紙變成幾朵雅緻梅花。黃國維在《人間詞話》提出「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與現實二派之所由分。」這茶席上的插花和席布上的倒影,是陽光運用綫條和淡墨的寥寥幾筆。大道至簡,就這幾筆已足够點睛。花的嬌媚、葉的鬱鬱、枝的線條,這些大自然贈予人類的禮物,美好而神奇。每一種植物都有自己的表情和形態。而插花的過程就是面對自然,通過造境來表現內心獨白,以境帶心,以造擬情的過程。手中的花獨一無二,如何彰顯個性,還原本真,成為藝術品,除了對花的喜愛,還要有一顆歸於自然的心。大凡藝術創作皆離不開「一切景語皆情語」的感情觸動,讓手中的花表現出獨特的「花語」,形成了不同的審美表現特徵。我看茶席上的插花,一花一影,兩種姿態,實在是妙不可言。席主布衣素手,茶客輕言細語。眼前疏影橫斜,暗香浮動。在優雅空白的今天,誰又能負擔如此的優雅?考夫曼說:「人人皆能優雅。」 

靜心聽哦,我們聽到的水聲並非簡單來自壺中變魚眼、變蛙叫的滾水聲。而是經過千百次輪迴之後,穿越整個天地來到我們身邊的宇宙使者。他們來自天空、湖泊,高山之巔或地底深層,而此時他們正在紅泥小爐上的鐵壺中作松濤之響,翻雲霧之氣勢,不惜粉身碎骨地撞擊著自己。

日本人在茶道中提出「一期一會」,在茶會中領悟所有的相會都無法重來,要竭盡全力地活在此刻,認真對待生命中的每一次。(資料圖片)

茶已取出,放在作茶則用的黃色宣紙上。供茶客輪流欣賞。這種學名非常好聽的「鳳凰單叢」茶,有俗名叫「鴨屎香」,一個被人牢記的俗名背後必定是被詛咒的妙麗佳人。茶則上的茶葉烏綠油潤、條索粗壯。細微處,葉紋扭曲著,集合天地靈氣的修行。此時,紅泥小爐上的宇宙精靈化為翩翩公子,去邂逅一場等待。這相遇是如此的美妙,宇宙中的輪迴,千年一回。日本人在茶道中提出「一期一會」,在茶會中領悟所有的相會都無法重來,要竭盡全力地活在此刻,認真對待生命中的每一次。是啊,當下的時光不會再來了,眼前的那個你即便來日重聚,必不是今日的模樣。茶和花在這裏有著異曲同工之效,人和自然的交談。席主奉茶說:這茶中的清、香、甘、活,唯有「活」不好講,在悟。沖泡後的「鳳凰單叢」湯色橙黃明亮,高山野韻撲鼻。這一口,入喉爽甜柔順,滋味醇厚,回甘綿綿。茶香似花若蘭,從來佳茗似佳人。 

這場花幽茶趣設在香港文化館演講室外的冰冷走廊上。如果我說的冰冷走廊讓人覺得這樣的環境有何清雅可言?那麼請看神來之筆。四君子中的竹擔當起間隔的作用。這大理石地面,玻璃鋼窗白牆的空間,因為有了竹子,一切都生機盎然起來。竹子在斜斜陽光下把自然環境移入室內,竹影就在大理石的冰冷走廊上鋪上了一幅天然的水墨。客在畫中喝茶,仙人一般坐在草墊上。而這竹子,並非全部翠綠,有的已有黃葉,有的呈枯萎狀。我喜歡這樣的自然,日本美學中侘寂(Wabi-Sabi)的表現。在有缺陷的事物和不完整的形式中表達內在的真實。主人原可以選用翠綠的竹子,因為有了黃葉、有了枯枝,更有了歲月感和屬於歲月中的孤寂和故事。 席散清場。手一揮,麻布茶巾取下,露出博物館平時的長條凳子。信手捏來的大師手筆,運用身邊器物,自然布景,在人與周圍事物中尋求和諧關係。其中點滴,無不包含著東方思維中的天人合一和日常修行。

和我一樣,你正在見證一場優雅。這世間美妙的東西,不少不多。這世間的路不短不長,正好讓我們去看沿途的風景,去體驗人間的美好和缺陷。侘寂告訴我們,人間並不完美,讓我們感謝生命中的每一次遇到,好的或者不順意,去體驗、去接受、去享受並學習,讓自己和心靈、和自然對話。旅行、寫作、泡一壺茶或者跑步、工作、坐在擁擠的地鐵上,聽風從縫隙中傳來怪獸般的呼嘯聲 。 

小記:二Ο一八年深秋的一天,我應香港茶文化院院長葉榮枝先生邀請,參加了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辦的「花幽茶趣」品茗雅賞分享會 。見證了一場化腐朽為神奇,化冰冷走廊為溫馨茶室的優雅盛事。在優雅空白的今天,誰又能負擔如此的優雅?考夫曼說:「人人皆能優雅。」

木子簡介:原名李俊。香港作家聯會會員,其各類文學作品和學術論文散見於兩岸四地教科書、文學雜集以及學術論文庫,有影視及海外報紙專欄合約在身。著有散文集《遠去的風景眼前的你》、小說集《開到荼蘼》等。以職業出版人身份出版校本教材和教學電視超過一百多部,以推動中國文學、弘揚中國文化為己任。為全面推行香港免費教育,用教育解決各族裔跨代貧窮問題做不懈努力。

下一篇

一隻麻雀的周末生活(組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