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王臺前的幽思

徐國強

一塊橫向長方形的巨石,上面鐫刻著「宋王臺」三個大字,靜靜地立在九龍宋皇臺道一旁的公園盡頭,讓來往的人們觀摩憑弔,發思古之幽情。

此時,我聽見從七百四十多年前歷史的深處,發出振聾發聵警世的鐘聲!

南宋,一個偏安江南的朝廷,主政者不思北上收復國土,而沉溺於歌舞昇平,「直把杭州作汴州」。繼北宋滅亡約一百五十年後,北方的金元王朝的鐵蹄,踏遍大好河山。兩個小皇帝,千里逃亡直至南海之濱的一隅九龍半島。據說,當年皇帝和護兵曾經停駐在這塊大石下喘息。西元一二七九年,崖山一戰,南宋全軍覆沒,最小的皇帝宋帝昺,由大臣陸秀夫揹赴蹈海而亡,南宋壽終正寢。

「千古興亡多少事」,鑑古可以知興替。雖然南宋也有不少忠臣勇將,卻一個個壯志難酬,不是被莫須有的罪名害死,就是鬱鬱不得志悲憤而逝。多少年過去了,南宋那些無能的皇帝,連同那些善於阿諛奉承、陷害忠良的奸佞,早就「爾曹身與名俱滅」,而那些含憤而逝的忠勇豪傑,仁人志士,卻是人中之龍,他們的骨氣和精神,猶如長夜不滅的燈火,越發光芒萬丈。

民族英雄岳飛,不僅留下了壯懷激烈的〈滿江紅〉:「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激勵著中華民族一代一代奮發有為,敢為人先的開拓精神。他也有「好水好山看不足」的豪情壯志,懷著對祖國河山的無限熱愛和深情,以身許國,堅貞不渝。

愛國詩人陸游,一生寫了九千多首詩。他在彌留之際,仍然心懷淪喪國土未能收復,寫下流傳千古的示兒詩:「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強烈的愛國之心,是他一生愛國思想和詩作的總結。「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表達了詩人一心報國卻壯志難酬,既是詩人個人的遭遇也是當時民族命運的縮影。

愛國將領、宋詞豪放派傑出代表辛棄疾,曾經於萬軍之中取叛徒首級,忠勇無雙。他在南歸後獻《美芹十論》,抒收復中原的將帥之論。他一生以恢復為志,以功業為許,卻命運多舛,壯志難酬,只能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於詞作之中。他推崇「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建功立業的孫仲謀,呼喚出壯志難酬、英雄遲暮的悲憤心情:「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民族英雄文天祥,在國家危難之際,奮起抗戰,不幸被俘,面對威脅利誘,視死如歸。「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慷慨激昂的詩句,永遠在中華民族歷史的天空中光芒萬丈。「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那些歷朝歷代高唱著〈正氣歌〉走向永恆的先輩們,築成了中華民族的鋼鐵長城,屹立在世界的東方!

前赴後繼,永不言敗!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曾經災難深重,受盡欺凌,終於迎來了輝煌燦爛的新時代!

宋王臺,默默無語,它陷入了沉思。......

二Ο二一年七月於香港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徐國強簡介:香港作家聯會永久會員、香港書評家協會榮譽會長。

上一篇

編後語:在生命裏擁抱一道道文化風色

下一篇

行走伊賀忍者之國、芭蕉誕生之地(外一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