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實至名歸的孩童節

段玉梅

這幾天恰逢趕上雙節,街上處處顯示歡樂的氣氛,因為正好趕上六一兒童節與端午節。當然在我的記憶裏,每逢端午節,這樣傳統的節日裏,我們家父母定然少不了包粽子,給子女們買新衣服,手腕上佩戴五彩線以及民間老藝人,用匠心獨特且祖傳精湛的技藝,手工製作而成的神態各異、繽紛多彩的布貼胖娃娃,它們作為一種吉祥物,賦予醇厚而美好的寓意——辟邪驅災的。這些布貼胖娃娃,有童子坐蓮、手持金箍棒的孫悟空、八戒啃西瓜、哪吒鬧海以及十二屬相動物彩繪圖的布貼畫,經過民間老藝人精湛的技藝,栩栩如生的表達出來,專門擺在門前的攤位上,以便街上的行者圍攏觀賞著,只要看到中意的飾物,就會為自家的孩子購買回家,用紅絲線繫著布貼胖娃娃挂,作為一種美麗的掛飾,佩戴在孩子們頸項後背上,這是必不可少的生活環節。

每逢端午節來臨之際,作者母親喜歡購買新衣服、布貼胖娃娃給作者等子女當節日禮物的。

每逢端午節來臨之際,母親不僅喜歡購買新衣服、布貼胖娃娃、五彩線給我們當節日禮物的。母親還喜歡購買蒲扇、栀子花、艾葉。那時家裏沒有電風扇,蒲扇是為了盛夏之夜驅暑乘涼的,栀子花是為了佩戴胸前的,艾葉是驅除驅趕蚊蟲的。母親還要購買粽葉、糯米、紅糖、紅棗、紅豆、蓮子、花生等備料,以便在端午節之前,專門用來包裹粽子之需。母親將粽子包好、蒸熟後,還要挨家挨戶將它們送一點給鄰友的孩子們品嘗一番,還順道帶上自製的五彩線,且一同分給鄰友們的孩子手腕上佩戴,雖說母親的悅美他人之舉,細微而平凡,可她卻甜美在心裏,送人玫瑰,手留餘香。其實,那種鄰里之間,你來我往的人情禮節,極為融合相處中,我深切感受到了淳樸至親的情意,無論哪一家鄰友,跟我們家人皆是非親非故,只是端午節時,鄰里之間,你一碗粽子,我一條五彩線,品嘗你家的粽子,食之香甜,佩戴上我家五彩線,在孩童之間嬉戲逗樂玩耍,以及鄰友之間互道吉祥安好的同時,也讓彼此之間連接上了深厚的情誼。

按理說,無論從文化傳統上的外觀表現形式,還是如常百姓飲食上的生活細枝末節,上至風土人情,下至節日習俗,我們從小耳濡目染,親歷見證過童年時期的端午節,才是我們中國所有孩童時代,真正意義上的孩童節。每逢端午節時期,母親購買的蒲扇、栀子花、艾葉,只要房間裏隨處可見,馨香四溢,還有母親包的粽子,蒸熟只放在一隻瓦盆裏,用涼開水養護著,等待著我們放學回家時,隨需隨拿開口即食。我知道,端午節又要來了,那才是我們童年時期,一個真正的節日——至實至名歸的孩童節。而這個節日,吃喝玩樂融於一體,對孩子們來說,並不亞於過年時穿新衣戴新帽,歡欣愉悅的心情,難以言喻。那番濃郁的情意,亦如昨日歷歷在目,蘊藏在我兒時的記憶中,無論時光如何變化,都不會泯滅。在當今都市生活中,只要每每觸及這樣的畫面,都是溫馨與快樂的!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段玉梅簡介:自由撰稿人,從一九九六年開始發表作品,迄今為止,作品散見數百家報刊雜誌。二○○七年加入為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二○○九年南下打工,僅為家人而謀生,有幸成為打工一族;二○一二年至現今宜居東莞職業技術學院;二○一七年被聘任為廣東省東莞市作家協會松山湖分會理事。

上一篇

嚴重時刻:夢魘和希望中的庚子春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