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治閣電影的浪漫

潘明珠

最近重看希治閣的《迷魂記》,感覺大師的電影歷久仍耐看,魅力非凡。大多數人談論希治閣的電影,常常集中在其高度的懸疑,緊張的氣氛控制,及如何改變觀眾情緒等等獨特的技巧,當然這齣《迷魂記》同樣具有這些技巧,佈局巧妙,扣人心弦,但我更為它當中滲透的浪漫情懷而感動。

希治閣的《迷魂記》

此電影改編自一部小說,原著故事主要分兩大部份,前半部講占士史釗域飾演的史葛受命跟蹤友人之妻(金露華飾演),因金露華有自殺傾向,直至後來史葛愛上她,並和金露華從教堂墮下。後半部則描述史葛遇到一個與死去的愛人相貌相似的女子,自稱朱廸,然後敍述他怎樣企圖在朱迪的身上,再造逝去的愛人的形象。最後發現兩人竟是同一人,結局可說出人意表。但電影中的佈局,則作重新安排,希治閣為了加強懸疑和浪漫,寧捨棄出奇的結局;於是在電影後半部開始,當史葛與朱迪遇上時,朱迪的真正身份便馬上揭露了;不過,導演只是向觀眾揭露,史釗域飾演的史葛仍是懵然不知的。這樣,懸疑便來了,觀眾會很有興趣的追問,史葛發現真相時會怎樣呢?這才是導演想主要控制的思路。原著的懸疑只在於史釗域個人的疑幻疑真,不能肯定朱迪是否死去的愛人。這於電影是不夠強的,不足以扣緊觀眾的情緒。希治閣大師處理得果然不同凡響。若由普通導演來拍此戲,可能此段戲最多不過是一個愛情故事的續集吧了。

撇開懸疑不談,其實希治閣很多電影,皆以浪漫愛情作為基素。《迷魂記》瀰漫着人鬼戀的浪漫氣氛,占士史釗域的痴情,金露華的飄忽不可捉摸,都令人眩惑。開始的時候,有一場戲,史釗域跟着金露華到墳場去,希治閣就利用了霧鏡來製造出那種神秘魅幻的感覺。史釗域帶後來的朱迪去買衣服、試穿鞋子,企圖把她扮成和死去的愛人一模一樣那段戲,導演都處理得很巧妙,史釗域就像一個愛得發瘋的人。

驚悚大師希治閣

看另一個例,在希治閣的著名電影《後窗》中,這後窗天地其實就是一個世界的縮影,那裏有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但共同點都是有關愛情的。其中「寂寞芳心」小姐每天都獨對着酒杯解愁,因為沒有愛人。另外一個窗內是一對新婚愛侶;此外,還有獨身的音樂家,天天彈奏愛的樂章,芭蕾舞星周旋在她不愛的人之中。至於在後窗窺望的占士史釗域,則為了結婚問題而煩惱。還有另一齣希治閣的電影《鳥》,當中的人物都陷於絕望處境,但愛的連繫仍存在,雖然可怖的經歷由鳥群而來,最後主人公還是把兩隻小愛鳥帶走,象徵愛能逃過災難,得以保存。這些有關浪漫愛情的細緻描寫,都使希治閣的影片更添魅力,也令故事本身的意涵更加豐富。

希治閣的著名電影《後窗》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潘明珠簡介:中英日文翻譯、香港作家聯會理事、大細路劇團董事,任香港康文署文學專業顧問、香港書展文化顧問。著有《心窗常開》、《三棱鏡》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