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懷念,恩師趙令揚教授

孫慧玲

二○一九年六月十九日,收到同學短訊,驚聞恩師趙令揚教授辭世!早前,同學們還說要約教授飲茶見面,可是,就在六月十九日凌晨,教授卻因腎臟和心臟問題病逝了。當年任教港大中文系的老師,陸陸續續仙遊了,最後仍在世的趙令揚教授,也走了。聽到噩耗的那一刻,眼淚控制不住了。

在港大中文系,我何其有幸,遇到三位教導我愛護我的恩師。系主任馬蒙教授嚴肅雅爾,畢業後,我申請讀碩士,立即獲馬教授接受,收為弟子,研究小說,可惜後來因為教學工作太繁重,研究未開始,便打退堂鼓,對不起馬教授;何沛雄教授的駢文和唐宋散文課,是我很喜歡上的課,何教授也很欣賞我這個學生,知道我出書,不但為我寫序,還推薦我加入作家聯會及擔任青年學藝比賽評判,後來,更答允做我的兒童文學博士論文導師,研究大綱擬訂了,何老師也和我討論修改好了,可惜我的研究進展緩慢,何老師不久便因癌病去世,現在回想,實在愧對何老師。

言傳身教 春風化雨

趙教授的歷史課是最有趣的了。他超強的大腦中,盡是珍貴的資料,他上課,不用看講義,歷史事件娓娓道來,條理清晰,引經據典,涵蓋文史哲,妙趣橫生,引人入勝。他說得投入,學生聽得津津有味,不但印象深刻,更受到感染,產生對歷史,尤其是明史的興趣。我想,畢業後教中史課,能夠說得生動,講得明白,吸引聆聽的風格,就是受趙師影響的。趙教授深受庭訓,經常跟父親討論學問,諸如名家名句、歐洲藝術文化天文、希臘神話,無不涉獵,故任何範疇、任何經典,手到拿來,揮灑自如,我哪能學得到?教授愛書如命,他曾經喜孜孜的對我說,他在旺角地攤執到一元一本的古書珍本一套十冊,馮平山圖書館出價一千元一本請他轉讓,他也不捨得。對他的識見,他的鑑賞力,他對文化的珍視,我只有驚嘆,只有拜服,覺得做學問,正該如此。

教授是潮州人,重孝悌,孝敬父母,教導弟妹。讀大學時,已知教書補習掙錢,減輕父母的負擔;留學澳洲和在雪梨大學任教時,家書不絕,還每月準時寄家用回家,供養父母,資助弟妹零用錢和升讀大學。教授也是超好丈夫,對家庭盡心,下課後買餸、煮飯、洗衫、湊仔、打掃,事事親躬;白天上課吃自備的花生醬三文治,回家則煮三餸一湯。生活勤儉,隨心而吃,不做運動,我還記得,他說過:「吃飯最緊要有一條好魚,飯後歎壺鐵觀音……」

趙教授春風化雨,潤物無聲,愛護提攜年輕人,全心全意,造就人才。他擔任高等會考中史卷主考,審核考卷,心存公正,下手寬鬆,讓年輕考生有升讀大學的機會。一九六九年,教授回到香港大學中文系執教,直到二○○一年退休為止,服務三十二年間,先後擔任中文系主任、文學院院長,桃李滿門,學界揚名,交遊廣闊,以誠相待,學者商人廠家,皆可為友。他更是籌款能手,得到查良鏞教授和徐展堂博士等知名人士捐贈巨款,在中文系增設不少新課程,聘請年輕學者,使中文系年輕化,一新中文系面貌。在八十年代,我辭去教職,回港大教育學院讀碩士,趙教授知道了,叫我回中文系做導師,我戰戰兢兢,接受挑戰。八九民運後,我決定回到中學教書,攢多點錢應付日後局勢所需,不懂事地多次婉拒教授的挽留,但教授並沒有惱我不給面子,當中文系開了新科目新教席,他即通知我申請,教授恢宏大量,對學生的提攜,實在使人銘感五內。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教授配合國家政策,辦學術研討會及邀請學者訪問,他命我負責茶會,讓我有機會出席交流會,增廣學術知識。

作者與趙令揚教授。(作者提供)

女兒結婚時,我請他參加婚宴,席設尖沙咀喜來登酒店,我永遠記得,他從扶手電梯上來時,看似腳步浮浮,面帶病容,他告訴我他身體不適,發燒了,不吃飯了,原來他是專程過海來恭賀我和家人的,他交了禮券便走了,我要送他下去召的士,他拒絕了,還說我穿著禮服不方便,我眼睜睜目送他踏上扶手電梯下去時,感動得下知所言,教授慈父般的愛,叫我如何報答?

教授退休後,我和同學或同事約他飲茶見面,他無不欣然答允,即使他後來身體健康出了問題,也不會推卻和學生見面。他鍾情念舊,快樂開朗,閒談之間總流露著一股英氣,談起港大各人各事,常使人如沐春風,他對學生只有真情與至誠,全無架子,無所不可談,使人舒服自在。教授或許不知道,他那胖胖笑臉的親切,爽朗笑聲的豪邁,那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襟懷,正深深感染了學生。

一代師表 與世長辭

知道他要靠洗腎延命,即使常常掛念,但也擔心他的健康,想約他吃飯,又怕他行動不便或加重他的病情。上月,實在按捺不住了,和旅居加拿大的同學相約,待她九月回港,一定要約教授見面,想不到,原來他已經心臟有事,大血管淤塞了,心室也有血塊,隨時有中風的危險!據教授兒子悼文所說:教授在深切病房,還掛念著要幫忙朋友,忙於致電找A君,囑咐兒子打電話給B君告訴他OK,通知C君有關孫女入學的事,他已經辦妥了……教授有豪俠氣蓋,仗義助人,從不猶疑,這麼一個重情義的好人,遽然而逝,怎不教人揪心難過?

看著靈堂上教授的遺照,豐滿的面龐、黑框眼鏡下嚴肅的表情,但是,我眼中浮現起的卻盡是他親切的笑臉、耳邊響起他爽朗的笑聲,音容宛在,眼淚忍不住在眶中打轉了。不了解他的人,以為他性格嚴厲,行事霸道;事實上他性格豪邁,愛護家人,眷顧學生,關心朋友,是學府裏的當代豪俠。他心思縝密,戀戀情深,在他臨別的日子中,他還預備了英語致謝辭,感謝大學對他的信任和眷顧,感謝醫院上下對他的照顧,感謝各位出席喪禮的朋友嘉賓,最後逐一唸出家人的名字,感謝他們的關愛與醫治……讀來字字親切,情深款款,他面帶微笑,顯然眼角隱含著淚光……

趙恩師,能夠遇到您,是我學業和事業上的最大幸運和幸福。

趙恩師,多謝您!您的教誨與提攜,鼓勵我在兒童少年文學創作,我永記不忘!

在這教育失衡,為歷史科通識科爭拗的年代,使人更握腕慨嘆:哲人其萎!良師安在?

恩師,永遠懷念您!

作者與何沛雄教授。(作者提供)

後記

我的第一本兒童少年故事個人故集《跳出愛的漩渦》,得趙令揚教授賜序;

第二本兒童少年故事個人故集《真愛在校園》,得何沛雄教授賜序。

(轉載自灼見名家二○一九年七月十一日文化欄)

孫慧玲:著名兒童少年文學作家,出版作品逾60多種,多次獲獎。為兒童文學及創意教育學會會長,致力推動閱讀與寫作及親職培訓,多個閱讀與寫作包括中國中學生作文大賽香港賽區評判,小學中國語文教科書編審、多種兒童少年雜誌及讀物出版顧問,創辦多種兒童少年閱讀、繪畫及寫作大賽、饒宗頤文化館活動顧問、香港書展兒童文化日特邀活動策劃及講者、香港立法會教育角故事書作者及前教育活動顧問,香港童軍229旅創旅旅長及顧問。香港大學榮譽文學士、教育碩士,曾任教於中學及香港大學多年。喜愛兒童,全心全意,為可親可愛可敬的兒童服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