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話

潘金英

妻 : 我躺在床上,躲在被窩裏攬緊枕頭。突然,有人用力的拍打我,試圖拉走我。我迷迷糊糊地從夢中醒來,看見丈夫在我面前,他的嘴巴在動,卻啞口無聲,真奇怪!

後來,丈夫用紙筆以書面形式告訴我:「起床囉!要開舖了!」而我就一臉無奈告訴他,鬧鐘並沒有響鬧!

他於是和我前往醫院了。

「什麼?我聾了?」醫生也用紙筆書面告訴我。

我大聲叫:「不可能吧!」我十分激動。

一段時間內,我都接受不到這個殘酷的事實,但是總要繼續生活,醫生叫我配耳聾機助聽器,我只好點頭,我只可變得更堅強。

夫 : 妻子聾了!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妻子觀看的卻是無聲的節目,無奈未能好好傾談、分享,真是沒趣。她看我唇形,學辨別說話暫時解決,但我決定為妻子訂製小型的助聽器!

手機響動,大姐發來信息,約我取機。

同妻子出街,她站在人來人往的西洋菜街,卻寂靜而無聲。眼見大姐在前,她心急越過馬路,險被車撞,幸好我抓著她。

大姐衝前來,露出緊張的神情,一知她小妹耳聾,都愕然了。

我們路經老媽家,我猶豫了一會兒問道:「可否跟外母說?我想介紹她這耳機。」

當時,我純粹希望幫多一下忙,大姐點頭肯首答允。我們上老媽家,老媽和小妹各自各地自說自話,似配合得毫無敗筆;她倆互相拍拍肩膀,心領神會。母女間是不需多說話,很多事在心中相知。

我收到她們的心聲,一副耳聾機,令她們亦收到我的心聲,而且不用再猜估別人說甚麼。

世界不再寂靜,不須再喃喃自語,我們都心滿意足,百感交集。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潘金英簡介:香港公開大學兼任講師,香港作家聯會委任理事,香港藝發局文學評審。曾獲童詩、故事、散文文學獎,於文匯報及校園報寫專欄,客串主持港台文化節目《創意寫作學滿FUN》。著有《詩韻小珍珠》、《心窗常開》、《三棱鏡》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