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母

 

熊 達  海外遊子

母親石新芝,是農村婦女典型。賢淑儉樸,心靈手巧,勞瘁終身。上奉公婆,下撫子女,將一個貧窮的九口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讓父親專務農事。父親耕作辛勞,所得菲薄,將近一半收穫要交田租。

我家主食是紅薯,一日三餐,薯佔其二,花樣頗多。鮮薯、乾薯、薯絲、薯片、薯米、薯粉、薯角,都由母親操辦。稻麥登場,也能吃些米麵。逢年過節,還會磨豆腐、打糍巴、蒸年糕。平時則是糧菜混雜,粗細搭配。紅薯飯、南瓜粥、碗豆麵、青蒿粑等,節省糧食又可口。祖父犯胃病時,便開小灶,蒸一碗米飯或煎一個麵餅。每年還會餵一、二口豬和十來隻雞。雞蛋用來換油鹽或給病者調養。賣豬得錢添衣物。

母親會紡紗織布,出嫁時帶來的織布機,用了二十年。她還會縫衣服、做鞋帽;一家人的穿著,多出自她的巧手。她做閨女時學過刺繡。出嫁時繡了一方披肩,後來用作摇籃被蓋,上面繡一首詩。我在襁褓中讀了這首詩。詩曰:「走盡天下遊盡山,百般道路百般難。南京有個靈谷寺,湖廣生成武當山。四川峨嵋有一景,天心地膽在河南。借問君子何處好,手中無錢到處難。」

母親沒有讀過書,卻能講許多故事:董永賣身配仙女、梁山伯與祝英台、許仙和白蛇、包公鍘陳世美等,母親都能娓娓道來,這要歸功外祖父石志遠。外公是個戲迷,鄉村唱社戲,無論遠近,他都會前去擠台口。聽戲歸來就將劇情講給他的獨生女。若干年後,母親再口傳給我們。

母親積勞成疾,五十六歲便離開我們。

六十年前,我在夢中見到母親。立即寫詩記夢:

恬靜仲夏夜,天風吹戶開。貪涼正好睡,忽覺影徘徊。親切喚兒聲,驚喜慈母在。敬牽慈母手,問從何處來? 母言住鄉間,養雞兼種菜。聞兒遭不幸,車禍失同偕。死既不復生,兒應有新愛。可憐兩稚子,他們乖不乖? 兒請母寛心,新愛在上海。德厚學識廣,端莊好人才。懇談情正濃,忽聞呼奶奶。兩孫如小犢,爭撲祖母懷。母喜兒亦寤,東方尚未白。青蛙鳴戶外,明月照窗台。

 註:今年歲在辛丑,為先母石新芝一百二十周年冥壽,謹撰此文紀念,時年九十三。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熊達簡介:一九二九年,出生於湖北黃石市大冶大箕鋪一個地道的農民家庭。香港作家聯會永遠會員,香港政治、經濟、文化學會顧問,是資深的新聞工作者、詩人、時事評論員。著作散見中國大陸、香港、新、馬、泰、菲、美、加、法等地中文報刊,約兩百萬字。

下一篇

「人生看得幾清明」 ——清明節的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