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任務

林 馥

在熒幕中出現很多障礙物,有殞石、宇宙風暴、電磁波及被棄置的機械人屍骸。

「小心,數碼!」

「放心我會避過這些障礙物的。」一個頭上有天線及臉上有鐵絲傷疤的男子說。

「數碼,還有多少時間到達卡路里星球?」臉色鐵青而且樣子看來很嚴肅的男子問。他是銀河拯救隊艦長高政道。

「還有三十分鐘,艦長」

「又收到緊急訊息!」一個女郎說,她的頭髮用負離子弄成的火紅色,樣子像六百年前的宇宙超級新星科科加西。

「甚麽訊息?桑娜!」艦長高政道問。

「是死亡死亡死亡,又是喪B……」桑娜說。喪B是銀河系中一名患有思覺失調的長期病患者,他睡醒沒事做就會撥銀河九又二份一頻道來廢話連篇,弄得銀河頻道的線路繁忙,令銀河拯救隊疲於奔命。

「將他的線路飛到一個空置的星球中。」艦長說。

「數碼,將飛船加速!」

「是,艦長。」

「進入卡路里星球大氣層了!」一個矮小的男子說,他叫波子,是小機器人,樣子像撒亞人第二代。

 

飛船以光速飛行,熒幕前的障礙物沒有出現了,反之而來是一條長長的黑道。

飛船降落在卡路里星球上,這個星球被人喻為三不管的空間。所以很多宇宙綁匪或宇宙叛軍都躲藏在這裏逃避執法人員的追捕的。

艦長高政道與他的隊員,機械人數碼、價真貨實女複製人桑娜及後備小機器人波子,他們屬於非牟利機構的銀河鐵道拯救隊,在銀河系中任何生物如遇上危急事情可以向銀河九又二份一頻道求助。這類服務費用全免的,就因如此很多星球的生物都濫用這項服務,例如接過卡樂B星球人要求他們協助核對獎券或查詢哈雷彗星回歸時間表,這類是不屬於他們職責範圍的工作。雖然有十個求助者有九個不是他們服務範圍,但他們都不能掉以輕心,不能對求助者拒於千里之外,因危急事件不是頻道上可以判定出的,他們都要親自到事故現場調查,方可結案陳詞的。

 

他們各自取起巨型武器,巨型武器在他們手中又很快縮小成為微狀武器。

他們走出了飛船外,迎接他們是一群有兩個頭的星球人,他們看見有火紅色毛髮的單頭生物而且是高矮不一似乎十分害怕,有些膽小的雙頭小孩更驚嚇得躲在他們的母親身體後。這是不足為奇的,非我族類的總容易被視作為怪物的,正如在地球上看見罕有的兩個頭動物,也會被地球人視為怪胎動物。桑娜更聽到雙頭小孩說她只得一個頭看來十分怪異及恐怖。

「是誰打求助頻道?」高政道問他們。他猜想又是虛報案件了。

「是我,我的兒子被惡狼擄走……」有一名雙頭人從雙頭人群中擠出他的雙頭來說。

「有目擊者嗎?」高政道問及向眾多的雙頭人審視。其他雙頭人立刻驚恐退開了,看熱鬧每個人都喜歡,但說到要當目擊證人就免問了,搞不好惹禍上身會招來殺身之禍的。

「他們都見到我的兒子被擄的,但他們全都害怕惡狼會報復所以不敢說話吧。」

「說出你兒子的DNA解碼圖及防冒密碼。」桑娜問。這是追查失蹤人口的手續。

兩頭人說出了他兒子的DNA解碼圖及防冒密碼後,高政道艦長與他的隊員開始發射電波去追蹤了。

 

「找到了他的位置了。在東南偏南百公里一個小山谷上。」小機器人波子讀出。

「開始行動!」艦長發出命令說。

拯救隊隊員全肩負輕型飛行器向山谷飛去。為了把握時間,在飛行途中數碼開始在宇宙資料庫中搜尋惡狼的個人資料。

「惡狼十五歲,是三三五巒星球的頑童,出身單親家庭,過往屢次傷人及逃學,有過一次持械行劫,曾被判入勞改營,在三個月前移居來到卡路里星球。」數碼讀出。

「他為什麽要捉走雙頭人的兒子呢?」高政道問。

「可能他妒忌他有兩個頭吧。」桑娜猜想說。

他們飛到山谷上,四周黑漆漆一遍,機械人數碼啟動紅內線及生物熱能探測儀,他發現了……

「雙頭人被綁在一棵大樹上,四處纏有炸彈。」數碼說。

「炸彈是甚麼型號?」艦長問。今次真是棘手了,還以為可以早一點放工。

「是一觸即爆型。」數碼說。

正當他們束手無策的時候,眼前出現一隻狼頭人身的惡狼,他更哈哈大笑出來。

「你們全是廢物,宇宙超級銀河拯救隊只是虛有其表,哈哈。」惡狼出口就是傷人。

「狼口長不出象牙。」桑娜反駁他說。

「他腎上腺素開始上升,腦部充滿殺氣!」小機器人波子向惡狼全身掃描出說。

「死到臨頭還神氣,我手指一按他就炸成碎片了。」惡狼兇巴巴地說出。

「小心說話!」高政道用唇語向隊員提示。

「狼大哥,你為什麼要捉雙頭人的兒子?他有甚麼開罪了你?」桑娜用柔和的聲線問他。火爆的言詞只會加速問題惡化吧。

「他嘲笑我只有一個頭,他說我是怪胎,他歧視我是三三五巒的低等民族!」惡狼憤憤不平地說出。

惡狼說的話,桑娜也遇過,來時她曾聽到有雙頭小孩說她是單頭怪物。令她很不開心,但有時候從另一角度來看,雙頭人來到地球,雙頭人就反被人類歧視為怪物了。因物以罕為怪,這是千篇一律的定義。

「用暴力解決不到問題的,一個雙頭人死了,還有另一個雙頭人來歧視你的,你殺得一個殺不到全宇宙的。」艦長說,他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其實他已用唇語指示數碼去拆除一觸即爆炸彈了。

「我要他們知道我是不好惹的!」惡狼憤慨地說。

「這只會令他們更歧視你,你殺不到歧視,宇宙中歧視是毀滅不到的,有生物的地方就會有歧視的。」

「所以我要殺光歧視我的生物!」

「你也要殺你自己了!」艦長說。

「為什麼?」

「你過往沒有歧視過其他生物嗎?」

「……」惡狼沒有回答,事實上他曾歧視過他的同鄉狼狗的血統不夠純正,也歧視過他在勞改營的同犯只有三隻手指。

「在這裏雙頭人會歧視我們單頭人,但你試想他們來到一處全是單頭的星球時,他們一樣會被人視為怪物被人歧視的。」

「哈!我真很想看到雙頭人被人歧視的情況。」惡狼心情似乎好了。

「歧視別人是很膚淺的,而且會阻礙宇宙進步的……」艦長長編大論去說服他,令惡狼感到煩厭!

「很煩呀!在我未改變主意時,快叫你那隻醜八怪將他帶走,別要我再見到他……」惡狼口中的醜八怪是指站在雙頭兒的機械人數碼先生。其實惡狼這樣說已經不知不覺地歧視其他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任何星球人都會犯同一個錯,就是只看到別人的缺點,卻忽略自己的錯!

高政道艦長沒有花費一粒子彈或火箭炮就救出雙頭人的兒子,或者惡狼真不是他外表一樣兇惡吧,一個肯悔改的罪犯,他內心一定不會太醜惡的吧。

他們救了雙頭小孩,銀河鐵道拯救隊成績表上又增多一粒星。

他們火速飛離卡路里星球又繞過卡拉奧奇星球向遼闊的銀河系飛去,準備迎接另一個未知的任務。 

(完)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林馥簡介:香港女作家,香港作家聯會會員、鑪峰文藝社會員、華文微型小說學會會員及香港小說學會會長。作品有長篇小說《偷心野丫頭》、《宇宙傳說》、《網路巡邏隊長》等。

 

下一篇

不負韶華舞流年 ——讀胡少璋《東京追櫻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