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煌百年》創作始末

譚芯芯

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 (資料圖片)

二Ο二Ο年十月二十六日,收到李遠榮老師的微信,轉發來侯世恭老師邀請我們再次聯手創作的建議。

事情源於:福建泉州電視台小李對侯老譜曲的《藍色港灣​​》非常欣賞,邀請侯老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準備一首歌曲。

《藍色港灣​​》是我們三人為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而作,於二Ο一七年在香港音樂文學會、中國聲樂家協會舉辦的徵歌賽中榮獲最高獎「金紫荊獎」,並流傳開來。

侯老邀請李老師和我:「再披甲上陣好嗎?」李老師當即同意,並將此訊轉告我。

侯老八十六歲高齡,掛帥出征;李老師歸僑加港人,非常愛國。二位老師如此熱情堅定,我當然義不容辭。

侯老建議寫南湖,風格要抒情。我真希望能去實地採風,吹得靈感。可惜這只是美好的願望。

沒想到泉州電視台策劃得這麼早。時間雖然充裕,誰知心潮刻不容緩。深夜,思緒翻滾。主題?基調?內容?歌名?怎樣才能飽滿?既要體現鮮明的立意,又要不泛泛而言……我輾轉反側。

晨起,打開電腦,碼出三段文字。想起前日去某醫院時看到巨石雕刻的「揚帆」二個金字,舒朗遒勁,很是喜歡,此歌寫湖及船,題目叫《揚帆》正好。

中午傳給李老師,並說明立意。李老師說思路可以,並提了修改意見。我在電腦上修改,很便捷,與李老師往復。而李老師則是一遍遍地手抄詩稿,拍照後再傳給我,很辛苦。

《揚帆》定稿後,我傳給侯老。他看後說希望能寫成像《藍色的港灣》那樣,並對句式提出了以適應旋律的具體意見。侯老很寬容地說,實在不行就這樣,他可以先譜曲試試。

要改,沒問題。只是苦於囿在《揚帆》的思路中,很痛苦。

李老師發來微信:「我眼睛發炎,你自己修改吧。很對不起。」

《輝煌百年》作詞人李遠榮。(作者提供)

惦念、惦記著李老師,也放不下二位老師的囑託。跳出《揚帆》,重新再來。我把新稿從電腦信箱發給二位老師。侯老說這稿好多了。我大著膽子問:「能不能算大好?」

侯老正在夜以繼日地為柚鄉譜曲,他讓我慢慢推敲。李老師在微信中發了一段話:他的右眼突然失明,需要手術,不能看手機。從風格上看,這段文字像是李老師請人代寫的。回想前幾天李老師幾次修改詩稿,是不是為此累的?

我頭疾數月,恰好朋友相約去廈門,我爽快地答應了。一來可以緩解神經,再則是否可能見到未曾謀面的侯老?面議歌曲之事。行程不由我,也就不敢事先打擾侯老。

到廈門後,我盤算著最後一天下午能有時間去看望侯老,便向李老師打聽侯老的住處離機場有多遠?李老師不顧眼睛術後正在恢復,立即幫我與侯老聯繫。

事不作美。正如侯老感嘆:「擦肩而過。」

更不美的是,返京後我生病了,詩稿只好耽擱。當初我答應過二位老師:年底收官(譜曲、製作視頻等後期事宜還需要時間)。

十一月底,再次修改詩稿,傳到我們的「三地飛歌」群。李老師顧不得視力剛剛恢復,接二連三地與我往復微信,修改詩稿。其過程中,我為幾個詞彙遲疑不決。李老師的回覆很果斷:「漢語是共用的,難道別人用過的詞語我們就不能用嗎?」我心頭一震,有了底氣。

十一月二十九日,侯老覺得可以譜曲了,建議邊譜曲邊修改。我問二位老師,也問自己:歌詞的容量有限,表達全了嗎?我細數歌詞裏的元素,每個字都變得那麼金貴。李老師斬釘截鐵:一百年的歷史,濃縮成幾句話不容易。我同意世恭兄的意見,雙向進行,邊譜曲,邊改詞。

一錘定音。

《輝煌百年》作曲人侯世恭。 (作者提供)

十一月三十日晨起,我看到了侯老傳來紅色標題的《輝煌百年》完整稿。沒想到,實在沒想到!侯老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譜完了曲。老人家如此激情創作!曲譜在他手下、在他心裏怎樣飛旋? !很激動,但我沒有立刻回覆,讓侯老休息一會吧,不知老人家秉燭何時?

歌曲通過微信異地合成了。為適應旋律的需要,我們三人在「三地飛歌」群裏逐段逐句推敲。手寫了一陣,耽誤時間,索性用語音。你一言,我一語,各有建議、各有堅持。我感謝二位老師對我的寬容。李老師說:不客氣!大家都是為了這首歌能再創輝煌,直話直說,這是「三地飛歌」團隊的優良作風。

我笑言: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雄心,就怕沒這能力。李老師豪情滿懷:要有這種雄心壯志,有志者事竟成!

欣逢中華盛世,幸遇建黨百年,《輝煌百年》由此而生。 「八七六.三地飛歌」又從心裏飛出悠揚深情的旋律。

此歌立意鮮明,但並未直抒胸臆,旨在通過渲染意境,給人以歷史感及現實感,以達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輝煌百年》作詞人譚芯芯。 (作者提供)

歌曲的第一段,回顧了我們黨浴血奮戰二十八年,創建新中國的艱難歷程。第二段讚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華民族正在追逐復興之夢,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努力前行著。

詞曲完成了!侯老主持音樂合成及視頻製作的一應後期工作,甘苦自知。日日夜夜,三地切磋,我們審視每一個畫面,每一處細微……緊張而興奮。

要為歌曲配簡介,需要附上照片,於是我們三人相約,都著紅裝,喜慶黨的生日。侯老特意買了紅衣,並詩云:「三地五歌不算多,詩詞曲韻漫山河。何需感嘆相識晚,八六七秋奈我何?!」

一歲年齡一歲人。二Ο二Ο年即將過去,標誌我們這個組合年齡的「八七六」將變成「八八六」,但「三地飛歌」不會變,它將以我們熾熱的情懷,化作躍動的音符,為時代高歌。正如李老師所說:香港回歸二十年、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三大慶典等我們都以作品參與,今生無憾!              

二Ο二Ο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於北京

《輝煌百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 (作者提供

 

輝煌百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

一蓑煙雨染紅船,
潮推浪捲滿載著理想的桅帆。
千古英雄盡長夜,
丹心化作晨星。
看星火燎原。
征程萬里為家國,
浴血奮戰日月鑑。
江河滾滾奔騰,
銘記風雨昨天。啊!…

一船紅遍江南北,
歷盡坎坷壯美我神州好河山。
中國脊梁中國夢,
不負蒼生不辱使命。
傲然屹立坤乾。
熱血衷腸從無悔,
人類共命運芬芳無限。
世紀之花綻放,
燦爛輝煌百年。啊!…

譚芯芯簡介:女,北京。曾為知青,石油人、公務員。在報刊雜誌發表作品:散文、詩歌、論文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