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和假

舒 非

前些天逛銅鑼灣「宜家」看到一束粉紅色襯綠葉的絹花,是中國的百花之王牡丹花,做得像真的似的,漂亮極了,忍不住買下來。這是我第一次買假花,事後自己都吃了一驚,年輕時我是多麼憎恨假花!是年紀大了包容了,還是今天的假花已經可以以假亂真,令人不再那麼抗拒?

說來應該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八十年代中期吧,我在三聯書店當編輯,有一次去機場接美國來的華人女作家於梨華,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印象最深的是她跟著我一路走出機場,沿途所見,不管是樹還是花,她都要走過去親手摸一摸,然後告訴我那是真花還是假花,是真的樹還是人工樹。她說真的摸上去會有清清涼涼的感覺,有生命的,假如是假樹假花,那就是不帶涼意,是塑膠的感覺。

第一次接觸就予我好感,因為志同道合,我也是見不了假的東西。我年輕時真的說過一句話:如果我死了,誰到墳前來看望一定得帶真花,如果帶假的,我會從墳墓裏爬出來扔掉它!

假花的好處當然是不會凋謝,不必換,是比較環保,不浪費。(資料圖片)

寫到這裏,想到於梨華因感染新冠肺炎,二Ο二Ο年四月在美國養老院去世,令人惋惜。雖然她已八十九高齡,但身體很健康,人又特別樂觀,那麼執著於真假的人,人也會比較真,不虛偽。假如不是這個病,恐怕可以多活幾年,九十幾應該不會有問題。

再回來討論真或假。從抗拒假花,受不了假花,到買了第一束假花,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首先這假花是絹花,很像真的,摸上去軟軟的,不是硬邦邦的塑膠花。此外,假花的好處當然是不會凋謝,不必換,如今想來,是比較環保,不浪費。

我們家的綠色植物好比波士頓芒黃金葛等都是真的,來一束假的牡丹問題不太大。憶起有一次拜訪一名富豪,豪宅之家從客廳到臥房以及陽台到處都擺放著花,雖然花團錦簇,但我和老公都注意到了,一走出他家門,兩個人異口同聲:「通通是假花!」假花真為那棟豪宅減了分。

寫於二Ο二Ο年十月二十日

舒非簡介:本名蔡嘉蘋。香港詩人、作家、資深編輯。出生於福建廈門鼓浪嶼,及後移居香港。自小熱愛閱讀和書法,成長後喜愛文學藝術和電影,也酷愛旅遊,迷戀一切美好的事物。任職出版社編輯長達三十載,策劃編輯過眾多古典或現代中國文學經典和佳構,深受影響。曾在《明報》、《明報月刊》、《東方日報》、《大公報》、《星島日報》、《香港文學》、《亞洲周刊》、《BBC中文網》等媒體撰寫專欄或稿件,擔任過多個文學獎的評審。著有詩集《蠶痴》和散文集《記憶中的風景》、《生命樂章》、《二水集》等。

上一篇

十年磨一劍──《李遠榮評論集》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