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布蘭卡的密碼

孫  瑜

黃昏,漫步在卡薩布蘭卡的邁阿密海濱大道。前方的大西洋激浪奔湧,夕霞,濃雲,此起彼落。近處的海港卻水波不興,帶著千帆過盡的滄桑,將無數波瀾夷為平面。

迎著海風,瞭望蔚藍的大西洋。夏季的燥熱被海風稀釋了,路邊開著大朵大朵紅色的花,我叫不出名字,濃密的橄欖樹那深綠色的樹葉,被風一吹,背面竟是銀色的。鴿子在腳邊散步,海鳥在半空飛翔。一抹大西洋的藍,在夕陽中幻化為七彩重影,瞬間傾覆我長及腳踝的白色裙裾。卡薩布蘭卡(西班牙語中白色房子的意思),這個藍色的音節,豐富,婉轉,沉澱著無數的如煙往事。

作者親訪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瑞克的酒吧。

一種奇妙的安寧,自心頭鋪陳開來,彷彿穿越時空,逆流而上,回到了《卡薩布蘭卡》電影中那個亦幻亦真的卡薩布蘭卡。

如果心底沒存著點秘密,不用急著去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一座虛擬的城,一所隱含秘密的他鄉,一個誕生於故事中的活的故事。那些故事裏的事,和故事裏的人,彷彿一個個活的種子,肆意生長著,或者,耐心隱藏著,等待著,等待另一個有故事的人,來開啟,來連接,偕同生長。

故事,並不僅僅是故事,它潛伏著記憶特有的鴻蒙之力,如同神秘的海市蜃樓,又像時光萬花筒,一些普通的生活片段不斷的被賦予合理的情節性,使其與命運相契合,來詮釋那些「命中註定」。那些秘密,那段歷史,彷彿被加了一層又一層的濾鏡,不斷在回憶中被修正、被改寫。

秘密,或許不僅僅是秘密。一次偶然加必然的相遇,一個對視超過三秒的眼神,一小片衣物無意間的摩擦,一種初見即熟悉的莫名信任,一絲瀰漫在空氣中的曖昧情愫,一種微顫的汗毛輕觸皮膚的緊張,一種躁動的血液奔湧至臉龐的潮紅,一種汗珠穿透皮膚角質層的劈啪作響,難道都來自於未知的命運?

是的,我們經常把那許多渺渺然不可知不可解的原因,歸咎於命運。

作者親訪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瑞克的酒吧,終於明白了瑞克的釋然。

「全世界有這麼多城市,城市裏有這麼多酒吧,可她卻偏偏走進了我的。」這是電影《卡薩布蘭卡》中瑞克的獨白,是他的迷茫,他的糾結,也是他的命運。

其實,瑞克的酒吧在那時的卡薩布蘭卡已經非常有名,只要來到這座城,就必然要來他的酒吧。但瑞克願意把這種因果必然看做是命運的偶然,因為這是他內心深處一種希望的呼喊。他甚至已經幻想過無數次她進入酒吧大門的那個場景,幻想過每一個細節,幻想過她和他的每句對話……他希望,自己深愛的那個女人是故意走進他的酒吧,他希望她是故意來尋找他的,他多麼希望——她還愛著他。

然而,她——伊麗莎,卻是與她的丈夫一起進來的。

瑞克叼著一根煙,冷漠而輕蔑,似乎沒把曾經深愛過的伊麗莎放在眼裏。為愛所傷的人,通常都會以這種方式面對所愛過的人,既是懲罰對方的方式,更是欺騙自己的手段。伊麗莎被瑞克的冷漠深深刺痛,甚至不惜用手槍對準瑞克,逼迫他拿出通行證以幫助丈夫逃走。但對瑞克的愛還是佔了上風,這對巴黎的愛侶終於舊情復燃。

原來伊麗莎的丈夫因為參加革命活動曾經被捕,很快便傳來被處死的消息,在這段孤獨的時間,她隱瞞已婚身份結識了瑞克,兩人墜入愛河。但在他們相約離開巴黎去馬賽的那一天,伊麗莎收到丈夫還活著的消息,因此放棄了在火車站苦苦等她的瑞克。

瑞克終於弄明白了自己當年被甩的原因,決定用手裏的兩張通行證幫助他們夫婦去美國避難。在大霧瀰漫的機場,伊麗莎凝視著瑞克的臉龐,那訣別的眼神黯然而深情。瑞克目送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與丈夫一起登上飛機。飛機逐漸消逝於無邊無際的大霧中,瑞克釋然的轉身離去……

很久以後的今天,在卡薩布蘭卡的街頭,在瑞克咖啡館的吧台前,在憂鬱輕緩的鋼琴聲中,在白色拱形穹頂的阿拉伯吊燈下,在老舊的木桌椅邊,在那個機靈的黑人酒保調酒的脆響中,在卡薩布蘭卡牌啤酒溢出酒杯的泡沫中,我才終於明白了瑞克的釋然。

原來,那場愛情就是個意外。哪怕曾經歡樂、曾經銘心刻骨。他之前的痛苦——所謂的愛情的痛苦,其實是被卡住了,被拋棄後的不甘心,是他求而不得的痛苦將她一刀一刀的塑造成一位女神。而再見之時,他發現她不過是個普通女人,一個美麗的普通女人,而已。所以,他不會留下她了。他的愛情,在她與他舊情復燃,並答應留下來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劃上了句號的那個最後的缺口。然後,結束了。一場意外的愛情終於正式拉上了帷幕。

這場亂世中的未了情緣,不僅初見即永別,再見亦是永別。

原來歡樂也是空的,裏面什麼也沒有。

原來,所有的愛情,都不是屬於「我的」。

原來,愛情結束了,深層的「我」才會破繭而出。如同破曉的瞬間,光明與陰翳迅速合二為一,一切都在復蘇,一切光,都會重新絢爛。

原來,慈悲,是懂得。

日本的茶道有一詞叫「一期一會」,出自江戶末期的茶人井伊弼所著《茶湯一會集》。 「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會」,則意味著僅有一次相會,勸勉人們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每個瞬間的機緣,並為此付出全部的心力。若因漫不經心輕忽了眼前的所有,那會是比擦身而過更為深刻的遺憾。

記住一座城,不僅是這座城擁有的所有,還是這座城與你連接的那些所有。旅途中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期一會」,都值得感激。

因為,終將別離。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孫瑜簡介:女,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籍貫江蘇淮安,漢族,現居鄭州。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文學院簽約作家,新浪網簽約作家,魯迅文學院高研班第二十期學員。曾獲河南省第四屆文學藝術優秀成果青年鼓勵獎,河南省「文鼎中原」——長篇小說精品工程優秀作品獎,河南省第二屆杜甫獎。從事過編輯、記者、期貨經紀人等多種職業。已在《中國作家》、《北京文學》、《小說月報原創版》等刊物發表長篇、中篇、短篇小說數十部,並​​數次被《中篇小說選刊》、《小說月報精品集》等選載。已出版長篇小說《空心床》、中篇小說集等作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