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擁抱的西貢

劉 憲

秋天,是一年四季中和暖的日子,特別是微風習習的清晨,太陽在東方徐徐升起時,大地上的動植物都露出笑臉,隨著太陽轉,那些碧綠如地毯般的綠草、寶石般的紅花,以及各種高矮參差不齊的樹木,如紫荊花、木棉樹等,都相互爭妍鬥艷,花香四溢,襯托出城市的美麗多姿,使香港島像花的城市。

九月十四日,在家人的提議下,我們一家四口,帶上些零食,穿上保暖衣,高高興興地一路說笑著,向開往西貢鹽田梓的大巴站走去。大巴站已經有一條長長的人龍,上車後,我們的車沿著彎彎曲曲的林蔭路,來到了空氣清新的西貢。我們又排了長長的隊,買了進園的船票。來到公園門口,那些男女老少,說說笑笑的人群,都急著買票進園。當我們來到公園門口時,樹上那些五顏六色的鳥兒,像在歡迎我們一樣,朝著進園的人群,伸長脖子,放開喉嚨,開心地吱吱喳喳叫個不停,特別是那隻黑羽毛、白脖子的喜鵲,飛來飛去叫得更起勁。遊園的一位五十多歲、濃眉大眼、穿花衣的俊女人,臉上笑得花兒一樣,說:「喜鵲叫、好事到!哈哈!遊園回家我們離好事近了!」她身邊一位十八歲大的長頭髮女子說:「媽,什麼好事呀?我猜是你買的六合彩中大獎了吧。」

西貢鹽田梓天主堂是著名地標。

母親笑說:「我想好了,如果中了六合彩,我就撥出一部分捐給慈善機構,分給社會上那些有需要的窮人,其餘的我們買套海邊的洋樓自己享受。」女兒開心地拉著母親的手說:「要是中了六合彩大獎,就把我們住的公屋交回政府,自己買海邊的洋樓,媽你說好嗎?」「我和你爸奮鬥到今天,有一間自己的海邊洋樓就安樂開心了。」母親說。父親張大忠聽了不耐煩地說:「你們女人就會發白日夢,買房的錢會自動來?張力,你要下功夫把學習搞上去,這麼大人了,學習還要花錢請補習。」張力說:「放心吧爸媽,學習上我在努力,我的目標是學醫,掙了錢孝敬父母。」母親開心地:「哇,原來我的乖女兒不聲不響自己私下在努力。好,我們的寶貝女,努力爭取實現自己的願望,我們會全力支持你,今天我們要玩得開心一些。」父親也眉開眼笑地說:「今天開心,我們先去吃海鮮,然後再坐船海上遊。」他們一家三口說笑著隨很多遊客來到一間餐廳,張大忠說:「你們要吃什麼自己點吧。」張力說:「吃海鮮,吃完後我們坐船海上遊。」他們以茶代酒,說笑著邊吃邊乾杯。

酒足飯飽後,他們往外走,張力笑著問:「爸媽,你們說西貢有多少旅遊景點呀?」母親說:「哎呀,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張力說:「這個問題很簡單,我們走走看看就清楚了。」父親說:「還是我女兒聰明,要走走看看才知道。給,你拿《西貢鹽田梓的景點推介》去看吧,今天一天夠你玩的了。」張力說:「爸,給我錢,我先去排隊買船票吧。」父親說:「走,我們一起去買票上船。」

他們四口手拿景點推介圖,隨遊人說笑著,張大忠說:「我就按景點推介圖向你們介紹吧。這是『客家村屋』,以複式為主,大多面向南方,環山包圍,方便曬禾,亦不易受颱風吹襲。還有『百年老樹』──村民種植的樟樹,表示該戶有女嬰出生。為了村民的安全,該村設有村公所,並於零八年前重新修葺過‥‥‥」

鹽田梓曬鹽場。

曬鹽是鹽田梓村民的傳統生產活動,可惜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停止了。近年,經過熱心村民、天主教會和善心捐款者的共同努力,成功重修了一個實驗性鹽田,讓遊客可以親身體驗傳統的曬鹽活動。「是的,那天我們在西貢旅遊時,親眼目睹了工人們曬鹽的現場,純白色的鹽,在地下曬好就可以食用或賣錢了,我們都感到很驚喜:原來西貢也出鹽?這真是一處集遊玩、健體、娛樂的好地方。」張大忠說。

後來,我們又隨遊人來到,這座建築建於一八九〇年,是鹽田梓村的地標。教堂建築十分簡單,只有聖壇和簡單的神父房舍。二〇〇五年「聖若瑟小堂」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優異獎。

我們又來到「澄波小學」(文物室),校舍創建於一八四六年,直至一九九七年結束。現在校舍的其中一間為村內文物陳列室,另一間為多用途展覽室。

鹽田梓村內還有一口「活泉井」──六十年代前村民飲用的水井。現在井水還保持清澈。「玉帶橋」──連接鹽田梓與滘西洲的橋,早於一九五六年前已有。現存的於二〇〇〇年由政務署重修。島上茶座由村公所改建而成,除提供各式麵食凍飲外,更有自製豆漿及豆腐花,臨走前亦可購買特式自製茶果及柴火燒雞作手信。島上的客家人特產──茶果有四種口味:雞屎藤、南瓜、杏仁、蕃薯,潤肺止咳,排毒去濕。全部新鮮自家製作。此外,島上還特設喜樂有機菜園,親子樂悠悠等。

西貢是廣大中外遊客心目中的樂園。你遊玩過以上這麼多景點後,還可以品嚐──下島上自製的各種新鮮可口的美食及飲品,並可以買些精品送給親朋好友嚐嚐。茶飯過後,你還可以購票坐船海上遊。浪濤湧動的藍色大海,在金色陽光照耀下,顯得更加廣闊美麗。

排在人前買票的張大忠說:「我二十多年前來過這公園玩,當時我想買張船票在海上玩玩,被你爺爺駡了一通說:『帶你來公園玩,車費就花了好幾十塊,你還不滿足?快長大自己掙錢,坐飛機火箭上天都沒人管你。』老人家生活在舊社會,吃過不少苦。但是他老人家人窮志大,省吃儉用,默默奮鬥多年,才為我們創下今天的家業。好了,快要輪到我們買船票了,我們先上船玩吧,家史以後再講。」

他們一家四口有說有笑的相互照顧著坐在一個已坐了二十幾人的船上。一位三十來歲、濃眉細眼、後腦勺分扎著一個小刷的女士,看了一眼船上的客人,坐上駕駛座,兩眼看著大海的前方,手抓方向盤,船便「突、突、突‥‥‥」在大海中向前開進了。

海面微風颯颯拂面而來,霎時讓你感覺全身的汗漬、心緒的鬱悶都隨之而消失了,整個人的身心都感到特別輕鬆快樂。

這時,有位站在船中間穿花衣的十二、三歲的俊秀青年,手指大海吃驚地喊:「奶奶,你看,海裏有兩條大魚跑了!」奶奶有點不耐煩地:「嘿呀大軍,海裏當然有魚,你這一喊,把我嚇一跳,好像有什麼事發生呢。」男孩笑說:「對不起奶奶,這兒太好玩了,我真想每天坐船遊大海‥‥‥」奶奶生氣地說:「你呀,就知道玩,回家先把功課做好,以後有的是時間玩。」

上午十點多鐘,在明媚的陽光照耀下,浩瀚的大海像遼闊潔淨的大地。人在海邊,使人感到視野開闊,胸懷寬廣,心境舒展。各種煩惱、榮辱得失,都在大海面前顯得渺小而消失了‥‥‥

西貢碼頭遊人如織。

船上約坐著二十多人,男女老少,個個都望著大海周圍開心地說笑。大海上有大小不同的貨船、遊輪和私人遊艇等。大海和西貢花園相依相連,它是港人休閑的好去處,是各地來賓必選的旅遊勝地。

長年累月,無論是春風拂面、細雨連綿,也無論是寒風刺骨、烈日當空,無論白天夜晚,不同膚色、語言的遊人,人頭湧湧地穿梭在西貢公園。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像人海、似人潮,人們視西貢公園為健身、談心、散步、遊玩的樂土及仙境。

在疫情漫延全世界的今天,人人心中都感到不安。然而,在疫情危害人類的同時,也有無數令我們尊敬的醫學工作者在奮力拼搏,研發疫苗,相信人類終將戰勝病毒,重現快樂時光。

西貢公園以它優美的自然風光折射出香港的旅遊面貌,吸引著各地的遊客。它帶給人們歡樂,又為香港增加旅遊收入,是香港聯接世界友誼的橋樑。

西貢是香港的後花園,生活在繁忙大都市的香港人,有空多去我們的後花園觀光遊覽吧,它會給你的生活增添無窮樂趣,使你身心愉悅、健康長壽‥‥‥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劉憲簡介:香港作家聯會永久會員。

下一篇

只有天空獨自盛著藍(外二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