藿香正氣丸

黃梅短劇 《藿香正氣丸》

編劇  曹柱國

人物:程景灝,程耀祖,張氏(耀祖妻),李婆婆,裕庚,李鴻章,翁同龢,容格格,馬太醫,胡太醫,老太監,小太監二人, 衙役四人,戈什哈四人。

第一場
景:程記正氣堂國藥號店堂。
(前奏曲中幕漸啟,張氏上)
張氏(唱): 祖傳岐黃稱聖手,廬州城有正氣堂。炎夏忽傳發瘟疫,夫君隨爹去西鄉。明堂無塵勤拂拭,醫德留芳日月長。
(以手絹擦拭藥櫃,李婆婆挎竹籃上。)
李婆婆(唱): 小兒病好身子壯,全賴程記正氣堂。贈我藿香回正氣,救命之恩不能忘。
(白):大少奶,你前天贈我的藿香正氣丸,昨天我兒子服了,他身體己康復,今早已下地幹活去了。你們正氣堂憐貧惜老,施醫送藥,救了好多鄉親,老婦家中別無長物,只有這一籃雞蛋,送給程老先生,表謝他救命之恩。
張氏(白):李婆婆,救死扶傷是我們醫家的本份,你的雞蛋我不能收,你兒子大病初癒,還是留給他補補身子吧。
李婆婆(白):少奶奶,街坊們都説,現在有些醫生,手術刀就如殺人刀,謀財害命,醫德喪盡。唯有你們正氣堂,秉承祖訓,醫德雙馨。這雞蛋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回去晚上睡不著,白天沒精神。
(李婆婆硬央張氏收下,張氏堅決不收,二人正在推讓之時,忽然後台三聲鑼響,廬州知府率四衙役上)
裕庚(唱):太后聖躬久欠安,御醫無計挽狂瀾。皇上下詔宣國手,中堂舉薦程景灝。前面衙役速開道,正氣堂上把旨宣。
(白):下官廬州知府裕庚是也,太后聖躬違和,皇上下旨宣合肥正氣堂程景灝進宮供奉。説著,這已來到正氣堂。呔!堂上有人嗎?聖旨到,程景灝接旨!
(張氏聽到,忙從櫃後出來朝知府跪下)
張氏(白):正氣堂程門張氏接旨。
裕庚(扶了扶眼鏡端詳一番張氏,白):怎麼只有一個女人?程家的男人都去哪了?
張氏(白):回府台大人,肥西瘟疫流行,已經病倒二百多口,民婦公公和夫君全到西鄉救人去了。
裕庚(白):肥西瘟疫流行,已病倒二百多口,正是,救命如救火,那就救吧。沒事本官就回衙陪姨太太去了。 (轉身,把聖旨一背欲走,忽覺不妥,袖回聖旨一看,驚得倒退兩步。)慢著,我這手裏也有一把大火,這火不救成嗎?除非老夫這頭上的官帽不想戴了,項上的腦袋不想要了。唗!大膽程門張氏,宮中老佛爺聖躬違和已三個月了,太醫院的太醫全都沒撤,皇上下詔宣天下國手,李中堂舉薦你公公進宮給太后把脈,如不接旨進京,便是藐視皇家,大逆不道,本官手中這把火(舉手中聖旨示張)不但燒得你家正氣堂片瓦無存,本官頭上的頂戴花翎都難保。眾衙役!
眾衙役(白):喳!
裕庚(白):立即趕赴西鄉,追回程景灝父子來接旨!
眾衙役:喳(下)
裕庚(唱): 西鄉瘟疫在流行,宮中太后生了病。雖説是君命民命都是命,我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違旨抗命斷不能,今日裏只能夠罔顧百姓。
(眾衙役押程景灝、程耀祖上)
眾衙役(白):啟禀大人,程氏父子帶到。
裕庚(白):程景灝父子接旨!
程景灝、程耀祖(跪白):草民接旨。
裕庚(捧旨宣)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學士直隸總督,一等肅毅伯李鴻章,現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荘誠皇太后聖躬欠安,已逾數月,經太醫院進方調理,尚未大安,外省講求岐黃脈理精細者,諒不乏人。著該督詳細延訪醫理可靠者,無論官紳士民,即刻徵召進京。欣聞李督舉薦同鄉國醫程景灝堪此大任,朕心甚慰,著即派員伴送來京,由內務府大臣率同太醫院堂官詳加查看。欽此。
程景灝、程耀祖(叩拜白):領旨謝恩!
程景灝(唱):一封詔旨頒龍廷,宣我進京救聖命。西鄉瘟疫勢正猛,何能撇下眾鄉親。
(白):知府大人,西鄉瘟疫流行,已經病倒二百多口,我不能見死不救呀!
裕庚(白):大膽程景灝!這次是李中堂舉薦你進京給太后看病,你若抗旨,不但你這正氣堂程氏一門遭殃,就連中堂也會因你抗旨,而惹禍上身,休得囉嗦,快快啟程進京。
程景灝、程耀祖(相視無奈):咳!這如何是好。
張氏(白):爹爹,西鄉瘟疫雖猛,你已有驗方在此,家中尚有祖傳藿香正氣丸可以救急,西鄉病人就由我們夫婦前去治理,你就放心進京吧。
程耀祖(白):爹爹,兒自幼跟你各處行醫,問聞切脈均是你耳提面教,前輩的醫案典籍兒都熟讀牢記,自問己能獨當一面,救治西鄉病人,撲滅這次瘟疫。爹爹你就放心進京,別辜負了中堂一番好意。
程景灝(看著兒子和媳婦,白):今日只好如此了,兒子媳婦呀!
(唱):從來世事兩難全,西鄉疫情怎釋念。劑劑精製戒疏怠,按我醫案查病源。一丸一湯勤呵護,一枝一葉俱關連。勿忘祖訓守醫德,勿重錢財輕性命。欺天喪德切莫為,但留正氣在乾坤。
(白):兒呀,為父走了。
(張氏將褡褳掛到公公肩上,裕庚四衙役押程景灝下。暗場)

黃梅短劇《藿香正氣丸》 編劇曹柱國獲頒榮譽證書。

第二場
景:長春宮,慈禧寢宮前配殿。天幕前正中為一寬闊雕鏤精緻的垂花門,門後顧繡仕女屏風,門兩旁二太監侍立守衛。台前右側置一几一凳。
(音樂中全台燈光漸顯,李鴻章率程景灝自台左側黃幔中上。)
李鴻章(唱):太后欠安滿朝驚,舉薦賢才到京城。
程景灝(唱):一封詔旨千里行,伴君如虎倍小心。
李鴻章(白):景灝先生,此處是紫禁城中長春宮,乃太后寢宮,俗話說伴君如伴虎,你我小心侍候了。
程景灝(白):中堂大人,學生鄉野之人,宮中禮儀繁瑣,進退之間還望大人多多教誨。
李鴻章(白):景灝先生,你我鄉里鄉親,上下一切本督自當加意呵護,你放心好了。
(他走到垂花門前向兩位太監招呼)
二位公公,煩請通報太后,李鴻章舉薦的國醫程景灝前來請脈侍候。
(一太監持拂塵退入屏風後。)
(音樂起)
李鴻章(唱): 東瀛倭冦犯朝鮮,沙俄西垂動刀兵。帝王家事即國事,裏外均令臣操心。
程景灝(接唱): 國事蜩螗多風雨,全賴中堂一柱撐。沙俄倭寇起邊隙,聖躬違和大事情。
(翁同龢率馬胡二太醫上)
翁同龢(唱):大事情耶大事情,太后欠安三月整。皇上無心理朝政,為臣只得多擔承。
(白):少荃,你今天來的恁早。
李鴻章(白):翁師傅,我剛到,你也不遲呀。 (對程)景灝,快來見過翁相國。
程景灝(白):晚生見過翁相國。 (施禮)
翁同龢(還禮,白):諒這位就是皖江名醫程景灝先生了,很好。我來紹介一下,(指馬)這位是馬太醫。
(程馬二人相揖見禮)
翁同龢(白):這位是胡太醫。
(程胡二人相揖見禮)

(音樂起,小太監引容格格自垂花門上。)
容格格(唱): 太后欠安三月整,床邊待奉倍辛勤。代嚐湯藥澀又苦,巾沐侍浴試水溫。我本英倫裕容齡,今作婢女奉君親。
(白):李中堂,你舉薦的國醫程景灝來了嗎?
李鴻章(白):容格格,我們在此等候多時了。 (對程)景灝,快來見過御前女官裕容齡容格格。
程景灝(白):學生程景灝見過容格格。
容格格(白):免禮,太后問你籍隸何處?可有功名?授何官銜?現居何職?
程景灝(白):回容格格轉禀太后,學生籍隸廬州府合肥縣,白身,無有功名,也未授過官銜。世代業醫,鄉中經營正氣堂國藥號,服務鄉梓,救治百姓。
容格格(白):皇上說了:不論官紳士民,不計學歷,只要有真才實學就好。如今學風頹敗,假博士,假學歷,假論文,多了去了。好,程先生隨我來,給太后請脈。
(容格格領程景灝進垂花門內。)
翁同龢(白):少荃,這位程景灝先生你是怎麼認識的?
李鴻章(白):翁師傅,去歲仲夏,家母在合肥得了時疫,病情十分凶險,幸得程先生一劑湯藥,又服了他家祖傳的藿香正氣丸,兩個時辰後,病情頓時好轉,第二天便痊癒康復了。
翁同龢(白):果然藥到病除,竟有這樣的神奇?
李鴻章(白)是呀,如今皖江兩岸誰不知國醫聖手程景灝和正氣堂呀。
(一戈什哈自台左急上)
戈什哈(跪):參見中堂,內務府堂官請大人移步堂署,有急事相告。
李鴻章(白):什麼急事?
戈什哈:啟禀大人,威海丁軍門來一急電,請大人回覆。
李鴻章(白):翁師傅,威海來了急電,晚生去去就來。
翁同龢(白):軍國大事耽擱不得,請便。
(李鴻章向翁一揖,隨戈什哈下。馬胡二太醫目送李鴻章下,然後急轉身站翁同龢兩側。)
馬太醫(白)相國大人:中堂久歷官場,這次舉薦醫生之事甚是糊塗。
胡太醫(白)相國大人,中堂舉薦的這個程景灝,身穿一襲土布長衫,肩背褡褳,活脫脫一個走方郎中,土得掉渣兒,太醫院同仁都在喧笑。
翁同龢(白):你們認為中堂此次奉旨舉薦之事,辦的不妥?
馬太醫(白):相國大人,豈止不妥,不妥大了。大人,你可看到滿朝上下,各省督撫,包括湖廣總督張之洞,兩江總督劉坤一,山西巡撫曾國荃,可有一人舉薦醫生給太后看病嗎?
翁同龢(白):二位説得不錯,至今除了李中堂,還真沒有一個封疆大吏奉旨舉薦,這是什麼緣故呀?
胡太醫(白):相國大人,我等帝輦之下,儕身廟堂為官,最忌強出頭,爭風頭,應與左右同僚進退一致,同聲共氣呀。
馬太醫(白):相國大人,中堂此次舉薦,不同於往日的打長毛,剿捻子,軍功保舉。而是舉薦醫師給太后治病,太后萬金之體,看好了是應該的,臣子的本份。萬一有個差池,舉薦的醫生進方有誤,太后有個好歹,中堂難辭其吝 ,那就大禍臨頭了。
胡太醫(白):相國大人,舉朝上下,各省督撫,全都裝聾作啞。為何如此?就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明哲保身就是為官作宦的最髙境界,現在,滿朝的官員不都是這樣嗎?看來李中堂作官的火候,比之於相國大人差遠了。
翁同龢(白):看來李二這次舉薦,是動了你們太醫院的奶酪。好了,不要妄議大臣,到此為止。
馬太醫、胡太醫(白):大人説的是。
(李鴻章手持一紙上)
翁同龢:少荃,看你這樣急匆匆,氣沖沖,丁汝昌來急電什麼事呀?
李鴻章(白):翁相,丁汝昌急電説,北洋水師在英國訂購的鐵甲快艦,已經竣工,英國要我大清即匯銀子一百五十萬兩,結清貨款。否則,就要將此艦賣給倭寇了。
翁同龢(白):不就一條軍艦嗎?賣給日本,由他賣去。你們北洋水師已有鐵甲砲艦定遠、鎮遠、濟遠、經遠,大小二十餘艘,何必與倭寇爭奪這一條艦呢!
李鴻章(白):翁相國:(唱):一艦雖微關國運,天下興亡利弊深。世界今臨大變局,你我當國豈可輕。
翁同龢(白):李中堂! (唱):一艦價款百萬銀,糜費公帑實難忍。蕞爾小邦何足懼,休將危言聳視聽。
李鴻章(白):翁相國!此次北洋訂購的鐵甲快艦,是當前最厲害的兵艦,時速二十三節,砲速每分鐘十發,現有水師諸艦,都無法與之匹敵。一旦此艦為倭寇買去,對我大清將構成極大的危害。
(容格格率程景灝上)
容格格(白):翁相國,李中堂,你們又再爭什麼快艦呀,快砲呀,我不愛聽。要爭,你們去養心殿皇上那兒去爭。這兒是長春宮,當下是給太后治病要緊。
李鴻章、翁同龢(同白)容格格説的是。
容格格(白):程先生給太后請過脈了,太后懿旨:著程景灝擬出方子來,翁相國,李中堂會同二位太醫仔細切磋,盡快把方子定下來,誏內務府照方撿藥,煎來供太后服用。
眾人(同白):遵旨。
(容格格退回屏風後)
李鴻章(白):景灝先生,你給太后請脈如何?
程景灝(白):中堂,相國,二位大人:太后果然病得不輕,面色萎黃,口乾舌燥,肩重腰酸,痰帶血絲,小便赤黃,大便不通,聲音嘶啞,行走乏力,不思飲食,夜不成寢。聖躬脈息:左寸數,左關弦,右寸平,右關弱,兩尺不旺,氣弱脈虛,當因鬱怒傷肝,思慮傷脾所致。
翁同龢(白):程先生,你說的這些病理,中堂和我均不甚明白,你開出方子和馬胡二太醫研磋商定吧。
李鴻章(白):景灝,翁相説的對,你先把方子擬出來吧。
程景灝(白):遵命。 (走到几邊,鋪開箋紙,坐凳子上提筆寫方)
(唱): 開路四君子,去穢二陳湯,藿香正氣任主帥,怯邪扶正培元陽。
(他把一錦盒和藥方交給翁同龢)
(白):此方三劑,每劑配服藿香正氣丸一粒,太后服藥後,定會康復大安。
翁同龢:程先生,我和中堂都不懂醫道,你還是請二位太醫看看吧。
李鴻章(白):景灝,你把方子給二位太醫斟酌斟酌,審議審議。
程景灝(白):二位太醫,晚生擬的方子請審議審議。(把藥方交給馬太醫,馬,胡二人接過方子共同觀看,二人對方子指指點點,兩人又相互擠眉弄眼,神情詭異。)
馬太醫(將方子還給程景灝,白):程世兄,方子我看過了,甚好。
胡太醫(白):方子我也看過了,很好。
程景灝(將藥方和一錦盒交與李鴻章,白):中堂大人,藥方和藿香正氣丸請你交於容格格,誏內務府撿藥進太后服用。
李鴻章(拿著藥方和錦盒,對二太監):二位公公,請告知容格格前來接方。
(一太監退屏風後,稍時,容格格與小太監自屏風後上)
容格格(白):李中堂,方子在哪兒?
李鴻章(將方子與錦盒交與容格格):容格格,這是程先生開的方子和藿香正氣丸。
容格格(接過,看了一眼方子,白):程先生,按宮中的規矩,方子上必須簽署姓名和時間。
程景灝(白):遵命。(把方子拿到几上簽名後,又交給容格格)
容格格(白):各位大人,我去侍候太后服藥。太后吩咐各位大人就在配殿休息,以備太后召見。
眾人(白):遵命。
容格格(白):來人呀!
(四戈什哈上,垂手侍立)
容格格(白):你們搬四隻凳子來,供各位大人休息。
四戈什哈(齊白):喳!(下)
(四戈什哈搬四隻凳子上,兩隻放在台左靠天幕處,供李鴻章和程景灝坐。另兩隻放在台右前,供翁同龢和二太醫坐)
容格格(白):各位大人辛苦了,休息一下吧。 (退回屏風後)
(眾人歸座,燈光漸暗,只有一支光柱射在翁同龢及二太醫身上)
馬太醫(神色詭秘地白):相國大人,下官適才看到那方子上,用上了柴胡、桔梗和芒硝,這都是大寒之藥,太后服了甚是不妥。
胡太醫(亦詭秘地白):相國大人,程醫生的方子雖不是虎狼之方,但藥性太猛,太后久病,可能承受不了。
翁同龢(沉思片刻,兩眼轉了一圈白):你們噤聲!此事千萬不可外洩,尤其不可讓李二知曉,眼下咱們都裝不知道,靜觀其變!
馬太醫、胡太醫(連連點頭,同白)相國說的妙,咱們就靜觀其孌!
(三人相視,詭譎一笑,光柱突暗,二場完)

黃梅短劇《藿香正氣丸》 編劇曹柱國獲頒榮譽證書。

第三場
景: 同第二場。
(燈光漸顯,音樂中台上眾人皆凳上假寢。屏風後忽傳來容格格驚呼:「老佛爺!老佛爺!」
慈禧的聲音:「容兒呀!安徽那個走方郎中開的什麼方子。本宮服了痢瀉不止,大汗淋漓,你快去將那姓程的拿下,交內務府勘問!」
容格格:「老佛爺,奴才就去宣懿旨,拿了那個走方郎中!」
(台上眾人大驚,容格格率二太監上)
容格格(白):大膽程景灝!太后服了你的方子,腹瀉不止,大汗淋漓,懿旨下:遊醫程景灝所進藥方,貽害太后,大逆不道!著內務府拿下,嚴加勘問,拷送寧古塔與披甲人為奴!來人呀!
(四戈什哈上,押程景灝。)
程景灝(白):冤枉呀,冤枉!
(唱):懿旨一聲震九天,平地忽然起狂瀾。方藥自問皆常式,為何赫然生禍端。其中定是那有蹊蹺,太后她未服正氣丸。柴胡桔梗尋常藥,自有回春至寶丹。
(白):容格格,同進的藿香正氣丸,可呈太后服了?
容格格(白):沒有。
程景灝(白):為何未將正氣丸與煎藥供太后同服?
容格格(白)宮外帶進的藥物,未經嘗試官嘗試,不得進呈太后服用。
翁同龢(上前插白):這是大清祖制,宮中常規,何人都不可逾越。
馬太醫、胡太醫(插白):是呀,我們在宮中三十年,誰也不敢私帶藥物,呈給太后皇上服用。
容格格(白):戈什哈,將犯民程景灝押下去!
程景灝(白):中堂大人,快請太后服下正氣丸啊! (從褡褳中拿出一錦盒,塞到李鴻章手中。四戈什哈押程景灝下)
李鴻章(驚見程被押下,手持錦盒唱):正氣不張邪氣生,官場險惡太驚心。托詞祖制來掣肘,不計天下變危城。不顧太后萬金體,不惜陷害名醫生。奮將一身擔道義,為救景灝出奇兵。
(白):既然嘗試官不願嘗試,那本官,文華殿大學士、一等肅毅伯、北洋大臣、直隸總督李鴻章,就給太后當一回嘗試官吧!
(他剝開臘丸,吞丸口內,左手托錦盒,右手撩袍,撞開二太監,闖進垂花門內。容格格緊跟下。)
(音樂驟急,翁同龢與二太醫在台上隨著音樂,搓手徘徊。)
翁同龢(無奈地看著二太醫,搖搖頭,唱):處心積慮一場空,惱了李二去闖宮。回春丹丸太后服,瞬間病去身輕鬆。時不利兮奈若何,只盼下回能成功。
(垂花門內屏風後傳來太后的聲音。)
(後台慈禧(白):中堂呀!(唱):一粒寶丹口中吞,頓覺氣勻兩目清。脾肺舒暢心不悶,四肢活絡溫如春。還是老臣知我心,闖宮救我久病身。忙命容兒再頒旨,追回安徽好醫生。
(後台容格格(白):老佛爺,容兒遵旨。)
(音樂中李鴻章,容格格上,全台大明)
李鴻章(面呈喜色,唱):祖傳丹丸建奇功,
容格格(接唱):柳暗花明又一重。
李鴻章(接唱):聖躬大安天賜福,
容格格(接唱):再宣懿旨長春宮。
(白):內務府堂官聽了,太后有旨,李中堂所薦廬州國醫程景灝,進呈藿香正氣丸極好!藥到病除,著內務府派員快速追回程景灝,俟皇上按功敍獎。
(後台聲:遵旨。四戈什哈送程景灝上)
程景灝(見李鴻章上前擁抱大慟):中堂大人!
李鴻章(撫其肩亦大慟。):景灝先生!
程景灝(唱):滿天烏雲風吹散,
李鴻章(接唱):生死禍福須臾間。
程景灝(接唱):廟堂之上多風雨,
李鴻章(接唱):明槍暗箭日日見。
程景灝(接唱):鄉野之人鄉野去,竹籬茅舍自心甘。
(老太監持聖旨上)
老太監(白):程景灝接旨。
(程景灝伏地,李鴻章,翁同龢,二太醫,容格格均跪下。)
老太監(白):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廬州國醫程景灝,精研岐黃,通透脈理,醫德雙馨,所擬方劑均能敬慎謹臻,今次貢呈祖傳寶丹,為太后藥到病除,經多方調理,聖躬大安。論功奬敍,乃朝廷體制,今特賞程景灝三品頂戴,授太醫院掌院堂官,並記名徽寧太廣道,遇缺即補。欽此。
程景灝(白):領旨,謝恩。回公公,小民程景灝年老力衰,不堪宮廷行走,但乞萬歲恩准返鄉為民,若有差遣,隨叫隨到,免得虛糜公帑,貽害國家。
老太監(白):程先生,宣頒聖旨是我的事,奉不奉旨是你的事,聖旨我已宣過了,你看著辦吧。 (背白)這世道奇了,賞官賜爵還有不要的,真是天下第一個大傻瓜。(轉對李,翁,二太醫,容格格。)李中堂,翁相國,容格格,二位太醫,你們快起來吧。
(眾人皆起立)
老太監(白):容格格,老奴既然來到長春宮,你就帶老奴去給老佛爺叩個頭,請個安吧。
容格格(白):公公,你隨我來。
(容格格,老太監進垂花門內。)
程景灝(將褡褳一肩,向眾人深深一揖)李中堂,翁相國,二位太醫:晚生告辭了。
(李鴻章,翁同龢在他後面相送)
程景灝(唱):辭別中堂回鄉去,長袖一拂不帶雲。鐘鳴鼎食非我願,一片丹心為黎民。治瘟疫,救百姓,民安才是國根本哪哈。
(一揮長袖,昂揚大步下)
(李鴻章,翁同龢送到台口)
李鴻章(目送程下,感慨萬千,白):賢士在野呀!
翁同龢(胡湏顫抖,白):宰相之過啊!
李鴻章(唱):常言說,不為良相為良醫,
翁同龢(接唱):良醫治百病啊!
李鴻章(接唱):良相振朝綱!
翁同龢(接唱):良醫怯穢氣,
李鴻章(接唱):良相除貪贓。
翁同龢(接唱):怯穢氣,除貪贓。
李鴻章(接唱):朗朗乾坤正氣揚。
翁同龢、李鴻章(合唱):正氣揚,國運昌,好一個中華錦家邦。哎一一好一個中華錦家邦。
(全台漸暗,幕落劇終)

二Ο一九年十二月七日初稿

(首張圖片為資料圖片,其他圖片由作者提供)

曹柱國簡介:黃梅短劇《藿香正氣丸》 編劇、香港作家聯會會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