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情緣 深深思念──憶長跑者

潘金英

孩子王何紫。

感謝《香港作家》網路版執行主編張志豪先生, 感謝香港作家聯會潘耀明會長,安排今期是懷念《作聯點將錄》的大將何紫先生,邀我提供對何紫先生及其作品之文章。光陰是如此令人渾然不覺!驀然間,香港作家聯會已跨越三十載,而何紫走了二十九年!

借張志豪主編話語:寒風已起,二○二○的深秋,窗裏窗外,讓我們細看心影、懷抱思念。

讓我們細說從前,看他胖嘟嘟的身影、火熱熱的丹心,懷抱對他深深的思念。

何紫先生把他一生獻給了他熱愛的兒童文學事業,受益的豈止是從事兒童文學的朋友?他造福了千千萬萬的少年兒童,迄今,他的兒童小說仍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大家可從他作品聊解告慰,不住的思念。

我認識何紫先生,是早在中小學年代。爸買的《華僑日報》,我投稿〈竹子的思念〉,他給我五顆星,恩師鼓勵並不淺。

那時何紫是我第一個點撥人,啟動我愛文學。

二○一六年重陽時節,何紫逝世二十五周年,明珠和我,都特別懷念何紫、何達,不期而約去秋祭兩位愛孩子的大作家......

大詩人何達曾為兒童寫過不少故事和詩歌,明珠和我協助編輯,及交獲益出版的《喜愛兒童的果樹》,收錄了他十四首童詩及一些故事,他幻化為小魚、小鳥、小船長,用孩童的眼睛看大自然;作品中有一棵特別的果樹,兒童在它的護蔭之下,想像力得以暢任奔馳。

何紫和何達,兩位愛孩子的大作家,擁有童心和一支妙筆,能把小朋友身邊平平無奇的東西,變得新奇有趣,構思有趣的作品,把普通的事物用新的角度來寫,小讀者會從活潑吸引的故事情節中,走進他們美妙的想像天地啊!

也許兩位愛孩子的大作家,就是這棵神奇的果樹,不然怎樣把這多彩的童真世界呈現出來呢?

何紫的童年在戰火時代,戰爭結束後,八歲才入學,他本無心學業,甚至要留班,但卻對那些從被炸毀的學校的瓦礫堆中拾回來的圖書,很有興趣閱讀,樂在其中,自此一直與書為伴。

他在小學裏是超齡學生,故老師指派他一個重任,就是在宿舍看顧年幼的同學,但小孩太活潑吵鬧了,他便想出藉講故事來維持秩序,把看過的故事講得眉飛色舞,後來他還加入自己構想的故事,他會以小朋友日常生活為題,小孩聽得歡喜,聽得入神,漸漸他成了「孩子王」,後來寫了許多故事,還出版成書,很多小讀者都愛讀他的書。

何紫追思會紀念專輯。

這個孩子王最愛玩,生活上即使面對戰爭、死亡、孤獨、窮困......他仍一貫樂觀,他和窮孩子玩跳飛機、十字鎅豆腐、抽陀螺、彈荷蘭水蓋等遊戲,他樂天善良的性格令他廣結朋友,好友形容他是「快樂的叉燒包」,熱呼呼,胖嘟嘟,大人小孩都愛親近他。他後來成立出版社,志在出版優良童書,並鼓勵文壇新進,為他們出書,他凝聚文友,結合力量推動兒童及青少年文學閱讀及創作,為香港文學園地播下許多美好的種子,留下精彩的圖書寶藏。

何達,文學的長跑者;「孩子王」何紫,在我們心中是兒童文學的長跑者。

二○一六年的十一月六日,在灣仔三聯書店會場,有專題文化對談「今秋讀何紫:英明姐妹分享何紫的兒童文學與童心」,那年,也是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前身為山邊社)成立三十五周年,何紫就是山邊社創辦人,他(一九三八-一九九一年)英年早逝,我和明珠以分享會來紀念他,當天主講、細味他的兒童文學和對提拔推動文學之情懷,也和到場文友對談、播珍貴片段;同場還有何紫之手稿展覽,展出是由何紫的女兒何紫薇策劃的,有些珍貴資料如《陽光之家》合訂本,其中包括我有很多期之文藝人專訪稿,是何紫叮囑我採訪的,如:《紙上寶石》作者梅創基、兒童電影導演、體藝創校校長張灼祥等……太多了,似將未曾忘遺的記憶皮箱一一倒出來了!(後於同年的十一月十三日我們受澳門圖協之邀,於澳門書香節主題演講「何紫的兒童文學世界」)。

二○一六年的十一月六日,作者與潘明珠拍攝於灣仔三聯書店「今秋讀何紫」何紫紀念講座上。

回顧何紫的一生、緬懷他為香港兒童文學發展、推動,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他上世紀七十年代為《華僑日報》「兒童週刊」撰寫兒童小說;我雖因投稿神交相知,未曾見面。其後,他原本經營「兒童圖書公司」的;於一九八一年,創辦「山邊社」,取名自他在港島西區般咸道十七號的文具書店「山邊公司」。「山邊」因臨近山邊得名,英文名為「Sun Bean」,又有陽光之意,青蔥燦爛。山邊社專門出版兒童及青年讀物,得到阿濃、小思、張君默等一眾好友的支持,後陳耀南、黃維樑、陶然等名作家,把作品交於何紫出版。

一九八六年,何紫有感香港沒有供青少年閱讀的文學雜誌,於是創辦《陽光之家》月刊,想以文學作為青少年閱讀的精神美食,實現他心中最光輝美好的理想。

《陽光之家》以青少年及家庭為對象,內容豐富健康,包括文藝、生活、人物專輯、專欄、攝影等等,亦設信箱解答讀者疑問,散文及小說專欄,報刊由阮海棠女士協助編輯,及我潘金英協助採訪,作為出版社和作者、讀者的橋樑。何紫對何達很敬重惋惜他,為何達出《興高采烈的人生》,由阮海棠擔任編輯。

本會香港作家聯會的前身,名「香港作家聯誼會」,於一九八八年成立;何紫時任副會長,推動作家的交流和聯誼。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始,他的創作伴隨著本地的兒童成長,對香港的基礎教育有極深遠的影響。

一九九一年,何紫病逝,一九八一年創辦山邊社,一九九一年便病逝,短短十年間光輝建樹多,何紫的十年山邊社,致力推廣及出版校園、青少年及兒童讀物,何紫親自審稿、發排、設計至督印親力親為,工作量相當大!天道酬勤,他扶掖新晉作家,不少作者與山邊社結緣,如胡燕青、李洛霞、潘金英等供稿,短短十年間,平均每月出版新書四五種,竟出版書籍逾六百本!

何紫為人真摯樂觀,是以人緣極佳,他連結中港台文壇、籌辦文學活動,又鼓勵新秀作家,推廣本地兒童文學的創作及發展,不僅開拓本地兒童文學園地,同時鼓勵作家交流,一九八七年於上海舉行滬港兒童文學交流會等,曾邀請上海著名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台灣兒童文學作家林良演講,推動兒童文學的發展。

作者與何紫(後排左一)及文友出席兒童故事比賽。

人的結緣,真的很奇妙,我和何紫,我與山邊社《陽光之家》的緣份,真的很奇妙!一條線般淺又長,少女時候我讀他的書,投作文稿給他;而誰又想到他的兒子小宗,竟是我們的粉絲?我們又是他的粉絲,何等奇妙!

他小兒子讀初中愛看《突破少年》某專欄,何紫好奇看,咦,潘金英寫的小說?然後,他記得這個名字;竹思、潘金英的筆名!不錯!她是誰?

何紫逕自電問《突破少年》編輯部,當時是楊碧瑤女士約稿的,我一直寫,後來結集由張志和先生(今日《城市文藝》的梅子編輯),出版了處女作《太空移民局》!

這是未完故事,何紫很欣賞,找了我們見面,一見如故,幫我們出版一本又一本:《香港無名獸》、《寶貝學生》、《沒有電視的晚上》、《雪中情》、《第一滴淚》、《魔女管管》(此書入了好書龍虎榜十大好書之一),至今數一數,我們曾於何紫山邊社出版了十多部作品。

何紫樂於提攜新秀,他一開始就敢採用新人作品,胡燕青、李逆熵、吳嬋霞、潘金英等的不少初期著作,也是由山邊社出版,現今他們均成文壇砥柱。何紫在周蜜蜜兒童文學創作道路上給予有力的支持,她的第一本兒童長篇小說《兒童院的孩子》就是在何紫的支持下出版的。而我與山邊《陽光之家》之特約記者身份,一直保留,專訪一直不斷,例如曾訪陳耀南先生,或後因而識了港台導演,後來應電視台之邀,於男拔書院,拍了何紫特輯,在男拔書院美麗的草坪上,談多部何紫作品,至今仍記憶猶深,歷歷在目……

作者出版專書《童心永在──何紫與香港兒童文學》。

何紫的眼光獨特,鼓勵新秀,我是常投稿他編的《華僑日報》來練筆的;我們的寫作生涯,因得到何紫的讚許與鼓勵而開始,我曾為此打算自資出版,寫了一本《童心永在》以紀念他。他走了,我找來了沈立雄設計封面,也協助孫觀琳老師,一同編了哀悼追思特刊,讓大家來送他最後一程時,從特刊內之哀悼文字中,可窺見何紫為人為事,推動香港兒童及青少年文學的心志,並感受到何紫於兒童及青少年文學所作的各種貢獻!

創作伴隨兒童成長,何紫的創作,伴隨我們青少年成長。兒童時期的何紫經歷了戰爭、死亡、孤獨、窮困。他一九三八年生於澳門,而後隨母移居香港。我幼稚園於澳門就讀,跟何紫同樣,是隨後而跟著母親移居香港哩。我們似好多線牽在一起;何紫小時候生活艱苦但仍積極尋找樂趣,我們似他呀,小時候生活也艱苦,但仍也會積極尋找樂趣哩。這些經歷成為了何紫日後創作《童年的我.少年的我》的素材,而我們成了他的少年讀者,從何紫的文字中認識他,並感受到他對人生的積極樂觀,而影響了我們擇善固執的做人及寫作態度。

有時我想,假如沒有何紫,香港的兒童及青少年文學,會怎樣的局面?

何紫作品《美味的「醜東西」》。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我們在寫作上擇善固執,追求寫出真、善、美、愛的好作品,用心寫出了中篇小說《暖暖歲月》,但何紫走了,山邊出版社也即拒絕了出此書。說是死亡題材不好!不好?原因是死亡題材,不利學校市場。

後來,我們把《暖暖歲月》這本書,交給了一家新出版社,交給了東瑞先生。

好故事!我要找個好畫家,給你姐妹倆做個美麗的封面!

他有慧眼,一看即印,此書後印了很多版,受青少年喜愛,而且有學校把小說編成劇本,在舞台演出;後來更出了凸字版供盲人閱讀,還翻譯有日文版!如果說何紫是我們的伯樂,那麼,東瑞先生,絕對是我們另一位伯樂!

何紫自己很愛創作,他在離世前的一年之間仍然晝夜寫作,專欄從未脫稿,產量之多,即便在他逝世後仍有多本書籍出版,對於何紫一生而言,雖是短短五十三年,但他建樹極多,可以說是光輝一生;他的溫度,體現在行事上──何紫敬重雲姨,敬重、珍惜老文友,他很敬重、惋惜詩人何達,特為何達出版《興高采烈的人生》,這情誼一直令何達深以為榮!何紫又疼惜新晉年輕寫作人,如果說我為何對文化老一輩的人敬重,又特別愛惜喜寫作的青少年,不辭勞苦為青少年編印書刊,一定是受何紫昔日的使命行動、他對社會的人文關懷所影響!那些年、那些事、那些情誼,沒有隨風逝,何紫的生命,就一直有這樣的力量。

何紫一生創作的兒童小說、散文、兒歌,作品多達三十多本,樸實美好,一直不斷鼓勵青少年,文字或許無言,卻足以改變世界,予下一代深遠的祝福。二○二○ 年今天,十一月二十二日,小雪;何紫,逝世了二十九年,然而在我們心中,「孩子王」何紫,仍是那麼熱心、笑嘻嘻地為孩子講故事;我們懷念他,就走進他筆下的想像天地好了;我們愛他,就讓他同行,一直陪伴我們青少年,共同跑在人生路上,活潑而自信地向前走吧!

(完稿於 二○二○ 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小雪)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上一篇

兒童文學大師——童眼角度記錄社會面貌 何紫寫出一代香港故事

下一篇

關於紀念何紫的深情思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