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可得解脫處,唯神佛前,與山水間

雨煙

標題出自《鶴唳華亭》。

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腦海中不斷地冒出這句話:「可得解脫處,唯神佛前,與山水間。」固然是因為近日沉迷於這部電視劇,但仔細想了想,這句話還真的很適合王維。

「 可得解脫處,唯神佛前,與山水間。」

王維,字摩詰,出身河東王氏,開元十九年(七三一年)狀元及第。曆官右拾遺、監察禦史、河西節度使判官。唐玄宗天寶年間,拜吏部郎中、給事中。安祿山攻陷長安時,王維被迫受偽職。長安收復後,被責授太子中允。

他參禪悟理,學莊通道,精通詩、書、畫、琴,有 「 詩佛」之稱。書畫特臻其妙,後人推其為南宗山水畫之祖。蘇軾評價他:「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

詩佛王維: 詩中有畫, 畫中有詩。

在我們看來,王維一生順遂,且多風流韻事,唯一可稱是「污點 」 的就是安史之亂中曾任偽職,但好在他還有詩:「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葉落空宮裏,凝碧池頭奏管弦。 」 用凝碧池樂工的遭遇抒發自己的悲憤與無奈處境,後來也得到了肅宗的諒解,似乎沒有受到太多磨折,晚年還能隱居山野,過著「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 」 的愜意生活。

但在讀過吟光的長篇歷史《上山》之後,我卻忽然對王維此人,乃至很多類似的古代知識分子,有了新的感悟。也許隱逸的外表下是不甘的靈魂,也許訴諸紙上的一字一句,是為說服自己、安慰自己那顆想要入世的心。也許在「夜闌風靜縠紋平」 之下,激蕩著無數暗湧,在問自己「何時忘卻營營 」 。「小舟從此逝,去向的不是自由,而是永遠都在糾結中內耗的餘生。

歷史小說《上山》書影

入世與出世,政治抱負與詩意審美,究竟如何調和?這就是《上山》一書在虛實遊移、時空穿越的情節之中,深度探討的母題。

王維與陶淵明

王維與陶淵明,從詩作風格來看,有很多相似之處。而王維作為後輩,也常在詩中坦誠對陶淵明詩作的欣賞。他繼承和發展了陶淵明的田園詩風,然而由於他對佛學的興趣,令他的山水田園詩作與陶淵明相比又多了幾分禪意。

東晉狂士 陶淵明的狷介形象

然而,作者也認為,這二人的性情和世界觀同中有異。一個性平和,因而也軟弱;一個重風骨,因而也偏激。在本文的時空之中,這兩位本有些相似卻無緣得見的詩人得以生活在同一個時代,有了高山流水為知音的可能。陶淵明身上的純粹和自我,或許是受家族所累不得不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的王維所嚮往的;而王維介乎出世入世之間的左右逢源,或許也是陶淵明想要追求卻不可得的。文中的陶淵明,更似是一個影子、一面鏡子,是王維心中的桃花源,也是他疲憊之時心靈深處的遙遠寄託。

尾聲之時,一切柳暗花明。當王維忠於自我之時,他會在場;當王維偏離初心之時,他便離席。「你未看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

因此,尋找陶淵明也就是尋找自我,上山也就是回歸自己的心鄉。

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王維與玉真公主

那年王維白衣年少,風姿鬱美,已有詩名,兼通音律,一曲琵琶《鬱輪袍》俘獲玉真公主芳心,這個故事堪稱一段佳話。許多戲曲中都有《鬱輪袍》這一折。或許在許多人心目中,王維與玉真公主是一對才子佳人,甚至忽略了通過干謁公主的門路獲取功名是否有些不夠光彩。這也是因為王維的才華足夠艷驚四座,硬實力不需要懷疑。

唐玄宗胞妹玉真公主的形象

本文中的玉真公主,起初更像是一個反派的形象,因對王維的愛而不得,而想要為難他的好友,最終卻只能令二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但看到她酒醉的情節之時,卻能感受到她也是寂寞的,在帝王家的富貴牢籠裏,無所寄情。

史書稱王維:妙年潔白,風姿郁美。

王維與李白

歷史上的王維和李白這兩位大詩人生活在同一時代,有很多共同的交遊,還都和孟浩然是摯友,然而兩個人之間竟然毫無交集,連一首應答詩都不存在,這真的是一個千古之謎。人們分析原因,眾說紛紜,有性格不合說、陣營不同說,最著名的則是玉真公主情敵說,令我們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

聞名天下的 詩仙李白

《上山》本書的一大貢獻大概就是給這兩位大神創造了一個認識且成為好友的機會,圓了我們後世眾多YY者的夢想。能看出對於兩人與玉真公主的關係,作者還是借鑒了一些歷史傳說,在文中的王維拒絕了玉真公主之後,李白繼而成為玉真公主的情人。且王維也成為李白臨死之時的託孤對象,並與其女兒明月也成為知己。這樣的一個腦洞,算是彌補了很多真實歷史上的遺憾。

《上山》作者吟光

要友情提示的一點是,這本書中所涉及的歷史人物均已使用化名。只是我們能從他們的詩作中猜到他們的原型。在閱讀的過程中,若是不習慣這種虛虛實實穿梭於歷史與想像之中的筆法,也可以完全當成一個架空的故事,一個理想主義的模型。

當君白首同歸日,是我青山獨往時。

《上山》的英文名是An Odyssey。史詩中的奧德賽在海上漂泊,幾經磨難,終於回歸故里。在本書的同名主題曲中,作者也寫道:「奧德賽啊/奧德賽啊/你一直逃避著自己/ 虛名浮利/ 蒙你詩趣/ 尋不見山的蹤跡……你終於找回了自己/ 水窮山盡 /入你夢境/ 故人心藏進畫意 」 。

《上山》(英文名《 An Odyssey 》)封面

他終於活成了自己最舒展的模樣,而生於這個喧囂時代的我們,也不免踏上一條終生尋找自我的上山之路。

二○二○年一月五日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雨煙簡介:本名李佳航,業餘書評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系,現供職南方日報出版社。

《上山》簡介:二○二○年由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及至元文化出品,作者吟光是新銳女性作家,香港作家聯會會員,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院碩士。

上一篇

《香港作家》網絡版2020年2月號 特輯徵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