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深秋

東  瑞

相約在秋季

耳畔傳來譚詠麟《愛在深秋》的歌聲,接著是王菲的《我願意》,兩首歌抒情、委婉、動情,直擊心上最柔軟之處。流行歌不忍卒聽的很多,唯獨這兩首有所偏愛。

它們相信愛情。請聽譚歌手深情地唱:「如果/情是永恆不朽/怎會/分手」、「回憶/逝去的愛在心頭/回憶/在記憶中的我」;

它們為愛粉身碎骨在所不惜。請聽王歌手更是把愛的深刻唱入骨髓:「我願意為你忘記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懷裏/失去世界也不可惜/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被放逐天際」。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真愛,家庭如何維繫;億萬子孫如何繁衍,生生不息?

如果這世界沒有真愛,你的思念之水將會乾枯,馬路上都是形影相吊、孑孓獨行的人,不朽的文學經典從此沒有了生長的肥沃土壤;世界,將變成了一片感情的荒漠,愛的果實,也將在深秋失去影蹤。

我和她的戀情珍藏、醞釀於冬季,孕育、發芽於春天,然後狂熱、浪漫於炎夏,成熟、結果於北國的金秋。願疫情快快過去,不要辜負美麗的四季;盼疫情過後,每一季深秋,我們都能再度攜手出遊,踏遍祖國大小水鄉、走完生平最喜歡的所有老街長巷。

把愛,承前啟後,傳揚開去,灑下一路愛的小花;把愛,化為沉默的行動,世界不再孤獨,愛意覆蓋全球。

緊握妳的手,今生愛不夠,來世再追妳,追妳到天之際、海之角。

成熟 · 收穫

維多利亞港兩岸,沒有太明顯的四季輪換,沒有炎熱和嚴寒的嚴格更迭。

愛秋天,尤其愛深秋。

當走在路上、汗水靜悄悄地在背上沉睡,渾身被涼透透的秋風吹爽,秋意拂得人沉醉,頓時不知方向。

秋夕,天高氣爽,大雁南飛,在天空寫一個大大人字,真想跟著飛翔、飛翔;秋晨,坐於海濱一隅,看藍天麗日,雲起雲落;也曾於秋夜被噩夢猛然驚醒,呆憶昨晚遍地蟲叫,一街烽火,滿目瘡痍,欲哭無淚。

寒夜的噩夢流逝後,秋的溫馨回憶如水倒流。

秋的思念在蜿蜒,昔日的收割季節,幕幕浮現,大學校園就在田間一側,朗朗的讀書聲總是伴隨著簌簌簌簌的割稻聲,交響成悠長的豐收之歌,迴響在我記憶的深處。

秋的回憶在穿梭,半個世紀的風雲彷彿一瞬間,人的勞動,一如果實榨出一杯杯玉液瓊漿;人的終局,就似從一團米黃的麵團被焗爐烘熟、呈出油亮,標誌著人的一生圓滿,生命最後的精華讓子孫雙手捧著回家。。

青春既然已如夜天上的星星發出微光,就算不辜負生命永恆的蒼穹。

秋,總是給我們生命豐美的啟示。

那年,我們在京城

聚會總是選擇在萬里無雲、溫度適中的第三季。

喜悅總是配合了黃金般的色彩抹畫在我們心靈的最深處。

那一年,我們讀懂了什麼叫皇家氣派,我們見識了五湖四海文友的浩浩蕩蕩,我們走過無數大人物走過的階梯,我們漫步在一直延伸到天際的紅氈。

那一年,秋季不再淒涼,記憶不再黯然,感覺不再粗淺;喜歡自己那種沒有預約的小訪,給病中博友帶來南方的小暖風;喜歡那類私房小食店、物美價廉的餃子小餐,總是呈現在腦海裏的網絡,還有從烤鴨慢慢咀嚼出的京都地道風味,香了多少年的回憶;更喜歡那種三五文友很隨意的結伴秋遊,欣賞街市的古味、小集的喧鬧,一路的民初感覺,一路的忘形拍攝……一瞥瞥都是木刻般無法磨損的美好風景,一幀幀都是捕捉瞬間的精彩。

那年的深秋,最難忘、最喜歡的還是南海子公園的秋景,一輩子尋尋覓覓,忽然,就相遇了生命最壯觀的場面,生命最好看的模樣——那時,滿眼的落葉不斷飄撒,覆蓋著大地的萬物,彷彿就要下個三百六十五天?也像無法遏止的大海漲潮,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那是一生中僅見的落葉大海洋。

那時,陪同我們看世界、看人生的,不就是旅途的忠誠旅伴嗎?

那年,我們在京城。

(資料圖片)

漲潮般的落葉

天空的落葉,像下了一生的慢雨一樣,不曾間斷。

地上的落葉,又如同大海最洶湧的潮漲,來得迅猛。

我創作熱情的旺盛,有似落葉的漲潮,也不曾稍減;我創作的慾望,與生俱來。每一片落葉,都是、負載著一頁靈感;每一年的秋季,都有一籃籃大收穫。

每一次長篇的完成,都是一次生命的回顧和檢閱,都是社會和人生的重讀和思索;每一次的完成,雖然不累,總是會長長舒一口氣,像是忘我地死過一回,又幸福興奮地活轉過來。

我常常設想著創作的場所,就該安排在深秋的樹下,累了,就躺在落葉鋪就的軟褥上,如同蟲兒,冬眠它一個冬季;春醒,又有新的孕育。

將生命的華章,寫滿金黃林子的大地,再寫滿金黃的天空。

(資料圖片)

何日再團聚

一場疫情,看不到盡頭;一場全球傳染成災的大瘟疫,猶如驚濤駭浪,奇峰突起,令人驚魂甫定,心緒又跌入萬丈深谷。

從前的千萬數字,讀來抽象,感覺距離我們很遙遠;如今看著疫情確診人數一路攀升,兩千七百萬的染病人數和近百萬的死亡人數就近在眼前,彷彿可以摸到一具具凍僵的屍體。

我們何時再相聚?

雖然相信沒有結束不了的瘟疫,就像沒有不散的宴席;活生生的可怖疫情,最後只化為書籍上的平面記載;武漢封城,也許,從此成了最動人的經典故事,我們依然心急和焦躁,翹腳昂首等待疫苗普種日子的來到。

我們何時再相聚?

舊的家庭照,已經是七八個月前的明日黃花;什麼時候再來一次聚餐後的全家福大合影?從前視頻裏只有小孫女在獨舞,如今腳步穩健的小弟已滿屋子跑得歡了,新的餐後影該給新的小人類留一個最好位置。

之之,妳明日就要開學,可曾想念那海濱的大環山公園?

之之,讓我再次扶妳上鞦韆架,為妳推一把,拋妳到天際,也讓妳純真無邪的笑聲響遍秋季長空。

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初草

二○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四稿

(除特別說明,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東瑞簡介:原名黃東濤,香港作家。1991年與蔡瑞芬一起創辦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迄今,任董事總編輯。代表作有《雪夜翻牆說愛你》、《暗角》、《迷城》、《小站》、《轉角照相館》、《風雨甲政第》、《落番長歌》等145種,獲得過第六屆小小說金麻雀獎、小小說創作終身成就獎、世界華文微型小說傑出貢獻獎、全球華文散文徵文大賽優秀獎、連續兩屆臺灣金門「浯島文學獎」長篇小說優等獎等20余個獎項。曾任海內外文學獎評審近百次。目前任香港華文微型小說學會會長、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國立華僑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香港兒童文藝協會名譽會長等。

下一篇

(「法國書香遊」系列)天女散詩達達屋──保羅.艾呂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