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掠影

陳茂相

海南島。(資料圖片)

  (一)

太平洋彼岸花旗國飛來一隻候鳥,飛來香江。她是珠麗妹。她與我和老伴三人旅游海南島。澄邁縣福山,這裏原是她出生之地,是父親一九三三年,從南洋爪哇島,歸國帶來的羅布斯塔的咖啡種子,建立的咖啡農場,她童年就在這錄陰遍天涯,雪白咖啡花飄香的美景中歡渡過。解放後父親被扣押入牢獄,她在這裏遭遇苦難的童年,福山的咖啡夢,夢境常縈繞已遠去的冰冷時光,誰能想像大悲與大喜之間,迂迴深邃的長廊 ?但她鄉音不改,情懷依舊。任然藏著海南浪花全部傳奇。而今她感嘆到時代的變遷。幾度春秋,海口市邊陲澄邁縣福山鎮,演變壯麗圖景。蒼蔥園林,椰樹筆挺,溶進濃濃的深綠,盡是綠色的詩篇。四處濃郁咖啡飄香,譯演著金色的夢,父親回國創立的熱帶農場,曾經在這裏卷起時代的浪花,父親曾受時代誤會,已平反昭雪在咖啡文化館立了銅像 ,我們家族同往朝拜。縷縷思念,隨著遠去的風暴,已漂流的好遠好遠,我們的前程繁花似錦。

作者(左)與同行人合影。(作者提供)

(二)

秋風送爽,我們三人又乘環島高鐵奔往南沙市。兩條濤濤奔流大河,浪花吹奏純淨的藍色交響,彙集到大海構成奇特壯觀的景觀,氣像萬千,這是天邊,這是海角;再向南遠眺是海天一色,浩瀚湛藍的太平洋。一望無際的藍天碧海。綠樹銀沙,渾然天成,是詩情畫意的景觀。南沙市除了那湛藍清麗,遼闊的海天,還有纏繞不休的舒卷白雲,而千步綿長海岸,捲起白色的浪花,像一個長長的夢境。令人心曠神怡。

往昔三亞原是荒僻之港灣,南荒極境是歷代曾給三亞地區的評注,尚記否?這裏曾經是官宦貶官受難之天涯海角,才氣縱橫之蘇東波,哀怨纏綿傳說千古;但遠去的歷史,哀怨的詩,多少感慨,頓時化作一縷青煙,隨風飄遠。如今以海洋的博大胸襟容八方客,聚九州財富建自貿港。這裏已經游客眼中的天堂,更被冠以東方夏威夷的美名。遠去的詩,多少感慨,頓時化作一縷青煙,隨風飄遠。三亞已換人間,是風光明媚的旅遊勝地。更是東北富戶像候鳥展翅飛來棲身的樂園。飛躍山水心靈不變。

三亞的標誌,是令人神往,一零八米高,金光閃閃,衝入雲雲霄的一尊披金帶玉觀音菩薩,珠光寶氣,光彩流麗的神彩照亮了海疆,她正全神貫注著南大洋風雲激變。遊客興致勃勃登電梯到安放觀音菩薩聖像的敬拜堂。並仰首向觀音膜拜,尋求心靈的舒暢和訴求多彩的情緣;我走出大堂觀景,俯視南海風光,悠然地觀看那妙趣橫生的雲彩霞蔚。令我深情眷戀著每一刻流動時光和無聲地凝睇蕩起思憶的漣漪。

作者在其父親銅像前留影。(作者提供)

陳茂相簡介:原籍廣東省台山縣,1932年出生於印尼,曾當過小學教師,1955年回國,入讀廈門集美中學,畢業後進廈門水泥廠工作,後來獲對對調到廣州建材二廠。
1973年移居香港,在南洋紗廠工作,過後到英基國際學校工作,退休後移民美國,兒子回香港科大當教授,就跟回香港。參加多個僑團,擔任過幾家僑團會刊編輯,並加入《香港作家聯會》成為永久會員和香港《散文詩學會》當副會長。著有兩本書:《走向晚晴》和《心底的琴弦》。

童年往事(兩則)

上一篇

西雙版納記遊選五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