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陶然先生──憶《中國旅遊》共事日子

馬耀俊

二○一九年三月九日,我們敬佩的香港《中國旅遊》畫報副總編輯涂乃賢先生(筆名陶然),於香港東區醫院因病辭世,享年七十六歲。消息傳來突然,至今仍讓人無法接受。回想起跟涂先生在《中國旅遊》共事與相處的點滴,教人依然傷感與不捨。

        

涂乃賢先生走了!收到這消息,我不敢相信!

我一廂情願想,是去了別的地方吧?但最後的答案是我最不想接受的。

兩個禮拜前,我突然想到好久好久沒跟涂先生喝茶聊天,說改天我們一齊午膳。他說好呀,很快就約定時間。席上大家言笑晏晏,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只是沒想到這次竟然是我們的訣別。

三十四年的老同事、老朋友就這樣說走就走,能不叫人唏噓?

一九八五年八月,涂先生從中國新聞社調到《中國旅遊》畫報當中文編輯。時任副社長的張大姐看中他的健筆,希望他能為《中國旅遊》的文章潤色。那時候《中國旅遊》的記者不多,稿子很多時要倚靠內地作者提供,但附來的文章多是千篇一律的資料,缺少遊興,比較乏味,可讀性不高。本身是詩人、小說家、散文家的涂先生憑着他的妙筆,加上對中國河山的深厚感情,以及豐富的遊歷和想像力,為這些文字注入了活力,使讀者在欣賞精彩的圖片時,也能細味優美生動的文筆。

之後《中國旅遊》編輯部人手擴充了,成立中文編輯部,由涂先生執掌,手下有幾位中文編輯,所有的文章,包括記者寫的、組稿回來的,最後都由涂先生一一審閱才與讀者見面。如果說《中國旅遊》是一本圖文並茂的畫報,那肯定與涂先生把好文字關是分不開的。

陶然先生性格隨和,樂於指導後輩,不少記者、編輯,包括我這個主編,遇到甚麼文字的問題,還是跑到他的房間請他指教。(資料圖片)

涂先生廣結善緣,在文壇的好朋友甚多,不少著名作家也是因為他而賜稿。他負責的專欄《旅情畫筆》邀請了港澳台、內地、海外的名家,撰寫不同風格的遊記,精彩紛呈,大大推動了旅遊文學的風氣。

爾後,他出任《香港文學》總編輯,把更多時間和精力放在文學的廣闊天地裏,但仍兼任《中國旅遊》副總編輯。他性格隨和,樂於指導後輩,不少記者、編輯,包括我這個主編,遇到甚麼文字的問題,還是跑到他的房間請他指教,而他總是幾乎不用多想,也不用翻書查字典,就能說出準確的用詞、出處、典故,因為他本身就是一本中文活字典!

涂先生筆耕不斷,縱橫書海,雖年過七十,但從來沒見過他戴眼鏡,近視、老花好像和他沾不上邊。只是近年行動緩慢了,但萬萬沒想到他最後卻以急速的步伐,走畢了人生路。

願他在天國好好安息!

(本文轉載自中國旅遊二○一九年四月《中國旅遊》)

馬耀俊簡介:《中國旅遊》前執行主編,現為編務顧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