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歌(散文詩)

紅酒味道散發在空氣中,正待品嘗(資料圖片)

玫瑰紅酒

那一束嬌艶欲滴的紅玫瑰,在未知的花園裏盛放,給陌生人採摘到面前,成就一段奇妙的因緣。

花香嬝嬝,更有紅酒味道散發在空氣中,正待品嘗,耳畔隱隱聽得喃喃耳語,花開花落知多少?

 

人流

從地鐵出站口擁出的人流,在商場匯集,形成來往熱鬧一時的洪水,又各自往四面八方散去,一陣陣高潮過後,幾層商舖行人道恢復平靜,只有食肆依然繁忙:民以食為天。

泰國餐越南菜吃盡東南亞風味,唱碟徐徐播出的老調是那麼熟悉,它勾起我遙遠的蕉風椰雨舊夢甦醒,原來走遍千山萬水,骨子裏還是鍾情南洋情調。

 

暗戰

是十月的硬漢嗎?打不死的孤膽英雄,令人不可置信,卻又吸引人心;生活中芸芸眾生總是欽佩偶像,呯呯嗙嗙的槍戰聲中,公眾莫不傾倒在銀幕底下。

那汗濕的手握緊至終場,燈光乍亮,夢工廠劃上句號,恢復在日光下行走,途人熙來攘往,嚶嚶嗡嗡,猛回頭,卻見那商場裏的電影院,閃爍着星光點點。

 

天台上的酒吧

居高臨下,秋風從四面輕柔拂來,四周靜夜中,遠處閃爍着點點燈火;周圍的人都在輕聲低語,唯恐驚動旁人的美夢。

連侍者的腳步也輕輕,有如貓兒踮起腳跟滑過;暗夜裏,只有那縹緲的音樂,一聲輕,一聲重,如泣如訴,在我耳畔絮絮唱出秋夜的歌。

 

「星幕」下

頂樓望去,對面燈光下窗簾洞開,夜幕中格外顯眼。

有人躺在牀上看電視,卻不覺有人在天台注視他的動靜。

典型的《斷章》,這一組電影鏡頭,角度不同,卻是生活中常見的現象。

 

周圍的人都在輕聲低語,唯恐驚動旁人的美夢。(資料圖片)

夜舞

那廣場一角朦朧的影子,鬼魅似地晃動,搖起了這個秋夜的動態,恰似悠悠的傳說,千萬年來一直流傳到當下。

鏡頭拉到眼前,放大一端詳,卻原來是晚練的老人,男男女女甩手踢腳,在夜幕下跳起貌似靈魂舞的動作,讓我起伏的思潮定格在眼前。

 

山徑

巴士沿着彎曲的路上山,兩旁是叢生的樹林,道路寂清,偶然出現一兩輛私家車,迎面或爬頭而去。

滿目綠海中,突然湧現一排艶紅的紫荊花,給這山徑一個乍然的驚喜,給我的眼神換來秋光溫柔的生命活力。

 

西貢棧橋

那伸到海中去的人行橋,是棧橋嗎?

我的腦海裏即刻湧現青島的模樣,那是已近忘卻的夏天,遙遠到差點不復記憶,我只感覺到海風呼呼吹,有人說起當年德國人埋在海底的海牛的故事:每當有霧,海牛便會嗚嗚地叫……

但我並不曾聽到那鳴聲,於今,這橋上遊人來往不斷,橋邊老者在垂釣有如入定的老僧;突然一聲歡叫,用力一拔,一條大魚活蹦亂跳地勾上水面。那海水恢復靜悄悄,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只有我這個過客心潮驀地洶湧澎湃……

 

紙鳶

棧橋末端的男人,細心整理躺在橋面的七彩古裝美女風箏,尾部拖着三條長長的尾巴。海風勁吹,颳起亂髮如欲飛去,但數次臨海放飛,也都功敗垂成。

以百倍耐心與自然博鬥,放出試探的汽球,終於成功乘風上天而去,左搖、右擺、上躥、下墮、迴旋、轉身,得意地炫耀,一幅天空任我行的姿態。

秋高氣爽,猛然憶起遙遠的千島之國夢,我那可憐的風箏,給陌生人攔腰截斷,隨風飄飛而去到不可知的地方。

 

海風勁吹,颳起亂髮如欲飛去(資料圖片)

舢板

碼頭邊那繫着粗繩的小船隨海水輕輕盪漾,船上的漁夫在把剛從海上抓捕的魚群按水盆分類;棧橋上擁擠的男男女女,伸頸朝下爭相討價還價。

海上生活顛簸,恰如人生起伏不定;只是岸上的人們平穩,竟沒想到故事外還有另一章。

海水不斷地嘩嘩嘩沖擊,一波,又一波,只是橋墩無言,笑看風雲,它以驚人的沉默,回答眾聲喧嘩。

 

(本文轉載自《明報.明藝版》二○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