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向文學天國——悼念陶然兄

彥火

陶然兄走得遽然、悄然,竟連一點跡象也沒有!
他走的前一天,我還在香港杏花村稻香酒樓與他喝茶、談天。
話題從他的工作,談到香港作家聯會、談到寫作。
他說現在工作輕鬆了,餘暇時間比過去多了,他可以更專注於寫作和閱讀。但他對工作的變動有些不習慣。
我表示羨慕他,終於可以專注做自己喜歡的讀和寫了。
他似乎有些釋懷。他正在寫自傳。
他很關心香港作家聯會的事務。我們誠心地交換了未來工作的意見。陶然與我都是香港作家聯會創立的發起人之一。在曾敏之先生和劉以鬯先生的帶領下,我們一起為「作聯」的茁壯和發展作出了努力!香港作家聯會作為民間組織,在商品社會的香港可以熬過三十個春秋的歲月,有賴包括陶然兄等理事會和會員的共同的耕耘和培育!「作聯」的一些重大事務我都先與他進行溝通,他對我的建議,也不吝提出意見,然後進行協商、互補,直到取得共識。那天臨走我送他去地鐵站,他的步履是輕快的。
有誰相信,兩天後竟便陰陽相隔!

陶然與文學息息相關,是難以割捨的。我相信,他是走了——走向文學的天國!(張閱攝)

陶然廣結善緣。我與陶然相識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們有兩位共同的忘年交:中國詩壇的巨匠――艾青與蔡其矯。
記得一九七九年,艾青、高瑛夫婦和王蒙赴美國參加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途次香港。我當時主管香港三聯書店編輯部,受命接待兩位大作家、大詩人。
這時內地剛開放不久,他們是文革後蒞臨香港的最著名的作家,文壇向隅者大不乏人。他們抵埗那一天,我特地在西灣河一家酒家設宴,安排香港一些作家,如劉以鬯、舒巷城、海辛、陳浩泉、東瑞、原甸、韓牧等人與他們聚會,當然也包括陶然。艾青夫婦先要去看望陶然,並最終被留在他家裏吃飯,可見陶然與艾青的交情匪淺。
我想,陶然是深情的――這是指他對文學的熱愛和對作家的深摰情誼。與陶然相交凡四十載,深諳他是一個外圓內方的人。平常他的談吐舉止是個不假詞色的人,翩翩有度,與他熟交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對人對事自有一番見解主見,不易受人左右。
陶然感情上充滿華麗色彩,文如其人。記得白舒榮有一段話頗能拈出其神韻:「陶然的個性似乎矛盾,熱情含蓄,波濤洶湧不露張揚,像一座悶着熔岩岩漿的火山。他的作品情感豐富、奔放、細膩內歛,文章優美詩意盎然。」
我佩服他的沉穩而熱情,和對文學的那份執著和虔誠。
陶然與文學息息相關,是難以割捨的。我相信,他是走了——走向文學的天國!

 

潘耀明簡介:筆名彥火、艾火等。福建省南安縣人。先後任職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董事兼副總編輯、香港中華版權代理公司董事經理、南粵出版社總編輯、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兼總編輯、明報出版社/明窗出版社/明文出版社總編輯兼總經理、文學雜誌《香港作家》社長。現職《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文學雜誌《香港作家》網絡版社長、《文綜》社長兼總編輯。
現為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工作委員會榮譽委員、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作家聯會會長、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會長、香港世界華文文藝研究學會會長、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執行會長、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成員、馬來西亞「花蹤世界文學獎」評審委員會顧問、中華海外聯誼會榮譽理事、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常務理事、香港期刊傳媒公會創會副主席、中華佛教學院理事、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副秘書長。
已出版評論、散文二十五種,分別在內地、港台及海外出版。近著有《山水挹趣》(香港中華書局,2018年)、《大家風貌:細說當代文壇往事》(人民日報出版社,2015年)、《字遊:大家訪談錄》(人民日報出版社,2014年)等等,其中《當代中國作家風貌》被韓國聖心大學翻譯成韓文,並成為大學參考書。部分作品被收入香港中、小學教科書內。
1994年,憑《竹風.竹笑與血性》文章獲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舉辦之第九屆《海峽情》文學獎,首屆《四海華文筆匯》授予散文和特別獎。2009年,獲日本聖教新聞社頒發「聖教文化獎」。2009年9月,獲香港國際創價學會頒發「香港SGI」獎狀。鑒於潘先生在企業創新領域和對亞洲社會、文化及經濟方面的傑出貢獻與成就,2019年9月8日獲得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頒授2019年度「亞洲華人領袖獎」。

他視文學如生命──悼念陶然先生

上一篇

陶然簡介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