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涼涼夏季

東瑞

告別

所有的告別,都值得珍惜,唯有COVID-19除外;

所有的告別,都依依不捨,唯有COVID-19除外。

二○二○年,最盼望快快到來的告別,就是這種新冠肺炎病毒。

二○二○年,人類最恨的共同敵人,就是新冠肺炎病毒。

我們要告別寒冷的冬天,我們要告別花兒變色的春天;我們更要張開臂膀,迎接病毒漸漸消退、疫情慢慢平緩的夏天。

夏天,屬於熱情和明朗;夏天,我們祈望疫情受控,可怕的病毒離得我們遠遠的、遠遠的,一生一世都不要說再見。

夏季的清晨陽台上,一杯咖啡在側,一卷書在手,讀幾句,養眼;讀幾行,養身;讀幾頁,養心;讀半卷,綠化心靈

春去

期待,疫情鬧鬧騰騰大半年後,隨著季節的更替慢慢退隱;期待,確診和死亡的數字成為固定的符號,走進歷史記錄,不再日日遞增和變化。

今年的春天雖然已經依時來到,心理的花期卻過於短暫,猶如過眼雲煙,一瞬間就消失無蹤。

我們曾相約於晚春,無奈不少樹木凋零,許多花卉衰敗;當東方的新冠已被打得七零八落,西方的病毒還在暗夜浮游和擴散,吞噬一具具鮮活的生命。

期待夏季的來臨,戰疫的凱歌唱遍寰宇,縱然無法連根拔除,也能漸漸走向一個階段的清零;期待夏季的涼風,吹開我們城市每一個住戶的窗,報告殲滅新冠的大好消息。

春去,去就去吧,夏風的蕩滌,夏陽的熱威,總是會竭盡全力,催熟秋的金黃,再穿越冬的冰涼,歡迎下一個季節的春暖花開。

期待在江南,在妳崑山花園別墅的水鄉小巷與你漫步同行,在跨河的拱形橋上與妳並肩留影

夏風

夏季,雖然有時那麼炎熱,讓你在烈日下走得汗濕衣衫;雖然懶洋洋地什麼都不想做,不願想;但可愛的夏季一切都是那樣明晃晃的,沒有病毒躲在陰暗角落裏陰陰發笑,沒有不冷不熱的溫度令人無所適從;夏季,再熱一些也沒什麼,就讓所有細菌和病毒死在太陽猛烈的暴曬和煎烤中吧。

可曾記得初夏的微風,舒爽得讓躺在小島海濱草坡上的我們安然小睡?

可曾記得盛夏的校園裏,炎熱夏夜,我們帶了藤蓆到水上的小涼亭過夜?

還記得嗎,那一年,我們在夏季的泳池浸了一個長長的夏季?

應該也不會忘記,「山竹」颱風對我們小島肆虐的日子裏,狂風惡浪下,千萬隻魚被捲到陸地上,千萬棵樹木被連根拔起?

夏的風,不要溫柔如燙斗的輕撫,不要猛烈似魔鬼的吞噬,就不大不小最為好,沐浴如清涼的風醍醐灌頂,渾身通體的涼爽。

 

讀書

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真好眠?是的,小時候聽到的流行曲,迄今還是耳熟能詳。

世上的事,豈有絕對?人,有勤人和懶人之分;季節,也有日日珍惜、日日都是好日子的歡喜和得過且過、歲月無情之歎。

出遊,將一副滿是創傷的身心交予青山綠水安放;出遊,把疲憊的心靈託付清風白雲消融。在僻靜的老街小巷回顧疫情的大小感人故事,到繁華的商場追憶封關前後商舖倒閉後又掙紮撐起的頑強記錄。

如果沒有行萬里路的條件和興致,又何妨抽空讀一讀書?

夏季的清晨陽台上,一杯咖啡在側,一卷書在手,讀幾句,養眼;讀幾行,養身;讀幾頁,養心;讀半卷,綠化心靈;

黃昏,就坐在海濱的木長椅上,一邊看夕陽西落,一邊欣賞海浪的呢喃,看各色人等川流不息,讀另一部人性的大書。

 

漫步

與你相約在夏季,是的,上一回,我們見面於冬季;這一次約會,算是相隔太久的一次,從早春二月到晚春五月;再從春季退遲到初夏;也許,還要再退到夏末吧?

只因疫情未滅,無法相見。

期待在江南,在妳崑山花園別墅的水鄉小巷與你漫步同行,在跨河的拱形橋上與妳並肩留影;我也請妳和芬擁住,讓我拍攝一張;

與妳殷殷相約在夏季,是的,每一次我們都避開炎熱的夏季,最怕汗流夾背,烈日下中暑,失去遊興;非常時期也只好特殊處理:哪怕疫情暫緩,就小住小遊數日吧。

這一次,我們好想遊遍妳家園附近所有的水鄉;

在夏季雨後的清涼中漫步,我們暢談人生的得失、背負和放下;

在夏季的黃昏蒼穹下,我們議論生命的神奇和微妙,沒有窮盡。

與妳相約在夏季,那時節,還是期盼疫情滅,萬木長,全球攜手大和諧。

峇里島之北——京達瑪尼

消暑

秋季出遊,登高望遠,看雲卷雲舒,也看秋葉飄飛,鋪滿大地成為金色的海洋,夏季出遊,我們牽手一起尋覓炎夏裏的涼秋。

到雅加達的本哲去吧,夜晚乘上像一艘郵船般的詩路妮酒店巨輪,駛向夜沉如夢的黑色大海中,白天享受四圍都是森森林木的山中秋季,猶如與喧囂鬧市相隔了一萬年;

不妨再到人間最後的樂土峇里島之北——京達瑪尼吧!熱帶的國度度度假,住上一個星期,你可以將人生思索百回,一生再也忘不了這美麗、寒冷和寂寞的山區。

當然,有條件的話,也該到廈門對面的金門島走一走。半小時的海程,時光載我們到現代的世外桃源,既是城市裏的村莊,又是鄉野裏的都市;夏季,這兒靜悄悄的,老榕的巨大濃陰像綠色的天空蔭蔽了探訪小島的遊人。在你揮汗如雨的時分,這兒是涼涼的永晝。

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初稿

                                     五月二十三日修訂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東瑞簡介:原名黃東濤,香港作家。一九九一年與蔡瑞芬一起創辦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迄今,任董事總編輯。代表作有《雪夜翻牆說愛你》、《暗角》、《迷城》、《小站》、《轉角照相館》、《風雨甲政第》、《落番長歌》等一百四十五種,獲得過第六屆小小說金麻雀獎、小小說創作終身成就獎、世界華文微型小說傑出貢獻獎、全球華文散文徵文大賽優秀獎、連續兩屆台灣金門「浯島文學獎」長篇小說優等獎等二十餘個獎項。曾任海內外文學獎評審近百次。目前任香港華文微型小說學會會長、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國立華僑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香港兒童文藝協會名譽會長等

夏天正是讀書天

上一篇

千淘萬漉雖辛苦 吹盡狂沙始到金──我和傳記文學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