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把心安靜下來嗎?

木子

牡丹花開(資料圖片)

杜鵑花燒紅山頭的時候,雨就下來了。春天的雨淅淅瀝瀝,滴滴答答,一會兒的功夫,滿街都灑滿了碎銀子似的,泛著清亮冷冷的亮。這樣的時候,如果稍有閑暇,應去會一會來自天界的雨,還有吹面不寒的楊柳風。傘必是透明的,這樣就可以透過朦朧看到雨滴時而緩緩時而忽忽地在傘面作畫,歪歪扭扭,變了形的世界。

戴好口罩、帽子、防護眼鏡、一次性手套,帶上防毒貼,用消毒紙巾按電梯到樓下,穿過早已不關上的大堂玻璃門,向前走十幾步,就到了沒有人的公園。這個公園是每天上下班的必經地。平日裏,公園可是熱鬧極了。順著花廊向前走,左手邊連著幾個網球場,右手邊是個足球場,再向前一點是個V型的路口,朝左走,就到了籃球場和兒童遊樂園。朝右走,是成人健身園。V型路口的兩邊,緊連著兩間小學。頭一抬,稍遠一點的紅磚尖頂是教堂塔尖,教堂的鐘聲常常伴著此處的嘻嘻哈哈和琅琅書聲。多年前買樓,風水先生說此處陽氣旺空氣清,是居住的好地方。

一隻黑猫獨坐雨中面對空曠球場的時候,我已獨自上山。這個公園,有很多小徑,順著石板小徑上山,沿途滿目翠綠。高高的椰子樹、肥肥的啤酒樹、長著長長氣根的老榕樹都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此時,我需要去見一下他們,去為自己做一場治療。在這忐忑不安,病毒滿佈城市的空間中,尋找安慰心靈的處方。這種植物治療法去年我用過,那時心煩去了京都賞櫻,清水寺、哲學之道、祇園、嵐山等等,雖然花團錦簇,但總嫌人多樹不夠。便坐車到郊外,徒步上山,一山是林,一望空闊,頓時鬱氣全消,整個人變得心朗氣清起來。

我不知道這種治療法對別人是否有用?對我來說,樹木可以治療我的煩躁和壞心情,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疫情在世界各地爆發,打開電視和手機,各種負面信息排山倒海般湧來。香港經過了極為不安的一年,從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新冠肺炎,從戴口罩是犯法到不戴口罩就會染病,從不斷從世界各地搜羅口罩到不斷問世界各地的朋友是否需要口罩,從年前忙於退機票到留學生湧回香港……不斷有新的病例出現,不斷有店家倒閉,不斷的壞消息從電視中傳來。我跟朋友說:香港沒有停工,城市還是如常運作。我在地鐵出入,地鐵裏依然很多基層百姓。朋友說,她在家中倒是安全,但是沒收入。家中房款要還,生意幾乎是零,小孩天天在家吵到她頭痛。在要錢還是要命中,我被選擇了要錢,她被選擇了要命。

然而此刻,在微雨暫停的時空間,請跟我一起放下萬般心緒,放慢腳步,跟著草叢間上下飛舞的小蟲一起走走吧,吸一下樹木散發出的芬芳。葉上的紋、花中的蕊,眼前偶爾飛過的蝶都是那麼生機盎然。現在四下無人,山上幽靜,請和我一起卸除所有人間的裝備,閉上眼睛,把春天直接吸進去。這半年,有多少錯過?錯過了春節團聚、錯過了一樹櫻花、錯過幾程遠行、錯過了口罩外的空氣……

或許,我應該和你分享一下眼前的一切,此刻我正站在公園的小山上。這座山因為小,連名字也沒有。也因為它的小,造園時被原樣保留了下來。剛露臉的一絲陽光,也不因山小而不眷顧,眼前野花處處,山上的各種原生物種鬱鬱蔥蔥,在雨後顯得一派春色。總而言之,它是美妙動人,氣質婉約的。雨後空氣清新,在沒有人的林子裏,林樹葉葉皆生風,頗有幾分獨坐幽篁裏,彈琴復長嘯的愜意。

此刻,我的眼睛被石縫裏的一株小草吸引了,它就站在那裏,從石頭下鑽出幼嫩的身子,細細長長的樣子,披著白色的絨毛,清秀稚嫩的模樣。有風來,樹葉搖晃作響,小草也跟著舞動起來,陽光隔著樹葉時亮時暗,葉子上出現了深淺不一的紋理,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小帳幕。蟲子在樹叢中悉悉索索地呢噥,隨著風聲婉約地唱。而這棵小草也隨風旋轉舞蹈起來,它的姿態是那麽優雅,如傑出的舞者,領導著這天地間的小小舞臺。一棵石縫裏的小草,那麼柔軟,那麼的微小,但它又是那麼的頑強和欣欣,你甚至可以感受到它蓬勃的生命力。

陽光下的小草(資料圖片)

那麼,請和我一樣,在清風中放鬆緊繃已久的神經吧。伸手觸摸一下小草、樹幹、石塊,感受它們的生命力,感受空氣中的濕度和陽光透過葉子傳來的溫暖。請和我一起站在樹下,沉浸在自然之中,看著光與影在身上的舞蹈。讓新鮮空氣、草的清香和泥土的氣味,一口口進入和滋潤身體。此時,我們正試圖以一種新的存在方式調整自己,面對自己的心靈,追尋自己的心願。而此刻,就是這些普通不過的,公園常見的花葉,帶來了心靈上最需要的舒適和實在感。那一刻,我們將忘卻所有瑣碎,我們不再逼迫自己非要完成一點事情。我們清空自己,只爲這一刻的美妙而歡欣。

接下來,我們會放慢腳步,用雙腳感受泥土和落葉的溫柔。我們將沿著山上的另一條小徑向前走,那邊可以居高臨下看到公園的人工湖。湖畔有一排落羽松,此時樹葉嫩綠,剛剛抽出來的新芽,和著小徑邊草叢間深深淺淺的綠,莫奈畫中的景色。遠處波平如鏡,尖嘴的白鷺鷥倒映在湖中涼亭上,牠吹風聽雨的樣子,瀟灑飄逸,好一派明月清風我的悠然自得。

白鷺鷥的樣子若擬人化,想必會是哲人梭羅,他遠離繁囂獨居,與湖為伴、交樹為友,在爛泥、枯枝、落葉中找到詩意。梭羅曾說:我居住的地方好像有自己的太陽、月亮和星星,寂寞的很。可他在獨處中領悟到:一個人若能放棄許多事而不覺得可怕,足見他真是富有之至。年少時讀梭羅的《瓦爾登湖》,閱讀不足十頁便放棄,現在回看徐遲先生在譯序開頭就說「你能把心安靜下來嗎?」「你能把心安靜下來嗎?」是一個善意的忠告。中國人「心」「正心」是修行的第一步。我想和你在這一刻,找尋初心,回歸自然,感受萬物靈氣。善待生命中最真實的自己,體會和學習並欣然接受生命中的無常。

說來也奇,把心安靜下來的時刻,一個新的世界慢慢敞開了。在這個停雨不久,有少許陽光的時刻。在這處熟悉的公園山坡上,這個小小的不起眼的小樹林帶走我所有煩惱和擔憂。此時空氣寂靜,樹木祥和,它們篤定從容,安然於四季有時。花開過、葉落過、雨飄過,就算偶有小蟲飛過也是天地之律,無嗔無癡無怨無悔。在經過一場奇妙的樹林浴之後,即使重返人間,你的心是否如我一樣找到了清風,又如明月一般安靜澄明呢? 

 

木子簡介:教科書總編輯、作家、詩人。文學碩士。善以文字做鏡頭聚焦世間百態,用細膩筆墨濃縮城市生活。精煉字句直指人性冷暖,尖銳筆鋒剖析世相表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