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蔡炎培

許定銘

(轉載自許定銘臉書二○二一年九月六日)

 

兩隻老豬和他們的小友

蔡炎培和盧因都是一九三五年生的,肖豬。這年生的老豬有很多著名的文化人,如崑南、談錫永、倪匡……等都是。

記不起是二○一幾年了,盧因從加拿大回來,說想見蔡詩人,我們急急聚會,拍了些照:

圖一:左起,蔡炎培、盧因、許定銘和吳萱人。許定銘和吳萱人都是和平後出生了,比他們少了十歲以上,當然是「小友」。

圖二:前面三個照樣排排坐。王偉明(《詩風》及《詩網絡》的編輯)說他輩份低,硬要站在後面,他是一九五○年代生的,最後生,站站也無妨。

圖三是兩隻老豬和一隻冒充的「中豬」。

許定銘原是一九四五年生的,是頭雄赳赳的雄雞,一九五○年代知道要去領身份證時已經十四歲。由於他長期缺食,營養不良而長得瘦小,還是其他原因,那位坐在鐵欄後,高高在上的公務員說:第一次領身份證的細路,都是十二歲的。因此,他由十四歲變成了十二歲,由肖雞變成了肖豬,比這兩隻老豬細了十二年的豬。不知這頭「冒充」的豬,是否也跟他們一樣──談錫永(王亭之)說的:豬是文曲星托世!

──二○二一年九月

遠去的身影

這是一組六十年代的老照片,
應該很多人未見過。
詩人遠去留身影,
特貼在此供大家留念。
別問我他是誰,
你見到的是誰就是誰。
那段文字是寫在畢業照背後的。

──二○二一年九月

(轉載自《許定銘文集》二○二一年九月十日文)

 

許定銘簡介:常用的筆名有陶俊、苗痕、午言、向河等,一九四七年生的廣東電白人,在香港受教育及成長的愛書人,從事寫作近六十年,早年埋首於新詩、散文及小說的創作,近二十年專注於「書話」的評介,其內容以中國現代文學及香港新文學的研究為主,旁及台灣及南洋方面的作家和作品。有關書話的著述,已出版的有:《醉書閑話》、《書人書事》、《醉書室談書論人》、《醉書隨筆》、《愛書人手記》、《醉書札記》等十多種。他從事教育工作40年,開書店20年,畢生與書結緣:買、賣、藏、編、讀、寫、教、出版,八種書事集於一身,花甲以後自號「醉書翁」。

上一篇

語言的再造:論蔡炎培(節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