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因之夢芙蓉

安靜(奧地利)

揚子江邊的這座城,像一幅連接南北的水墨畫,將北人的曠達與南人的溫婉揉在一起。——題記

那是一個除夕之夜,一家人正喜氣洋洋地放著爆竹,天忽然下起綿綿細雨,打濕了滿地的炮仗屑,也打濕了我的心情,年少的我,頓覺失落,一絲傷感襲上眉頭。這時,爸爸啪地一聲打開收音機,溫馨柔和的二胡曲《良宵》、《光明行》、《空山鳥語》像一道道暖流,在大紅春聯和年夜飯的美酒佳餚中徐徐流淌,那怡然自得的愉悅氣氛,將寒風細雨帶來惆悵的一掃而光。

從此,這琴聲便伴我成長,度過生命中的良辰美景,而劉天華的故鄉江陰則成為我心中的音樂之城,摩挲著那由木頭、馬尾和蟒皮組合成的樂器,聽著那敦厚質樸的樂曲,有如行走在未曾謀面的故鄉。

及至讀了大學,我才知道,江陰不僅是音樂的,還是文學的。劉天華與兄長劉半農、弟弟劉北茂——人稱「江陰劉氏三傑」——都是中國現代文化名人。我們那代人,誰不會唱「叫我如何不想她」?那些在校園裏談情說愛的才子佳人何曾想到,五四新文化運動中,劉半農發明了「她」這個漢字,卻被女性罵了三年!

這到底是怎樣地靈人傑的一個城市呢?

終於有一天,循著琴聲,我走進江陰。芙蓉湖公園,青藤纏繞,霧氣彌漫,想像一千年前杜牧筆下的芙蓉湖:碧波深處,大雁初飛,炊煙漸起,擣衣聲聲,不禁心馳神往。

讀江陰,有如身處時光隧道,進入古詩古詞古人的意境——

你看,夏商酒聖杜康偕魏晉名士劉伶來了,釀造了甜而不膩、黑如膠墨的黑杜酒,留下「江陰黑酒飲三碗,醉倒劉伶整三天」的傳說。

你看,寫過《楓橋夜泊》的唐朝才子張繼來了,在春申君祠前大發思古之幽情。

你看,宋朝思想家王安石來了,繪影繪聲地描述了商賈雲集、船帆蔽日的江陰:「黃田港口水如天,萬里風檣看賈船。海外珠犀常入市,人間魚蟹不論錢。」

你看,明朝書畫家文徵明來了,「扁舟便似尋真去,春淺桃源未有花。」不管花開與否,這物華天寶福地、江南魚米之鄉,何曾不是眾人心中的桃花源?

揚子江邊的這座城,像一幅連接南北的水墨畫,將北人的曠達與南人的溫婉揉在一起,水墨交融,無痕地塑成一種有別於他城的地域性格——

地處大江之陰,江陰是柔美的、陰性的,水溫風軟,魚穿楊柳,書香迷離,粉牆黛瓦,毓秀鐘靈,姑娘們撐著油紙傘從長滿青苔的石階上走過。

這是蘇東坡的江陰:芙蓉城中花冥冥,霞舒雲卷千娉婷。江陰別稱芙蓉城,濫觴於蘇軾〈芙蓉城〉詩所敘王與芙蓉仙子人仙奇戀的浪漫傳奇。蘇軾曾多次來過江陰,盛讚「珠犀魚蟹之富」的江鮮文化,據說在吃了美味河豚後,大呼「也值一死」!

這是《浮生六記》裏的江陰。二百多年前的一個正月,沈復因尋親遇雪,被困此地,「春寒徹骨,沽酒禦寒,囊為之罄。躊躇終夜,擬卸襯衣質錢而渡」,幸得一位好心人資助,得以渡江。這個橋段使得江陰再一次載入文學史。

這是「春隨香草千年艷,人與梅花一樣清」的旅行家、地理學家和探險家徐霞客的江陰。出生於此地的徐公用腳步丈量世界與生命,經三十四年旅行,不僅留下「大丈夫當朝碧海而暮蒼梧」、「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登黃山天下無山,觀止矣」、「管中窺豹,時見一斑」等至理名言,更留下六十餘萬字的千古巨作《徐霞客遊記》,這是第一部系統考察中國地貌地質的開山之作,既詳細記錄了地理、水文、地質、植物等現象,又以優美的文字描繪了錦繡江山,兼具地理學和文學的雙重價值。江陰之子徐霞客,由此成為這座城市最重要的文化名片。胡適評道:「為探奇而遠遊,為求知而遠遊,其精神確是中國近世史上最難得、最可佩的。」徐霞客精神,便是江陰之魂。

七千年人類活動史,五千年文明史,三千八百年築城史,二千五百年文字記載史……作為古老的歷史文化名城,江陰又是陽剛蒼涼、俠肝義膽的,「人心齊,民性剛」,「風俗淳厚,敦禮讓,崇氣節,不屑以富貴利達為事。」

從地理看,江陰曾被稱為江尾海頭,是古代長江的入海口,近現代江防要塞、抗金抗元抗倭第一線,岳飛、辛棄疾等名將先後在此駐軍任職。一六四五年,江陰百姓為抵制清王朝的「剃髮令」,在「抗清三公」領導下,困守孤城八十一天,最終闔城殉節,史稱「江陰八十一日」。「腐肉白骨滿疆場,萬死孤城未肯降。寄語行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的悲壯之舉感天動地。

而今,經過時光淘洗、歲月打磨,江陰將為世人呈現怎樣的明天?江陰人豪情放言,未來江陰將是一個四通八達的樞紐之城,山水相依的生態之城,千年相傳的文化之城,民生之享的宜居之城……

我早已遠渡重洋,定居於奧地利的音樂之城和文學之城薩爾茨堡,這裏不乏莫札特音樂和茨威格小說,但十多年來,每逢除夕,我總要放一曲劉天華的《良宵》,眺望地球另一端文藝且富庶的橙江,那小橋流水一川煙草,亭台樓榭木門窗花;腦補一回江陰美食:螃蜞螯、草鞋底,燒河豚過橋鱔、馬蹄酥

這遙遠的、煙雨濛濛的江南之城,承載過我的童年記憶,也寄放著我的鄉愁,既是鐵骨錚錚的忠義之邦和硬漢,更是柔軟輕盈的古詩詞、老時光,是俊逸而散淡的女子,一襲白衣,臂環芙蓉,臨水而立……叫我如何不想他/她?

忽然,就想再去一次了。

(本文獲中國散文學會二Ο二Ο年徐霞客遊記文學二等獎)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安靜簡介:本名顏向紅,女。歐洲華文筆會副會長、華東師大文藝學碩士、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福建教育學院副教授、副編審。各類文學作品和評論發表於《外國文學評論》、《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文藝報》、《名作欣賞》、《香港文學》、《華文文學》等報刊,並入選各種文集;詩歌收入《世界華人詩歌精選二Ο二Ο》出版《薩爾茨堡有張床》等個人作品兩本,參與出版合集多部;多次獲中國新聞社、中國散文學會、福建省文聯等專業機構頒發的散文獎。

上一篇

你來時帶風、一夜間就長大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