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傳奇

蘭 心

咚咚先生的故事挺傳奇的。雖然一把年紀了,還打扮得有型有款,頭髮抹得賊亮,身上總是飄著濃烈的古龍水的味道 。不管走到哪裏,都會流露出一股非凡的氣派,一看就是個大老闆。

咚咚先生原本不姓董,名字也與「董」扯不上絲毫關係,只是他最愛說的口頭禪是:

「懂,懂,你懂得什麼?」久而久之,人們就稱他為「咚咚先生」了。

說起來,咚咚先生也是經過一段頗長的落魄期的,那時他還未將「懂懂」兩個字掛在嘴邊。在工廠裏做工時,一不小心將左手的食指削去一小截,成了傷殘人士。做了工,他就用微薄的賠償金訂做了一架小推車,當起小販來,賣些魚蛋腸粉甚麼的。起初生意不太好,慢慢地也被他賺到一點錢 。可惜好景不常,有一次恰巧碰到小販管理隊掃蕩,走鬼不及,被拉個正,不僅要上法庭見官兼賠償,連揾食工具—小推車也在慌忙奔跑中摔爛了,真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沉寂了一段日子,咚咚先生痛定思痛,央求母親將多年儲蓄的棺材本拿出來,横下一條心,開始搞「貿易」。當時正值上世紀八十年代大陸開放初期,咚咚先生見縫插針,撈起偏門來。他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利用小恩小惠,打通上下關係,左右逢源。也許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吧,經過頭幾年的浮浮沉沉的幾番折騰後,時來運轉,居然給他熬出頭來,還開了一間小小的公司。

時光流淌到九十年代後期,咚咚先生已經擁有兩層豪宅,千萬身家。本來英雄莫問出處,並沒有人暗裏竊笑他是暴發户,咚咚先生硬是心虛。他將全身上下用名牌武裝起來,腕上戴的是「金勞」,身上穿的是阿曼尼西裝,腳下踩的是Bally皮鞋,手上拎的是Lancel的頂級公事包,胸前還插了一枝名貴的卡地亞金筆。

為了追上潮流,顯出本身的時尚品味,他原本不會吸煙,卻也特地將黑色羊皮製成的雪茄盒放在身邊,遇有應酬場合,必掏出一隻來附庸風雅。他還不惜重本,花費百萬元買了高爾夫球會的會籍,請專業教練教他打高爾夫球。每次出外旅遊,非頭等艙不坐。遇到空中小姐和他說中文,他就裝作是日本人,待對方改用英文,他才傻了眼,唯有「Yes」、「No」地胡亂應付一下,弄得空姐哭笑不得。屈指算起來,這大概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不能用「懂,懂,你懂得什麼呀?」來斥責别人的時候了。

對於周圍那些職位比自己低的人,咚咚先生又是另一副面孔。隨著財富的增長,懂懂兩個字開始愈來愈頻繁地出現在他的嘴邊。生意拍檔提出不同意見,他根本不放在眼裏:

「你懂得什麼呀,想當初我開始做生意時,你還在流鼻涕!」

那些窮親朋戚友,更幾乎同他斷了來往。有一個當年與他在工廠裏共過患難的工友,聽說他發了達,打電話來同他聊天,這位工友聽不出他冷淡口脗裏的含意,笑著打趣道:

「哎,記不記得,多年前我們有個協議,不論誰發了達就請另一人全家遊歐洲……」

沒等他說完,咚咚先生從鼻子裏哼出一聲:

「你懂得甚麼呀,協議,是要白紙黑字簽名才有效的嘛!」

朋友心想,不過是一句玩笑話罷了,雖然當時兩人確實談過這個問題,此刻我也不是真的要你請我去旅遊呀!從此他再也不給咚咚先生打電話了。

這邊廂,咚咚先生還在憤憤不平地嘟囔道:

「我那時不過是敷衍而已,世上哪有這樣的傻子?連如此簡單的人情世故都不懂,這麼大年紀算是白活了!」

後來,咚咚先生有了艶遇。在深圳的卡拉OK酒廊裏,他結識了小花 。小花年方豆蔻年華,比他兒子還小,但風情萬種,身材玲瓏婀娜,嫵媚迷人,很得咚咚先生歡心。她一句嬌滴滴的「衰鬼」,叫得咚咚先生心裏癢癢的。

公司同事光仔看他如此沉迷這段忘年戀,趁一次午餐時間,大家都出去吃飯時,過來和咚咚說:

「今天報上登了一篇報道,一對老夫少妻因少妻有新歡,丈夫斬死妻子,發生慘案……」

咚咚先生豪放地笑了起來,然後用屑的口氣說:

「小花不是這種人,人家是名牌大學生,講心不講金,可不是一般的庸脂俗粉,極有品味。你懂不懂,我看人的眼光百分之百準確!」

看光仔一臉茫然的樣子,咚咚招招手,叫小王靠近一點,神秘地說:

「看你關心我,别說我關照你。告訴你一個秘密吧,男人到了一定年紀,和年輕少艾在一起,從她身上汲取精華,就會永葆青春,你還年輕,不懂這麼深奥的道理吧?」說着,他翻翻眼皮,拍拍胸脯:

「你看,我是不是很年輕,最多四十歲的樣子?」

光仔看著他鬆弛的臉容,彷彿就要掉下來的大大的眼袋,好不容易忍住沒撲嗤一聲笑出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咚咚如醉如痴,和小花愈發難捨難離。他在深圳南山區買了一層豪宅,金屋藏嬌,雙宿雙棲。他和老婆說,深圳分公司工作繁忙,常常要通宵工作。老婆很詫異:

「又不是工廠,為何需要輪班工作?」

他鼓起金魚眼睛:

「你懂什麼?我有歐美客户,人家白天是我們夜晚,難道我就知道睡覺,不做生意了?」

老婆還想分辯:

「在香港就能談了?」

「那邊有整個團隊幫手……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懂。」他揮揮手,結束了談話。

越和小花親近,越看糟糠之妻不順眼,偶爾回到家,老婆端上煲好的湯,他就連敲帶打比自己小兩歲的老婆:

「你老糊塗了嗎?怎麼連湯也不懂得煲了,這蟲草湯黑糊糊的……」,說這話的時候,他想起了小花煲的木瓜鯽魚湯,是那麼鮮甜爽滑。

有一次,侄子結婚,他們準備去喝喜酒。老婆不知是為了隆重其事還是為了討好他,刻意打扮了一下,穿上新買的衫裙。

咚咚先生用眼角的餘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婆:

「你懂不懂,女人老了,就像一朵花枯萎了,任你如何打扮也無濟於事。還化妝呢,搽多厚的白粉不但遮不住皺紋呀,那皺紋還看得更清楚了,色斑又一塊塊的……!」一邊說一邊回憶著小花那秋波流轉的眼神、肌膚似雪的晶瑩通透……

他不顧老婆一臉委屈的神色,又連珠炮似地發射子彈:

「這衣服是你穿的嗎!看看你,水桶腰,大肚腩,該豐滿的地方又像飛機場,你就老老實實地穿師奶裝吧。」說得老婆淚眼汪汪的。

在路上,他堅持不和老婆走在一起,一前一後,像陌生人般保持十米距離。他說免得别人以為他在「淘古井」。

紙包不住火,咚咚先生在深圳包二奶的醜聞終於東窗事發,老婆向他攤牌,並勸他浪子回頭。咚咚當然不肯就範,老婆也有一些法律知識,說:

「你在香港已婚,在深圳又過的是事實婚姻生活,你其實犯了重婚罪。」

咚咚毫無懼色,拍拍胸口:

「你儘管去告。你懂不懂,公安局長都是我的好朋友,多大的官司都能擺平,這不過是小菜一碟。雞蛋想碰石頭,不自量力!」至此,老婆對他已完全絕望,不再存任何幻想了。

咚咚先生終於如願以償和白痴老婆離了婚,和小花更加如魚得水,春風得意。他彷彿得到重生,又一次擁有青春情懷,重新經歷黄金歲月。他精力過人,思維敏捷,一切都驗證了他男人與年輕女人在一起可以令時光倒流的神話多麼英明。

這時正值股市樓市的高峰期,咚咚先生眼光獨到,買那隻股票那隻大升,他更加雄心萬丈了。為了搵快錢,他將手頭所有資金全部投入市場,炒得不亦樂乎 。短短半年,身家翻了三番,每天回家看到小花如花的笑靨,更加感到自己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如入戰無不勝之地 。

此時,炒股票已不能滿足他,從炒股票轉向炒牛熊證、期指,更加借了孖展,以小博大。

跟隨咚咚先生多年的德叔看他日炒夜炒,炒得眼都紅了,十分擔心:

「咚咚,見好就收吧,高處不勝寒,常言道:物極必反……」他還想舉出一些例子來,咚咚已經大聲喝止:

「大吉利是,你懂什麼,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時機。此時不炒更待何時?」德叔苦口婆心地勸說,反被搶白一頓,唯有收拾收拾,離開了咚咚。

金融風暴剛開始時,咚咚先生仍胸有成竹,眼見利潤減少猶有不甘,更信心爆棚地認為本身有實力可以守得雲開霧散,並未聽從財經專家的意見做好風險管理,反而不斷補倉,甚至將房子抵押給銀行,期望東山再起。

咚咚先生的下場可想而知,那些期權證、牛熊證,一過了期,等同廢紙;而借孖展又要被迫斬倉……使他輸的最慘的還是他聽了小道消息買的一隻甚有背景的内地軍工股,因為所謂軍事秘密,資料披露不全面,被港交所勒令停牌。這一招真令咚咚徹底崩潰,因為他早已重倉買了這隻股票。

於是,他開始了頻繁的狀告港交所的行動,不斷地委託律師寫投訴信,還闖入港交所找職員理論。碰到朋友,不管熟不熟,他就像魯迅筆下的祥林嫂,重覆又重覆地說道:

「港交所懂不懂規矩,打開門做生意,有錢給你賺,什麼資料這麼要緊,居然下令停牌?」

如果對方沒有附合他的話,他臉上露出幾分神秘色彩:

「你懂不懂?這隻軍工股的股東很多都是紅二代,你停了牌,不讓人家賺錢,你停得起嗎?」

話雖這麼說,這隻股票復牌依然遙遙無期,咚咚先生的脖子都等長了。當然,最後咚咚先生抵押給銀行的房子經過拍賣,還是資不抵債,只剩下宣佈破產這條路。

這段時間咚咚留在香港處理財務事宜,小花說悶,回四川老家去了。咚咚心想,好在當時以小花名字買下深圳的房子,不用充公。星期天他回深圳的家,想找些文件。當他用鑰匙在鎖孔裏轉了半天都打不開門時,才猛地省悟到原來大門已換了鎖。如晴天霹靂,他呆住了。愣了半天,才想起趕緊打給小花,電話裏傳來的是空號音……

咚咚先生感到自己的心房裏被掏空了,他清晰地聽見那裏傳來的一下下的咚咚聲,那麽沉重,那麼痛楚。一時間,他陷入了徬徨中。突然,老婆那張黄面皮的臉孔跳到眼前,也許,那裏才是最後的歸宿?

然而,又有一種聲音在耳邊飄蕩,那也是老婆在說:

「你懂不懂這條連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潑出去的水,如何可以收回來?」

這是幾年前的故事了,傳奇畢竟已逝去了,最終如何落幕無人知曉……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蘭心簡介:香港作家聯會會員、香港作家協會會員。原名陳端,祖籍江蘇鎮江,自幼在北京接受教育,八十年代中期定居香港。現為普通話教師、自由撰稿人。十餘年來,發表了數量繁多的文學作品,並曾在內地和本港得過文學獎項。作品以散文,小說為主。已出版著作有散文集《坐看雲起時》、《淡藍色煙霞》、小說集《麗人行》、《都市麗人》、《梧桐雨》、《流星在夜空劃過》、《紫色疊影》;長篇小說《眾裏尋她》。

上一篇

怎麼跟她說呢? (外三首)

下一篇

會員「金鈴」《石板街火車站》出版及七月書展講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