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香港作聯

尹浩鏐

我自小離家,異鄕漂泊,但身在海外,心繫故園。兒時夢想當作家,但命運卻將我變成醫生。心有不甘,所以趁著不太老時提早退休,想重溫昔日的文學夢。四十多年來和外國人混在一起,早把中文忘得一乾二淨,尤其是國語,講起來連自己都聽不懂。初時只好為當地一英文小報寫專欄,但頗覺無聊。潛意識中總覺得英文沒有中文漂亮,莎氏比亞固然好,但讀曹雪芹更貼心,念拜倫、雪萊沒有念蘇東坡、李商隱過癮。所以趁著還走得動,經常跑回香港取經,不是因為在美國不能學中文,但是總覺得在香港學比較親切;正所謂「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是也。

後蒙白舒榮老師介紹,認識心儀以久的作聯會長潘耀明先生,適逢世界華文聯會正式成立,蒙他不棄,受邀敬陪末座,見到許多蜚聲國際的前輩作家,得以親聆教益,我有如遊子歸家,回到兒時養我教我的母親懷抱,心情的愉快,筆墨難以形容。後更蒙羅琅、張詩劍先生的推薦,加入作聯為會員、每次參加年會,總是名人薈聚、摯友如雲,我如同回到文學的大家庭,心情愉快溫暖。

今年十月秋髙氣爽,迎來作聯三十歲生日,好友們又將歡聚一堂,載歌載舞,各展華章,願作聯永遠健康成長,中華文物,永續萬年。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上一篇

讀書環境將涸,「魚類」相濡以沫——一個作聯同人獻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